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谭宗明最后还是没有叫住他,他值得获得更好的,而不是和穷困潦倒的自己操劳于生计,囿于厨房昼夜和爱。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真的动了心,或许就是那一夜的星光与浓荫,或者更早。

从他第一次望见他起。

六年前
那是秋风还未起的夏末

球场上喧嚣着,姑娘们把篮球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谭宗明抱了一本书走在外围,静静地听着身边路过的两个小姑娘在谈论高二新来的转校生。

不知是好奇还是因为姑娘们描述得太美好,鬼使神差地,他抬眸望了一眼,正看见那人运着篮球准备扣篮。赵启平死死地盯紧面前的人,忽然勾起唇角一个闪身把那人唬得一愣,风一样一跃而起,只手将那只篮球顶上篮筐。

他抬手刹那,夏末的风拂动着他的衣摆,半只腰窝在被汗泅湿的背心后若隐若现。腰线很漂亮,又精瘦,身上紧绷绷的,是倒三角的身材。

他稳稳落地,行动如风,身姿如松,宛若游龙,翩若惊鸿,而那时的谭宗明,不识惊鸿来。






*大约是以眼还眼的结局吧    很喜欢这一段   先记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5)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