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值得 ——关于priest和她的魏谦与冷酷仙境

一点儿狗屁不通的小感想。

为什么说喜欢甜甜,是因为她值得。

史纲课无聊就把上个月从图书馆借了又懒得翻的《大哥》上册给看了(别学我,我早有预谋),开始翻的时候书页上就断断续续有被划过的痕迹,少年魏谦的戾气,幼年魏之远的小心思以及字里行间那个破败的巷子和千疮百孔的生活一一被勾过,越往后翻就发现笔迹愈发粗野,弯曲的横线中甚至散着一种令我悚然的狂热。

越到深处,勾画便越来越多,甚至在一边标注了字体歪歪扭扭的批注。

打眼上去我还笑,靠这得是对脆皮鸭文学怀了多大的热忱才肯把时间花在给脆皮鸭文学做批注上,在书上这么费心思,生生把网络文学看出了古今名家散文的架势。

笑完自己一怔,也许就是因为甜甜值得...

[默非]兄长爱人

  *岑子默x罗非 年下 年龄操作

  *时间线异常混乱 私设如山

  *约稿 @北冥寒商

是兄长,是爱人,是我的枪与玫瑰。

  

  罗非第一次遇见岑子默,小家伙才七八岁。浦东破弄堂里一群脏兮兮的孩子中唯独他孤僻地揣着手,不肯去抢救济堂的施粥,他孑然地站在一边的台阶上俯视着乌黑油亮的几颗脑袋死命往一团热气中挤,孤傲得一夜成人,可偏偏眼底还含着薄底儿的无措。

  “喂,你叫什么名字?”彼时的罗非也不过才从中等学堂毕业,十五六岁的年纪傲气颇盛,尤其学堂优等生的身份不免让少年心性多覆了一层寡淡的傲慢。

  岑子默抬头看他,不卑不亢,一双流露出不合年龄的淡漠的眼睛,全然没有周遭那群孩...

想了想还是很矫情地想在去上课前聊点什么.

猝不及防就一头扎进了深深浅浅的秋天里。
感觉自己每天都在乱七八糟地瞎忙,每天早上一睁眼生活就被那些细微的琐事填满,乱七八糟的一些小事明明看着简单得好比呼吸,做起来却巨繁琐,一团乱毛线似的揉在那里,扯开就无休无止没有穷尽,往往不知不觉地就耗掉了一整天的时间,回头又觉得惋惜,可第二天又重复了一样的生活。
就 蛮迷茫的。
开学以来特别大的感触就是穷且累,前天部里轰趴,不说这一顿饭多奢靡浪费,大家都说很开心,第二天醒来我是真的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着这么多人,这么多新鲜的却相对熟悉的面孔,只觉得生疏孤独。

我是个不太擅长交际的人吧,所以当初在入学...

这是大约一条掉粉lo
dbq我又不务正业了

山猫陷进玫瑰花丛

情人在嘴唇上相遇

__________

忽然记起来上个月找朴老师 @朴与散 约的山猫与玫瑰本子标题好像忘记发辽...。
特地找朴老师做了背景图前来show off
吹吹吹吹爆朴老师真的太好看辽!!!!

[风远]撒野

*林风x章远 时间设定大一 野战预警

*浪里小白龙24h

*送给肘肘happy birthday  @东坡肘子_还是把名字改回来了

寝室疯作一团。

啤酒瓶在桌上疯狂旋转,劈开空气的阻力却反过来被空气拉扯着缓缓停住,除章远外的三个人屏息凝神,死死地盯紧酒瓶。瓶口对着超脱红尘安安静静刷朋友圈动态的章远摇摇晃晃地停了下来。

空气裂开炸出哄笑。

“喔喔喔!我靠远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回可赖不掉了吧!”

章远挑挑眉,按熄了屏幕,晃着易拉罐半指高的酒底咣当响:“说吧,怎么搞?”

“不是吧远哥,得,您这抱着手机聊什么骚一直状况外呢?”六子一巴掌扬过去,被章...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就是来炫耀的!!!!!

收到了 @藏狐本狐 大狐狸的立牌海报签绘小零食和满满的爱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个螺旋升天回旋喷气式爆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大狐狸呜呜呜呜今天我飞升!!!
请大家来跟我念:

维庸巨喜欢爆喜欢宇宙无敌霹雳喜欢藏狐!!!!
靠爱死你了!!!!

朱白/巍澜衍生24h产粮活动预告

群除我佬ε٩(๑> ₃ <)۶ з 各位老师冲鸭!!!

消失的盗孑:

浪里小白龙24h图文产粮,今晚12点开始直到7号晚11点,一小时一辆车,治肾亏不含糖,三百年九芝堂。
吃粮请认以下TAG,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们都很棒,辛苦辽🙏


0点  盗孑
1点  栖川 @一朝闻道
2点  傀儡 @Bonzi堡主-傀儡
3点  火柴 @凜煙至結
4点  阿想 @是阿想
5点  随机空降
6点  随机空降
7点  阿迟 @又迟到了呢
8点  蛋黄 @老蛋黄
9点 小露老师 @芒果椰奶季
10点 ...

巨想知道!!!!!

没人来玩你们是准备把大魔王上赶子晾起来自己尴尬嘛1551

[风远]刺青

  *林风x章远

      *关于少年和刺青以及想把你楔进皮肉的爱

  

  

  

  一岁一枯荣,而嵌入我皮肉的你是永远都茂盛的树。

   ——海藻《枯荣》

  
       * * *
  章远左肩胛骨上有块新月形的疤,这林风知道。

  想当年沐浴着祖国春风扎着红领巾的章少侠根正苗红,年少轻狂一根筋还争当爱国爱党爱人民的少年先锋队,在公交车上遇见偷鸡摸狗刚刚得逞的小蟊贼,当机立断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下车就跟人后边追。

  小蟊贼跑不过他,却也不怕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下一页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