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絮叨又磨叽偶尔不乐意搭理人的暴躁小老妹儿

[巍澜衍生/风远]暗恋那件小事 4.0

*林风x章远  ooc与私设如山齐飞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传送门 : 1.0       3.0




想看冬日晴空,看沥沥大地,看云跌进深海里,看你。



 

4.0

 

“仅仅只是喜欢你已然不足够”




 

日子像线上的陀螺一个劲儿地旋转,把春日不温不凉的光景卷进夏日中心,不知不觉夏天已经要来了。章远已经习惯每天放学后等林风一起回家,似乎也没有人刻意地提出来这样的约定,心照不宣罢了。章远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奇怪的,他又不是一姑娘凭什么傻了吧唧地站在这儿等他呢,往往是这样想着,又靠在车棚的柱子边等到那人扯扯小领带边招手朝他急吼吼地跑过来。


 

算了,毕竟是免费司机。


 

章远弯了弯唇角,顺手搭过林风肩膀,“走吧,大音乐家。”






 

四月的最后一天,教室里嘁嘁喳喳个不停,尽是在讨论五一三天小长假的安排,章远托着腮听了一会儿,回头戳了戳埋头刷卷子的林风:“哎林风,明天有什么计划吗?”


 

林风边说着等等等边飞速地推算最后的尾巴,在得出一个无限不循环的无理数后懊恼地哀嚎一声,这才丧气地抬起头来看着章远:“嗯?你刚刚问什么?”



 

章远看着他一阵语塞,指着演算纸上歪七扭八的推算式白他一眼:“这儿,你忘记求导了。”



 

“喔——!”林风恍然大悟,随手一标冲章远笑了笑,“谢了学霸,你刚刚找我干嘛来着?”



 

“五一三天有什么计划吗?”章远收了手,撑脸看着他。




 

“没什么计划——我准备补一补落下的课,晚上还要去打工,”林风挑眉叹了口气,“生活不易。”



 

章远把爬山的邀请生生吞了回去,换了只手撑脸,眼睛扫在演算纸上:“啊,需要我帮忙吗,自己补习的话应该挺麻烦的。”




 

“你不出去玩?”林风眨了眨眼道他,“没事儿,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应付。”




 

章远撇嘴:“就三天也玩不了什么,这样吧,我帮你补习,算还你天天捎我回家的人情。”



 

林风一时话哽在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点了点头挑眉算是应允了。




 

临放学章远才记起来问林风要他家地址,林风磨磨蹭蹭好半天才把一张便签贴在章远后背上,又埋下头去啃一道立体几何。章远后知后觉地摸过那张小纸片看了良久,扭头看着纠结蹙眉的林风,把所有的话通通咽了回去。


 

他也有的苦衷吧,章远心说。



 

林风给章远的地址是城北的一家青年旅舍,房间号都写得明明白白,章远觉得奇怪却没有多过问,照例由着林风带着自己往城东自己家的方向走,等着自行车稳稳地停在自己家门口的羊肠巷子口,站在还没开始亮的路灯下说再见。



 

一路上林风也显得格外沉默,陷入一种好似被人发现矫情日记一样奇妙的尴尬里。







 

第二天一早章远出现在青旅301的时候,林风顶着一头鸡窝,赤膊满嘴泡沫叼着牙刷,趿拉了一双旧人字拖迷迷瞪瞪地来开门。


 

他以为是老板娘来催这个月的房租才要挂上笑脸开口求情,望见章远略略有些惊讶又忽然破功的表情自己一怔,窘迫地抓抓后脑勺:“你这么早?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我就直接摸着来了。”章远晃晃手机,笑了,“林同学不请我进去坐?这可不是待师之道啊。”



 

晨光越过窗口缓缓爬上他桃色的唇,潮水一般漫上鼻尖、脸颊,涌进眼底滚着金色的海潮波涛。



 

林风忽然就想起在来这座小城之前,自己曾在家乡的海角上看见过海上日出,那一轮血橙色的太阳冲破水波被云彩垂下的丝线扯着上升,海鸟躲避着太阳溅起的水花,俯冲海浪。



 

他笑得具象化,丝丝剥离成血橙色的丝带将林风零零落落地缠住,乱人心曲。


 

比喜欢更甚。









 

“这个给你。”章远拉过一张塑料椅子坐在堆了几只泡面桶的桌前,抽两张纸巾擦擦桌边,从书包里拎出一摞笔记本。



 

林风套了件宽松大T恤,胸前米老鼠的大头洗得掉了色,好奇地拾起一本翻了翻:“这是什么?”



 

“补习计划和课堂笔记,另外我找了些例题和习题,这三天下来你应该能初步有个了解。”章远声音很轻,压抑着一丝懒散,似乎是睡眠不足。




 

“你昨晚为了这个通宵了!?”笔记本搭在林风手臂上,纸页随着他的身子微微颤动。




 

章远扭头瞥他一眼,抬手抹了下眉道:“你少自作多情了,通宵打游戏来着。”



 

骗人。

 

章远这个人一点儿也不会说谎,他一说谎就会抹自己的眉毛,尤其最近,林风看他快把眉尾抹秃了。





 

窗外风微微泛凉带着露后的潮湿。林风撑着头听章远一道题一道题给他推理,哈欠连连。



 

章远忍不住拿笔杆敲他脑袋:“喂你能不能认真一点,醒醒!”




 

“困死了,”林风趴在桌子上长长地呜了一声,懒懒地抬了下眼皮,“通宵你还那么精神?”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属猪?”章远戳着他的鼻尖,笑了,“还有一道题,精神点儿,说完我就不给你念经了。”





 

林风一巴掌把练习簿上的习题糊住,眯起眸子看着章远:“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住在这儿?”



 

章远扬了下眉。


 

“我家不在蒲城,我只是来这边上学,暂时租住在这儿。”林风歪歪脑袋,笑眯眯地看着他,“这儿环境差点儿,但是便宜,比起租学校附近的房子划算太多了。”



 

片刻沉寂。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好朋友就要相互了解啊,比如说你家几口人,你交过几个女朋友……”林风的脸颊挂在胳膊上,靠着摩擦力不往下滑动,把脸部肌肉扯得变了形,却并不难看反而感觉挺可爱,抽象的可爱。



 

章远笑了一声,“查户口呢?我家就我,我爸妈,母胎solo,最后这个问题真是暴击。”



 

“喔——”意味深长的一声,“还是个雏儿——啊——”话还没说完屁股早就离了座位满脸坏笑一副要跑的架势。




 

章远佯怒抄起练习簿卷成筒,扬得高高的要打他,跟林风围着小圆桌玩猫鼠游戏:“林风你小子有种别跑!”



 

“我不跑有本事你来呀!没想到我们班长大人还是个雏儿啊!”林风边左右横跳躲闪着章远的进攻,边吐着舌头笑他,二十平的小房间变成了笑闹声的战场,那些因为往年雨季发霉的旧家什此刻似乎也被扫去了阴霾,林风想,他大概在这里安了一个太阳。



 

追逐,追逐,追逐,章远只顾着追风没留神脚下的一只撂倒的扫把,抬腿一绊整个人向后倾去。




 

“哎哎哎——不是你扯我干什——”



 

鼻尖猛地撞在一起,四目相对。




 

鼻息萦绕。





 

tbc.

 

*大魔王os:亲上去!亲上去!风哥不要怂!!拿下小远哥哥!!

风哥:……


*今天玩太嗨沦为深夜作者

*传送门未补链前   前章可戳 tag 食用喔

*如果今天没有在评论区看到大魔王

 那我大概就是去爆肝写车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8)
热度(309)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