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关注我之前请务必看简介

无赖 流氓 不讲理 满肚子歪理

不是什么正经人

尤其擅长急刹车

个人lo 并不专吃某对cp
随性一些 一切随缘



我写我想写的 你看你想看的


如果您想好了 那么谢谢您关注我
我也爱您♡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谭宗明最后还是没有叫住他,他值得获得更好的,而不是和穷困潦倒的自己操劳于生计,囿于厨房昼夜和爱。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真的动了心,或许就是那一夜的星光与浓荫,或者更早。

从他第一次望见他起。

六年前
那是秋风还未起的夏末

球场上喧嚣着,姑娘们把篮球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谭宗明抱了一本书走在外围,静静地听着身边路过的两个小姑娘在谈论高二新来的转校生。

不知是好奇还是因为姑娘们描述得太美好,鬼使神差地,他抬眸望了一眼,正看见那人运着篮球准备扣篮。赵启平死死地盯紧面前的人,忽然勾起唇角一个闪身把那人唬得一愣,风一样一跃而起,只手将那只篮球顶上篮筐。

他抬手刹那,夏末的风拂动着他的衣摆,半只腰窝...

[巍澜]酸味

*读作酸味 念作酸巍 又名 醋味

最近赵云澜总闻着他住这一层飘着一股醋味,山西大槐树底下那种千年老陈醋。

“哎我说你怎么不出去鬼混了?”大庆嚼着小鱼干,圆滚滚的身躯硬是在赵云澜屁股边挤出个空儿来。

赵云澜忙着打游戏,大庆这么一说他一分神,白白给人送了人头,气不打一出来,薅着大庆的尾巴往自己膝盖上拖,挑眉:“什么叫鬼混?我那是应酬!”

“应酬出七八个姐夫,鬼都没你厉害!”大庆被薅了尾巴,嘴上却一点儿也不软,喵呜喵呜叫嚣。

“嗨,我说你小子最近皮痒了是吧,死猫,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赵云澜还操着他贱兮兮的声音,却是没笑了,静静地盯着屏幕上的Game over。

“难不成这就over了?”...

[杜方]流氓税(fin)

*我是不是该保持一下我的更新频率

*但愿是个有趣的甜甜圈

*杜老师的土味情话

风驰电掣。
杜见锋戴了一只黑色抛光头盔,一身油亮的皮衣,脚踩时兴的尖头皮鞋,骑一辆半新不旧的哈雷。机车保养的很好,马达隆隆,不带一丝杂音。

他正迎着一辆逆行的桑塔纳横冲直撞而去,任桑塔纳司机如何惊慌地按响破锣似的嘟嘟叫的喇叭,他没听见一样,似一颗黑色的炮弹带着黑旋风直冲而来,尾后一阵烟雾缭绕。杜见锋勾了勾唇角,挡风板下,勾出一个邪魅的笑来,他卯足了劲儿旋下油门,一声更加紧迫的隆隆声,把桑塔纳司机的酒吓醒了大半,操,这小兔崽子疯了?

就在离桑塔纳还有半米的时候,伴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杜见锋像小时候在公路上闪车一...

[蔺靖]太平歌 (三)

太平歌目录

-------------------------------------------------------------------------

*说今天更新就今天更 

*在去蓬莱的路上 码完第三章  一会儿我就要去升仙了(不是



“嘶——轻点儿。”蔺晨捏着一杯茶,茶碗中的茶水荡着清波。

罗烟白他一眼,“亏你还知道疼,你怎么敢往峨眉的房梁上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蔺晨抬了抬胳膊把袖管又放了回去,恢复了先前的风流样子,一抖扇子,“耍帅也是要赚钱的。”

“谁有这样的财力能让琅琊阁来淌武林盟这趟浑水?”罗烟收了金创药,将...

大家 来看海啊

养老生活_(:з」∠)_

赋闲在家 看了许多剧啊电影啊 感觉有好多cp都好萌

锤基 虫铁 铁虫 盾冬 林秦 都感觉好可爱好喜欢

可一动笔就觉得自己写的是狗屎根本不如楼诚写得顺手

说实在的 我写了两年楼诚

一直不温不火

也没有多少人喜欢 大概也没有人会记得我

但是我竟然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

每次有什么脑洞 很萌的设定 第一反应就是楼诚和可爱的衍生们

一度曾不想写了 却割舍不下这个我创造的小世界

是啊 我写的很烂 却总忍不住要开新的坑新的脑洞

因为跟你们在一起很开心

每次有人说 哇 很喜欢你的文章就会很开心呢

一直想做个温柔的人  温柔地对待所有人

可也的确地十分想要有人能温柔地对我啊...

[蔺靖]太平歌(二)

太平歌目录

-------------------------------------------------------------------------

*坐在火车上的我很无聊 那就 更新吧

*药方子是我编的  有些名字不知道从哪儿看来的 不妥删

自从别了蔺晨,萧景琰一夜未合眼。

江湖秘术他自是不懂,可这贞女之血又为何偏偏要取宫女之血?这分明就是冲着朝廷来的。自至圣魔尊死后,几十年来朝廷与江湖各大帮派明面上一直相安无事,维系着朝廷十八万御林军代价的安宁祥和。

可在这祥和的边缘,却是水深火热之境。

近些年在西南边陲,五毒...

[蔺靖]太平歌(一)

太平歌目录

-------------------------------------------------------------------------

*听说我很久没有更新了 

*架空     古风

*大约会是个很长的故事

“万里沟壑长恨水,不惧风波渡红尘”

“啪!”

抚尺一下,梨木桌子震颤了下,长长的调子便拖起了。

“话说这江湖上流传着一种秘术,相传在月圆之夜,取贞女之血,融万物之精粹,可使功力倍增,一举雄霸武林……”

“叮!”

黄铜壶嘴磕在茶碗上,他的手抖了抖却丝毫未漏,一碗清茶中倒影出一张戴了银...

收拾东西收拾出来几支笔

忍不住涂了一个幼稚园时期的平平

复健之路遥遥无期

这大概是个老谭养孩子的故事???

嗯 粗略地勾了个老谭  起码不是火柴人233

晚安💖

1 / 12

©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