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凌李]little star

*很久之前答应木木的凌李 @维木向东

*推荐bgm:little star -买辣椒也用券

*你是我的小星星呀

凌远放了晚课回家时夜已经很浓了,他轻手轻脚地开门,紧紧地攥着那串钥匙生怕它们松松散散地撞在一起会脆响,吵醒熟睡的家人。

门缓缓开了,黑灯瞎火的一片,凌远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来着,爸妈带凌欢回乡下的老房子看望祖父母。松了口气,心里却没着落地一沉,失落是扑棱棱飞走的鸽,没轻没重地拍开客厅的灯。他才看见沙发上的小狮子把自己揉成一团,拱在沙发一角本睡得正香,被凌远这一下刺激得皱起眉头,呜呜咽咽地扯过腰枕往脸上蒙。

“熏然?”凌远搁下沉重的书包,蹑手蹑脚地坐到李熏然身边,轻轻晃了晃...

[谭赵]在动物园漫步才是正经事

*故事背景接 以眼还眼    算是个番外吧
  是大学期间的小谭和小赵♡

*灵感来自我和你们 @啧 点太的日常撩脑洞

*文不对题   谭赵夫夫秀恩爱日常x

*给我们谭赵打个call  全文2000+

窄窄一条弄堂,头顶扯了交错纵横的线缆,毛巾被褥滴水的内裤大喇喇地悬在头顶。

谭宗明心虚似的低了低头,避开头顶的一块毛巾,小声对身后的赵启平说了句,“小心。”

“没事儿,”赵启平笑了声,也跟着低了低头,“还挺艺术。”

“这片儿房子比较便宜,”谭宗明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赵启平,见他神色如常才暗暗松了口气,“我才刚毕业,被酒吧...

[杜方]流氓税(fin)

*我是不是该保持一下我的更新频率

*但愿是个有趣的甜甜圈

*杜老师的土味情话

风驰电掣。
杜见锋戴了一只黑色抛光头盔,一身油亮的皮衣,脚踩时兴的尖头皮鞋,骑一辆半新不旧的哈雷。机车保养的很好,马达隆隆,不带一丝杂音。

他正迎着一辆逆行的桑塔纳横冲直撞而去,任桑塔纳司机如何惊慌地按响破锣似的嘟嘟叫的喇叭,他没听见一样,似一颗黑色的炮弹带着黑旋风直冲而来,尾后一阵烟雾缭绕。杜见锋勾了勾唇角,挡风板下,勾出一个邪魅的笑来,他卯足了劲儿旋下油门,一声更加紧迫的隆隆声,把桑塔纳司机的酒吓醒了大半,操,这小兔崽子疯了?

就在离桑塔纳还有半米的时候,伴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杜见锋像小时候在公路上闪车一...

〔凌李〕西边有朵像你的云(下)

*早    依然送给 @维木向东

*这世界不太好但好在还足够温柔

“凌院长又来取书啊。”报刊亭的老大爷笑眯眯地摇着一把破蒲扇,看起来是很有年代感,扇骨嶙峋地参差着,像乡下老屋前的栅栏,他想这大抵是扇不出风的,毕竟这才是杨絮才刚开始纷飞的四月。

“您叫我小凌就好,别院长院长的,膈应。”凌远朝大爷笑了笑,捞起自己预订好的《中国国家地理》边翻着边说。

“好好,你们年轻人倒比我们那时候要谦虚,我下乡那会儿有一干部,专爱听人喊他领导,到我回城,我也不晓得他到底姓啥,哈,这人。”

凌远笑了笑,目光却直直地钉在书中的一副插图上,是珠穆朗玛峰和它的旗云,湛蓝的背景下似...

〔凌李〕西边有朵像你的云(上)

*鉴于你们都不想我 那我还是发文好了

*送给我的木 @维木向东   但愿是个温柔的故事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广岛之恋》

不是看见外边招牌上画着一块咬了一口的披萨,我一定会觉得能够叫做“西边有朵像你的云”的店,该是个书店亦或是花店才是。

店面很小,隔远了看好似真的是巴掌大一样。它挤在两幢灰房子中央,像是稀水泥中突兀出漏的钢琴白键,不知道会牵扯到哪根琴弦,会敲向谁的心。

我第一次去那儿正是凛凛的冬季,北风很急,催着我的步子,将我急急地推进那间小小的店面。

身后的门上挂了风铃,叮叮当当地响。

一层如同你所想...

