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杜方】【校园AU】吻我

*写了篇杜方的校园AU感觉可能要坑就私心先把这一段放出来
*一节地理课 灵感来源于生活 啵啾
-------------------------------------

“大家翻开地图册找找这两条河流的位置...”

粗跟高跟鞋踩在年岁久远的木板上,伴着“吱嘎吱嘎”的病中吟。

“咯噔”鞋跟落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

方孟韦抬眸瞥了一眼,拿笔杆戳戳杜见锋的肘尖:“醒醒,老师过来了。”

杜见锋哼哼两声从臂弯中抬起脸来,额上压出了几道杂乱的红色睡痕,他半眯着眼睛看了看已经走到走廊中央的老师,揉揉头发,看向方孟韦:“做么啊,小痴线,盹死老子咯。”

他刚刚醒过来,许久未说过话的嗓子有些沙哑,像一管低沉而烈的迷药。

方孟韦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下,却没有看他,只是说道:“找两条河,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

地图比例尺太大,图又偏小,在整个西亚地图上找出两条河略有些困难。

方孟韦的鼻尖几乎要贴到地图上,眼球飞快地转动,在色彩驳杂的图上搜索着。

他的薄唇紧紧抿着,时不时滑出一条舌尖舔舔下唇,唇上略有些干燥的沟壑忽然变得饱满,有水光流转。

杜见锋见老师向这边走过来也凑了过去,佯装着在找那两条什么里斯什么发底河,与方孟韦的脸相距咫尺。

温热的气息洋洋洒洒地喷在方孟韦的左颊上,他觉得有些痒,想抬手去挠,却发觉自己都左手被杜见锋囊括进掌心,怎么也抽不出来。

他蹙眉,拿眼角斜他,他却半眯了眼睛,勾起嘴角邪气地笑。

“离我远点儿。”方孟韦用气息说。

杜见锋瞥了眼老师转过去的背影,盯着方孟韦略有些稀疏的下睫毛笑:“好。”

杜见锋忽然抓着书脊将书立起在桌上,他稍一偏头,不偏不倚地吻在那双泛着水光的薄唇上,趁方孟韦惊讶得微张嘴巴的空档儿,加紧侵城略池,用柔软的舌尖撬开他的赤贝,舌尖扫过整齐排列的牙齿,他的釉质光滑,好似能奏出一曲乐章来。

就像杜见锋头一回见方孟韦时,方孟韦修长的手指抚过黑白相间的琴键,那些原本跳跃的音符竟像溪水似的流动起来,淌入杜见锋的耳朵,涌入他干涸已久的心田。

杜见锋的舌撩拨着方孟韦的神经,正当那根理智的弦要崩断时,杜见锋忽然从他的舌上离开,伸出拇指温柔地揩去他嘴角的津液。

木板承重的“吱嘎”声又响起来,粗跟高跟鞋踩在木头上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

“看起来同学们都找到了,那我们来进行下一个问题...”

“孟韦,”杜见锋歪了头向他笑,“幼发里斯在哪儿呢?”

方孟韦定定地看着他,他逆光而坐,一双眼眸更显得乌黑明亮,好似是一潭春水,春水中映出自己红着脸的映象,他的眼中永远就只有他,他也一样。

方孟韦忽然笑了,抬起右手覆着杜见锋抓着书脊的左手压倒在桌子上,盯着他的那潭春水,一字一顿,“是幼发拉底,底格里斯。”

“中东的河比石油都金贵,可不及你在我心上的万分之一。”方孟韦看着杜见锋臂弯中露出的半边眉眼,无声的说。

-----------------------------------
*最近真的是很迷老杜和孟韦 真是不能再般配了!
小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假苦行僧
正直 堪称表率的根正苗红 但是越是这样就越有遐想空间啊!
在这种人物形象里去揣摩他的情爱故事就像是走迷宫越走越迷茫却越走越难以停止 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维庸简直要炸裂了!!!
*宝贝们来评论区我们一起炸裂呀!为了杜方炸成烟花!!!


评论(12)
热度(46)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