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楼诚】解放路上的爱情故事chap2

*现代AU   就是谈个恋爱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上个小床x(并不

*也许是个枯燥冗杂沉闷的故事

*私设如山   伪装者群像

----------------------------------------

chapter.2

“你哪位?”明诚挑起眉毛看着他,装傻。
“你的表亲,”明楼搁下手中的菜单,撑着下巴看他,“我们同姓,五百年前可能是一家。”

那真抱歉,我不跟你同姓。
阿诚在上学前没有姓,他之所以叫明诚,是因为从小到大他所有的学费都是由一位姓明的先生赞助的。
阿诚十岁那年,他要交的学费都被桂姨赌没了,他收到学校的一纸通知,要求他补交学杂费。
四百块钱对他来说好像是天文数字,他一个十岁的孩子哪里来的四百块钱呢。
他休学在家,整天蹲在小胡同口喂猫,像个木偶似的对谁也硬邦邦的。
后来,有一位社工找到他,说有人愿意帮助他完成学业,问他的意向。
他稍一怔神,道:“我妈妈知道吗?”
社工摇摇头,“还没有通知她。”
“那请你一定要把这件事保密,”阿诚觉着委屈,眼底都泛起了泪花,“我还想上学。”
后来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阿诚只知道,那位帮自己上学的先生姓明,住在法国,是个经济学教授。
于是他在办身份证时给自己取了姓,明。
日月则明,“明”字总会让人想起暖,光亮和希望。
他喜欢这个字,喜欢这个姓氏,喜欢这位带给他光亮的明先生,从十岁起,那位素未谋面的明先生就像是他生命中的太阳,给他希望和好好活下去的勇气。

“请问您点好了吗?”明诚没有理会他的话,径直问。
明楼看了一眼塑封菜单,眼光又落在了明诚脸上,仔细瞧了一会儿:“刚刚哭了?”
明诚抿抿嘴,硬邦邦的回了句“没有”。
“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明楼的眼光下移,落在明诚一双被冷水浸得发红的手上,“你不该有这种生活。”
明楼说得很轻,在人声嘈杂的小店里就像蚊子哼哼一样,可明诚还是听见了。他忽然就想笑,那我该有什么样的生活?
明楼看着他年轻的脸忽然转了话锋,笑道:“这儿有什么?”
“菜单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如果您近视可以拿近一点儿看。”明诚一手捏着一支圆珠笔,一手拿着点菜用的单子,他拿笔在纸上划了两下,道。
“我第一次来,对这儿不熟悉,你有什么推荐吗?”明楼搁下菜单,笑盈盈地看着明诚,好似没有看到明诚故意摆出来的那张臭脸似的。
“哪个贵,点哪个。”明诚看他一眼,说得一本正经。
“嚯,阿诚你可不带这样宰客人的!你这不是开黑店嘛……”一边的大姐一听,笑着打趣他。
明诚只看着明楼,没搭话。
明楼转头冲大姐笑了下,便道:“那就点最贵的。”
“我们店里没有最贵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阿诚是明摆着戏耍他,可明楼却也不生气,笑吟吟地点点头:“那…你喜欢吃什么?”
“我属饕餮的,不挑食。”
“阿诚!”老板生怕明诚再闹下去,这么阔气的金主一翻脸,他小店儿又损失了一大笔钱,于是忙喝止住他。
老板瞪他一眼,夺过他手里的笔和纸就把他撵去了后厨,自己赔着笑脸问明楼要点些什么。
明楼没了兴致,面上却也颇为客气,随手一指:“和他一样。”
老板看了眼明楼手指的方向,转头又笑:“您不看看别的了吗?小店儿还有……”
“不用不用,”明楼摆摆手,“一样的就行。”
老板转身沉着脸走向后厨,扯开喉咙冲正在隆隆电机声中叮叮当当炒菜的大师傅喊:“一碗羊肉汤!最便宜的那种!”
明诚听到这句话时,正捏着一只碟子擦洗,没忍住笑了起来,身子也不由自主地一耸一耸的,手里的碟子磕在洗碗池的沿上,清脆作响。
“你小子还敢笑!我没跟你讲过顾客是上帝吗!……”老板见明诚还笑,气不打一出来,戳着他的脊梁骨开始数落他。
“老板,”明楼靠在后厨门口的门框边上,也是抿着嘴笑,可感觉却大不一样了,“你知不知道中国有《劳动合同法》这种东西?”
老板一怔,讪讪地收了手,想想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能示弱,便道:“做不好工就要罚!”
“也包括体罚和人身攻击?”明楼笑得发阴,与先前的那个看起来十分温和的人截然相反。
明诚扭着脸静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一点儿也不感谢他,明楼这不是在替他解围,是在害他。

论舌战,老板自然是说不过满肚子墨水的明楼,可他却有他的杀手锏。
晚上打烊时,老板叫住正要走的明诚,面上颇为客气,跟明诚乐呵呵地笑着。
“今天这个事儿,你我都有过失,毕竟我是个粗人,舌头说话不打弯也呛不过你们…这样吧,我只扣你二十块,下次记住了… ”
明诚迈出破旧的小门口,解放路的路灯比其他路上的都要亮,站在尽头望去仿佛是一条橙色的星河。
路上行人已经少了,三三两两的,大多是情侣一起出来压马路的。毕竟,现在是春天,天气舒适,正是万物发情的时候。
明诚戴了一顶棒球鸭舌帽,帽檐伸出好长一段距离,遮住了一双水波流转的眼。
“明诚,好巧。”
“你到底想干什么。”明诚觉得自己已经没力气再跟他废话,他甚至想哭想揍他一顿,尽管他不讨厌明楼。
“我想帮你。”明楼想抬抬明诚的帽檐,好露出那双让人想入非非的眼睛,却被明诚一偏头躲了过去。
“您那是害我,”明诚咬着下唇,身体止不住地颤栗,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发抖了,“算我求你,别自作主张地管别人的事。”
“你姓着我的姓氏,怎么能算是别人?”明楼一步步走近他,伸手抬了抬他的帽檐,“对不起,惹你难过了?”
“没有。”明诚瞬间没了脾气,垂下眸子盯着脚尖看,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在渐渐变得柔软。

-----------------------------------
快点来人和我讨论剧情呀!
阿诚哥被扣了工资很心塞😤

维庸乃吾命的进度条

评论(25)
热度(72)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