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巍澜】非酋与欧皇

今日份快落!!来自我白哥的手足情深15551超级喜欢老白辽!!!爱你!

行凶未遂:

*摸给庸的生贺 @维庸 爱您 




*ooc 请不要嫌弃我短小








沈巍是个实打实的非酋。




不是说他长得黑,也不是说他牙齿白——虽然他牙齿确实挺白——是说他这个人,从小到大,运气极差。




小时候流行的一个收集小活动,每个泡泡糖里都有一张天线宝宝的贴纸,再赠送一本图贴集,等集齐所有图案就有礼物送,沈巍连着吃了一年多泡泡糖,吃到这个活动结束了还是没集齐五分之一。




还有一种小零食,膨化食品,充气包装,里面随机赠送小卡片,挂去那层膜会有奖品,就那么一角钱或者两角钱,哄小孩儿的,但沈巍直到后来有一次替小表弟刮才知道那卡片长什么样儿,刮出一个“谢”字不死心,偏偏要把那块黑色全挂掉才罢休。




后来稍微大一些,沈巍被带出去玩,看到路边有人在套小金鱼。十块钱四个套,隔着几米距离摆着一地用一次性杯子装起来的小金鱼,十足可爱。沈巍固执地用了百多块一个没套着,旁边一人用十块钱套了俩。




转转盘那些就不用说了,沈巍一手下去就没捞出过什么东西。更别说买彩票,还好沈巍也不买,不然得赔到倾家荡产,被扣上个败家子的名号。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就连扭瓶盖儿抽再来一瓶这样的事沈巍都没碰到过,以至于他一度以为再来一瓶的几率比他数学考满分几率还小。




所以尽管沈巍长得好看,品行端正,温和礼貌,成绩拔尖,但他朋友实在不多,或者说他从小到大就没交过什么朋友,要是有后来也被沈巍的坏运气吓走了。








沈巍去大学那天错过了时间没赶到车,等他几经辗转到宿舍的时候其他三人正围在一起聊着什么。




沈巍站在门口有些局促,他还不太会与陌生人交流,特别是被一群人盯着的时候。




(此时沈巍的心情↓







他低下头推了推眼镜,模糊又认真地说:“我是沈巍,爱好阅读,无不良嗜好。我……很非。”




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这个自我介绍太怪异,忍不住先笑了起来。他一笑,嘴角眉眼就生动起来,一身风尘仆仆也变得可爱。




赵云澜呆了一会儿,心说自己今儿捡到宝了。反应过来已经走到门口帮沈巍拿行李了,一边热情地自我介绍:“沈巍是吧?我姓赵,叫赵云澜,来你床在这儿,需要我帮忙套被……算了,这活我不太会,老李啊过来搭把手。哎对了,你刚刚说你非?”




沈巍不好意思地看着眼前这个帅小伙,一时被他灿烂的笑容迷了眼,觉得他就像个闪闪发亮的小太阳——和外面热不死人不罢休的那个不一样。




“没关系啊,我很欧。”








后来沈巍仔细想过赵云澜这个人,他身上有一种贵公子的气质,但又不孤傲,反而看着平易近人,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从小就受到万般关注和爱护,所以有那么美好又有感染力的笑容。




但那都是后话。




沈巍不太习惯与人相处,但赵云澜偏拉着他交换联系方式,把室友都介绍了一遍,然后拉着他去逛校园吃饭,这个过程十分平静,没出什么错,沈巍提着的心落了下来。




“你好像一直很紧张?”




赵云澜挖了一勺麻婆豆腐送到沈巍碗里,闲聊一样问他。




沈巍伸手去拿水壶,里面没水了,赵云澜立刻转头让老板上水,沈巍提着新的水往杯子里倒的时候那杯子不知道什么毛病,居然是个漏的,茶水顺着桌子流下来洒了一身。




沈巍无奈地笑笑:“我不是开玩笑,而是——你看,我这个人运气极差,我怕连累你。”




“这算什么,我给你看个东西。”




赵云澜咬着勺子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游戏给他看。这个游戏沈巍是知道的,有一个抽卡的环节,卡面等级分H、R、SR和SSR,稀有度从低到高。赵云澜点进的就是抽卡,他飞快点了个十连抽,跳过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直接到了最后,沈巍看到亮闪闪的两个SSR和两个SR。




SSR掉落概率1%,SR掉落概率5%。




沈巍有些不敢相信,赵云澜点进自己的全部卡面,一串SSR和SR闪瞎人眼。这人就是个真实存在的欧皇。




赵云澜得意地笑笑:“我也不是骗你的,你运气差,我运气好啊,我们这不是互补呢吗?这个杯子里的水洒出来又不一定是坏事,外面天这么热,就当降降温。”




沈巍想纠正他,互补不是这么个补法,但他看着赵云澜真诚的眼睛又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只好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








“这就是你们在一起的原因吗?!”




之后的某一天,赵云澜和沈巍公开的时候全寝室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问起他们在一起的原因时,赵云澜给出的答案居然是……有利于欧非调和。




你们男孩子谈恋爱真的好真实哦。




“不知道又要碎了多少女孩子的心。”




“还有男孩子。”




沈巍并不想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尽管赵云澜说烂了嘴但沈巍依旧不忍心拿他做赌注,赵云澜无法,要沈巍玩游戏,说沈巍要是抽出SSR那他们就在一起,沈巍抽了十连……不出意外的没有SSR。赵云澜不死心说还有免费赠送的一次你快试试,沈巍拗不过,又抽了最后一次。




SSR。




单抽出奇迹。




他们在一起了。




真实,这残酷的真实。*








赵云澜不让沈巍一个人独处,他发现沈巍只要一离开他就会遇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他知道沈巍运气不好,但也没想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都能让他碰到。




赵云澜的选修课是网络课,沈巍选了个什么心理学,周一晚上一个人去大教室上课。赵云澜没想到就这么会儿,沈巍走路上被人撞了,笔记本掉进教学楼前那片湖里,捞了半天也没捞着,好在那上面也没写什么,他又折回去买本子,一摸口袋没带手机没带钱,沈巍无奈,借了一位同学的手机给赵云澜打电话。




赵云澜从桌子上抽了个笔记本去找沈巍,全教室都在写笔记,就沈巍呆呆坐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着还怪可怜。




赵云澜从后门窜进去坐到了沈巍旁边,沈巍看到他就笑,一笑赵云澜就心疼,他想没有我你都是怎么过的呢。




遇到赵云澜之前,沈巍的生活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魔幻现实主义。




按理说一个人的生活和经历应该是起起落落这很正常,但对沈巍来说在运气这方面从来都是落落落落,除了考试,因为沈巍考试从不靠运气,靠实力。




遇到赵云澜之后这种情况好像真的慢慢改变了,赵云澜这个人似乎有某种魔力,连带着身边的人都幸运起来。








“我猜应该是这样的。”赵云澜坐在上铺打游戏,垂下来两条腿在半空晃荡,“我们上辈子有未尽的缘分,但我们都是普通人,于是为了方便这辈子的你找到我,就把你的欧气给了我,只有和我在一起才不倒霉。这是我们相认相爱的标记啊。”




沈巍居然从赵云澜弯弯拐拐支离破碎鬼神主义的发言里听出了他们本就是天生一对的意思。




“可能是的吧。”




沈巍想,我遇到你并且喜欢你,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完.








*出自《红与黑》








其他文归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603)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