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Take me home

           *   吵架的俗套故事




     
            方孟韦慢吞吞地在街边走,路灯一顶接着一顶,橙色与黑夜在他头顶交替。

         摸摸口袋,没烟。他不抽烟,烟都是杜见锋的。他只是喜欢把他的烟藏起来,等他烟瘾犯了闲不住的时候,嘬不来烟,只能来嘬他。
平时实在没少闹腾可怎么也不嫌够。

        “我已经老了。”他忽然就想起《情人》的第一句话。
跟杜见锋吵架不是第一次,却是两人吵得最厉害的一次也是冷战最长的一次。方孟韦从来没低过头,每次都等着杜见锋来,拎了一盒万宝路悻悻地塞进他手里,低声下气地说,都给你好不好?
他的手指划过他微凉的带着料峭春寒的机车夹克,烟草和酒精就在他的脑里发酵,变成躺在小出租屋里勾着杜见锋脖颈毫无节制的啃咬。


        分手?分就是了,谁又跟你好过?炮友而已。

真是难听。

方孟韦想。





        Hi.

一辆战警X停在他身边,匡威光滑而雪白的弧线。



杜见锋就是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怎么看都感觉不如他的133S。杜见锋十分热衷于机车,他曾经借过一辆哈雷,是半新的,却也贼亮,车身被仔仔细细地擦拭得如同要闪闪发光,像是茫茫黑夜中星盘转移,擦过彗星 。

        是真的像风一样快。
马达声隆隆,在小城寂寞的夜拉起长呜。

杜见锋说,要带着他摆脱地球引力飞向宇宙苍穹。
他给他泼冷水,嘁,下辈子。

他没听见后半句,杜见锋说,天上星星真好看,抠下颗来给你挂在屋里,这样你睁眼闭眼看到的都是星星,你日思夜梦的都是我。



酸死了,哪里学来的?

拜了师傅特地学给你听的。

他傻兮兮地笑,他对你是真的上心,他把你和你乌七八糟的琐事看得比自己重要。






朋友,带你一程?
         你倒是很社会。方孟韦抱起胳膊冲他扬下巴,收钱不?

          看眼缘呗!

那你看我怎么样,长得像佩奇不?

不,你长得可真像我前男友。杜见锋抱了胳膊眯起眼睛打量方孟韦。

         嗨,巧了,你长得也特像我前男友。方孟韦笑,我前男友特混蛋,自个儿一个人跑了,还拐走了我的万宝路。

          嗬,是够混蛋的。杜见锋望着他的眼睛,跟着他笑,正巧了,我这儿也有一盒万宝路,你要不要?

我不会抽烟。

方孟韦坐在杜见锋那辆战警的后座上,把书包往前一甩,丢到踏板上。

巧了,我戒了。

干嘛非戒了?

         前男友老收我烟,没烟嘬只能嘬他,结果这玩意儿上瘾,买了烟只想交给他,好让他乖乖给我嘬。
就给戒了呗。

得,前男友就一戒烟器呗。

比戒烟器甜多了,还软,急了还会咬人,人性化又可爱。






        杜见锋旋好钥匙,扭动车把,飞得很慢。

您这是战警吗,快点儿成吗?

战警也打不过交警。就跟我打不过你一样。

咱俩还没动手呢。方孟韦抱着胳膊把自己跟杜见锋隔开。

          你看我一眼,我就输了。杜见锋说。

方孟韦挠心极,真恨不得要把人脸掰过来看看这句话的表情。


         没听说过输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心悦诚服,心服口服,万物不服只服你。

您这不行,没脾气栓不住男朋友。方孟韦环在胸前的小臂渐渐松了,像被烈日炽烤的橡皮筋,松弛了。

         我喜欢惯他,我就爱看他发小脾气。天地这么大,尽着他作,作得无法无天,惯他惯到无人敢接收,转过头来还是我的。

      杜见锋只是说,却不回头看他,他只是觉得后背痒,才发觉方孟韦在自己背上写字。

机车夹克太厚,只是觉得痒。杜见锋有点儿刺挠。



          正当杜见锋准备回头看看方孟韦怎么没动静了的时候,忽然感觉背上贴来一片温热,他的手终于弛下来松松垮垮地圈住他的腰身,像是旧的士里的安全带,松松垮垮地系着,却是那样地牢。
心里一阵窃喜。



“Take me home.”
方孟韦的脸颊贴着他的背脊,垂着眸子,思索着,羞着,他生平头一回做这么女气的动作。

玩够了?杜见锋问。

嗯——长长的鼻音。

        那我们回家吧。

          好。

杜见锋,你赢了。方孟韦趴在他肩头闷闷地说。

我们谁都没赢,也谁都没有输,爱情里从来没有对错输赢,我爱你便是了。

巧了,跟在你身后这么久,终于遇见你。
巧了,听你车嗡嗡了好久,终于等到你。

fin_








*战警、133S都是高中生常见的坐骑

*谁再说老杜不会讲情话?

*我二模结束了  又考砸了  难过Ծ‸Ծ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13)
  1. 和.维庸 转载了此文字
    😀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