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凌李]无题freestyle

*瞎尬  请叫我单押二愣子

〔有空删〕

熏然:

yeah    听说凌院长妙手回春

尽职尽责地守着第一院的日月晨昏

偶尔是不是还能想起家有余温

回头看一看我这枝警队残春

我没有不高兴啊

不就是一个人守着锅碗瓢盆

吃着美团外卖点的麻辣粉

薯片可乐往腿上一堆

冰镇可乐一口闷了也就一会儿

我活得可滋润了

没有凌院长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

我就是乐意我乐意吃出胃结石

哼 你不是不管我嘛

我才不会生气呢



凌远摸出手机看着微信弹出的会话框好久

拇指在屏幕上滑动了两下

困惑地咬着下唇

这……这是啥???

“尼古丁、酒精和曲和”

“大提琴、理想黄志雄”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除了车该怎么展开来表现这个故事   兴许有一天    这——就成了车呢 〕

[杜方]云泥拿与朱古力〔终〕

*前章可戳tag
*忘记这篇了    锅我

5.0
(英雄救美的俗套故事 这大概可叫做俗套爱情故事)

“你谁啊!”达哥回头上下瞄了杜见锋一眼,嗤笑道,“怎么,你这是还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你放开他。”杜见锋急急地把车子丢在一边,活动了下手腕,虎视眈眈地盯着停下动作看着他的一干人,“我再说一次,你放开他。”

“哪儿来的傻x,看来你还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达哥一招手就有一个人走上前去堵在杜见锋脸前。

“老子管你什么狗屁达哥,”杜见锋的指节被按得咔吧咔吧作响,“我再说一次,放开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三个小弟放开方孟韦,连同达哥四个人一齐扑向杜见锋。...

导数题中的灵光一闪——

我没有把题做出来但我脑了一个段子

如题/

解:

初试情事。

季白从浴室走进昏暗的卧室,在嗅到Alpha铺天盖地而来的凛冽甘醇的松柏香时后悔也晚了。

Omega对Alpha的抵抗能力为零。

狂风暴雨过后,季白摸着还隐隐作痛的腺体一脚把人踹醒。

“庄恕你丫属狗的?”

“我不盖个章怎么让别家的狗离远一点儿?”

“你他妈不是跟我说你是个beta吗?”

“我这不是想装个B嘛~”

综上所述,欧文庄扮猪吃老虎成立。

然而接下来的三个月欧文庄的确是过得异常煎熬了,over。

这大约是明年想写的中短篇/❤

还有就是能把蔺靖的龙系列写完

还有三篇长坑也希望能慢慢补完哈哈

不过脑洞嘛

就像宇宙一样无休无止

谁知道

又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反黑洞涌出无数的灵感呢

/♡

今天在路上遇到了一只犬

懒懒地趴在路边眼睛眯成缝儿还在打瞌睡

忽然想起昨天似乎也在这条路上见过他

昨天还有懒懒散散的太阳今天却只剩了灰暗的流云

可怎样的天气似乎都不影响他打瞌睡

真羡慕他呀  我想   

这就是生活呀

风雨无阻地做着生命中每一件的小事

这世界的曼妙就像史蒂芬金在《尸体》中描述的那匹鹿一样

文字在世界面前显得苍白而贫乏

无法用言语诉诸的只好慢慢去体会

哪怕是在新铺的草坪里打个滚儿心里也怀着满满的幸福

小说选段   flat  of  angles

I have to sit down . I used …called it .

我只是努力在面具下苟延残喘,摧枯拉朽。

read by Benedict

卷福真是特别苏了

[谭赵][校园au]漂流

*网络一线牵 珍惜这段缘

*旧稿重投

key word:小狐狸

@楼诚深夜60分

a.

赵启平恋爱了。

这事儿他一直藏着掖着,就连从小一起光着屁股挖泥巴,互穿同一条裤子,到现在还经常用同一个杯子同一边喝水的拜把子弟兄谭宗明都没告诉。

因为这事儿说起来浪漫又扯淡。

他和他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小对象是惊天泣地的网恋,也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柏拉图式爱情,是男是女几个鼻子几个眼全靠自己yy。

他俩的爱情始于马化腾推出的漂流瓶这个神奇的应用。

他只是发了个牢骚,抱怨今天的语文老师依旧一口的东北大碴子味儿,没想到瓶子刚扔出去就收到了感动至极的回复:“同感!!!天天整这个整那个...

中秋快乐

想看蜜月归来的老谭和平平刚下飞机的时候,调皮的平平坐在oversize的拉杆箱上撒泼耍混非要老谭拉着他

谭宗明刮刮他的鼻子笑得宠溺极了

你也不怕被人笑话

可还是把箱子扶稳仔细又小心地拉着

好像拉着一整个世界

[枪手组]君子之交 (八)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中秋快乐❤

*应四夕夕 @潇湘绝歌 要求把第八章给写了 复健之路遥遥无期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

八.黄昏叹

牧良逢在二零四团待了大半年,转眼就到了1939年的秋天。

这期间他走过很多地方也接过很多任务,他带着他的兵辗转征战,打过随枣,保过长沙。虽然年轻,但他在团里也颇受人敬重,张治明拿他当亲宝贝待,九十八师的师长也宝...

1 / 11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