Take me home

           *   吵架的俗套故事

     
            方孟韦慢吞吞地在街边走,路灯一顶接着一顶,橙色与黑夜在他头顶交替。

         摸摸口袋,没烟。他不抽烟,烟都是杜见锋的。他只是喜欢把他的烟藏起来,...

[楼诚衍生][神仙au]年

*好久不见   希望大家还记得我x

*应个景 小神仙也要过年!    提前 过年好❤

*主凌李  其余的我写过的也差不多都涉及到了x

李熏然近来总是苦着一张脸坐在三十三重离恨天的兜率宫门口,倒不是他跟老君有什么深仇大怨,只是路过三十三重天忽然记起了烦心事。

他这一坐不要紧,却纳闷坏了里屋捯饬丹药的老君。

我跟李家小子没啥过节,这孩子咋老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儿赖在我兜率宫不走了呢?太上老君踩在青牛背上趴墙头半天,终于忍不住领着金角银角出门去瞧瞧。

“何人在我兜率宫前胡闹?”架势还是要有的,老君清咳两声,拂尘一甩,捋着长长的白胡须...

[洪周][黑道au]地下淬火

*磨磨蹭蹭地写了半多个月

*非典型黑道au   私设如山

*ooc  人物崩

Key Word:几步之遥

@楼诚深夜60分

“洪少秋人呢?”

晦暗不明的灯光在周凯头顶摇摇欲坠,老旧的线路被阴湿的空气侵蚀得松软疲惫,传不动电力。

周凯把玩着手里的两只大理石球,石球碰撞发出闷闷的“滋滋”声。

他的声音潮湿混着石球碰撞的声响在逼仄阴冷的地下室里回荡。

“他……”

手下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开口。

“他怎么了你们倒是说啊!一群废物!连个人都能跟丢!”

周凯甩手将石球掷在地上,水泥地面跟石球一并碎了,溅得四处是,崩进眼里也无人敢吭一声。...

[凌李]风尾时

*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穿过寒星秋雨薅一把夏天的尾巴  望诸君秋安

@我就是没文力的黑米馒头 提前祝我家小曼生快

李熏然一直觉得特憋屈。

李熏然盯着腾着炎炎暑气的柏油路面,眼前的景象都在随着暑气在空气中翻滚摇晃。

路上鲜少有人步行,也少有车辆,这大热天儿的三十多度高温,又正是个北半球午休时段,乐意出来闲逛的那不是傻么,车走路上都怕爆胎。

李熏然托着腮坐在白蓝相间的阳伞下,额角的汗顺着脸庞滑下,落进浅蓝色的衣领中。

左肩的伤还没好利索,被汗浸得不时地神经痛,偶尔涌上大脑皮层,大概是为了告诉他一声他已经成为一名万分光荣的风里雨里默默守护在原地的交警。

李熏然啊李熏然。

李...

[凌李]港上红灯

*东北大姑娘教的粤语  瞎扯  不知道有没有后来

港岛好似一豆烛火飘摇在海上。

蝙蝠张着翅膀低低地滑过头顶。

红灯区的霓虹都带着重金属和鸦/片烟的喧嚣。

哝哝言语,凛凛烟草,太妹站在街边妩媚逗人好似小野猫。

倒不像黎耀辉想得那么好。

李熏然靠在灯柱边看着过街的醉酒佬,他怀里上小太妹头发又染了新的颜色蓝盈盈地在红灯下反射着LSD似的迷幻。

“好好睇,醒目啲!”年逾半百却依旧钟爱黑丝搭迷你裙的老板娘点点李熏然的后脑勺道。

“你今日接咗几位客?”阿曾从后巷子里慢悠悠地晃出来,花花绿绿的票子掐在他的手中,飘在他的脸孔。

“冇开工——”李熏然低头看他腕上的表,红通通...

下一页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