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凌李]little star

*很久之前答应木木的凌李 @维木向东

*推荐bgm:little star -买辣椒也用券

*你是我的小星星呀

凌远放了晚课回家时夜已经很浓了,他轻手轻脚地开门,紧紧地攥着那串钥匙生怕它们松松散散地撞在一起会脆响,吵醒熟睡的家人。

门缓缓开了,黑灯瞎火的一片,凌远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来着,爸妈带凌欢回乡下的老房子看望祖父母。松了口气,心里却没着落地一沉,失落是扑棱棱飞走的鸽,没轻没重地拍开客厅的灯。他才看见沙发上的小狮子把自己揉成一团,拱在沙发一角本睡得正香,被凌远这一下刺激得皱起眉头,呜呜咽咽地扯过腰枕往脸上蒙。

“熏然?”凌远搁下沉重的书包,蹑手蹑脚地坐到李熏然身边,轻轻晃了晃...

〔凌李〕西边有朵像你的云(下)

*早    依然送给 @维木向东

*这世界不太好但好在还足够温柔

“凌院长又来取书啊。”报刊亭的老大爷笑眯眯地摇着一把破蒲扇,看起来是很有年代感,扇骨嶙峋地参差着,像乡下老屋前的栅栏,他想这大抵是扇不出风的,毕竟这才是杨絮才刚开始纷飞的四月。

“您叫我小凌就好,别院长院长的,膈应。”凌远朝大爷笑了笑,捞起自己预订好的《中国国家地理》边翻着边说。

“好好,你们年轻人倒比我们那时候要谦虚,我下乡那会儿有一干部,专爱听人喊他领导,到我回城,我也不晓得他到底姓啥,哈,这人。”

凌远笑了笑,目光却直直地钉在书中的一副插图上,是珠穆朗玛峰和它的旗云,湛蓝的背景下似...

〔凌李〕西边有朵像你的云(上)

*鉴于你们都不想我 那我还是发文好了

*送给我的木 @维木向东   但愿是个温柔的故事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广岛之恋》

不是看见外边招牌上画着一块咬了一口的披萨,我一定会觉得能够叫做“西边有朵像你的云”的店,该是个书店亦或是花店才是。

店面很小,隔远了看好似真的是巴掌大一样。它挤在两幢灰房子中央,像是稀水泥中突兀出漏的钢琴白键,不知道会牵扯到哪根琴弦,会敲向谁的心。

我第一次去那儿正是凛凛的冬季,北风很急,催着我的步子,将我急急地推进那间小小的店面。

身后的门上挂了风铃,叮叮当当地响。

一层如同你所想...

[楼诚衍生][神仙au]年

*好久不见   希望大家还记得我x

*应个景 小神仙也要过年!    提前 过年好❤

*主凌李  其余的我写过的也差不多都涉及到了x

李熏然近来总是苦着一张脸坐在三十三重离恨天的兜率宫门口,倒不是他跟老君有什么深仇大怨,只是路过三十三重天忽然记起了烦心事。

他这一坐不要紧,却纳闷坏了里屋捯饬丹药的老君。

我跟李家小子没啥过节,这孩子咋老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儿赖在我兜率宫不走了呢?太上老君踩在青牛背上趴墙头半天,终于忍不住领着金角银角出门去瞧瞧。

“何人在我兜率宫前胡闹?”架势还是要有的,老君清咳两声,拂尘一甩,捋着长长的白胡须...

[凌李]风尾时

*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穿过寒星秋雨薅一把夏天的尾巴  望诸君秋安

@我就是没文力的黑米馒头 提前祝我家小曼生快

李熏然一直觉得特憋屈。

李熏然盯着腾着炎炎暑气的柏油路面,眼前的景象都在随着暑气在空气中翻滚摇晃。

路上鲜少有人步行,也少有车辆,这大热天儿的三十多度高温,又正是个北半球午休时段,乐意出来闲逛的那不是傻么,车走路上都怕爆胎。

李熏然托着腮坐在白蓝相间的阳伞下,额角的汗顺着脸庞滑下,落进浅蓝色的衣领中。

左肩的伤还没好利索,被汗浸得不时地神经痛,偶尔涌上大脑皮层,大概是为了告诉他一声他已经成为一名万分光荣的风里雨里默默守护在原地的交警。

李熏然啊李熏然。

李...

[凌李]港上红灯

*东北大姑娘教的粤语  瞎扯  不知道有没有后来

港岛好似一豆烛火飘摇在海上。

蝙蝠张着翅膀低低地滑过头顶。

红灯区的霓虹都带着重金属和鸦/片烟的喧嚣。

哝哝言语,凛凛烟草,太妹站在街边妩媚逗人好似小野猫。

倒不像黎耀辉想得那么好。

李熏然靠在灯柱边看着过街的醉酒佬,他怀里上小太妹头发又染了新的颜色蓝盈盈地在红灯下反射着LSD似的迷幻。

“好好睇,醒目啲!”年逾半百却依旧钟爱黑丝搭迷你裙的老板娘点点李熏然的后脑勺道。

“你今日接咗几位客?”阿曾从后巷子里慢悠悠地晃出来,花花绿绿的票子掐在他的手中,飘在他的脸孔。

“冇开工——”李熏然低头看他腕上的表,红通通...

[凌李]无疾而终

*送给我的小曼 @我就是没文力的黑米馒头

*out of character      凌远单人视角 

warning:甜虐程度如题  拒绝殴打作者

厚颜无耻地打上凌李tag   ▕(:3▒▒▒▏裹紧x

btw此文情节接小曼的《记一场之死靡他》(熏然视角)   
宝贝们可以手动戳ID喔(手机不会贴链接(❛ө❛)

我明天就要订婚了。

人们常说婚姻是一次浴火涅槃。结婚是一道沟堑,前半程是荒唐直至坠入山崖,而后半程则是重生,然后向死而生。

而我,不曾荒唐却已走...

【凌李】春风十里不如你

最近这一场春寒倒的,冬天都没下这么大的雪2333然后想到了小李警官,然后就有了这篇甜甜甜的短fin

❤食用愉快❤

A.

最近的天气一点儿也不称人心意。

只是一晚上没看天气预报,温度就从昨个儿的3℃~16℃降到了今天的最低气温-3℃ 

李熏然坐在窗边,捧了杯热茶正忧伤地听着北风呼啸,拍打着窗子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在敲他的心,很疼。

他是心疼,心疼自己出门的时候为什么没听凌远的话乖乖套上厚重的羽绒服,虽然它丑但它御寒。

放在这样的风里,李熏然超拉风的大衣没了一点实用价值。

李熏然大概都能想象自己下班回家行走在冷风中的悲惨境遇了。

凌远不能来接他。他去了邻市开会,明天才会回来...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