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关注我之前请务必看简介

无赖 流氓 不讲理 满肚子歪理

不是什么正经人

尤其擅长急刹车

个人lo 并不专吃某对cp
随性一些 一切随缘



我写我想写的 你看你想看的


如果您想好了 那么谢谢您关注我
我也爱您♡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谭赵】细水长流

*  @毛线球 姑娘点的cp

@小幸运 姑娘的口红印梗  感觉写崩了抱歉orz

*甜甜的日常哦❤️

“我爱你,是我剩余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

1#

四月的日末总是温暖的,紫叶李的花早不知谢去了哪里,长出繁茂的红得发紫的叶片;大片的紫藤萝开得正盛,被风一吹仿若流动的紫色瀑布,浓郁的花香热烈而奔放,像少女的怀春之想。

四月是紫色的,赵启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匆匆路过公园的花架,边走边想。最近好像是感冒了,老打喷嚏,老谭在美国谈工作,也不知道谈得怎么样了。


赵启平又走到常去的书店门口站定,抬眼望了一眼老旧的招牌,走了进去。

两鬓花白的店老板拉低老花镜看了赵启平一眼,笑着招呼:“小赵又来淘书?你哪位朋友怎么没来?...”

赵启平先前都是和谭宗明一起来的。

他爱书如命,遇上喜欢的书能赖在书店里一天,谭宗明就在一边安静地读报,看股票等着自家爱人,偶尔戳戳赵启平小声告诉自己要出去一趟,声音压得极低,生怕惊了书中人似的。

想来在这家小小的书店中,他和谭宗明已经磨掉了五年,假如人可以活到七十岁,他们已经走过了一辈子的十四分之一。

赵启平抿起嘴笑了笑,道:“他出差了,只好我自己一个人来了。”

“那可不一定。”

熟悉的声音在自身后响起,赵启平闻声转头,略有些讶异地瞪大了眼睛,嘴角一勾藏满了喜悦。

在一起五年了,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习惯成为对方的一部分,可在某个不经意间看到自己的爱人,赵启平还是会心跳加速,一如初遇。

谭宗明逆光而立,四月的风掀起他的西服下摆,宜人的温度似他抿成“一”字的唇,他的眼睛都笑弯了,像夏夜的月一般温柔。

“想我了吗,亲爱的小赵医生?”

“啊啾!”赵启平打了个喷嚏,笑道,“我知道某人想我了。”

谭宗明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赵启平,笑而不语,眼中的温柔仿佛能把人腻到窒息似的。

2#

赵启平坐在副驾驶上,一手抱着一只牛皮纸袋,一手拿了一根竹签。竹签的顶端扎着一只覆了糖霜的山楂,被赵启平咬了一口,露出雪白的果肉。

这么多年,他对糖雪球依然热情不减,每咬一口都会觉得满足,所谓小确幸也不过如此。

他忽然就想起了谭宗明。

恋爱五年,却还是会心跳加速,感觉这份爱情依旧年轻。

他忍不住看向谭宗明。

谭宗明的发间匿着几丝银白,眼角的细纹愈发明显。他也一样,他们都不再年轻。

过了爱玩爱闹的年纪,便越发喜欢这种细水长流的日子,偶尔会下场大雨,重燃疯狂的激情,似洪水一般,肆虐在二人心田,涤荡尽猜忌与惶然。

“你看我干什么?”谭宗明趁红灯九十秒,一口咬下竹签的半只糖雪球,挑挑眉看向赵启平。

“你脸上怎么有口红印啊!”赵启平忽然将竹签扔进纸袋里,怒目瞪他,抱着胳膊冷哼。

“哦。”谭宗明淡定地嚼完,吐核,“山楂有点儿酸。”

赵启平本想唬唬他的,没想到他居然...不信。

赵启平眼珠子骨碌一转,故作愤然:“你别给我岔开话题!说!哪个小妖精亲的!”

谭宗明开车呢,瞥他一眼,故作惶惶道:“哥们儿你可不能这样啊,你让我家那口子知道你亲我,他非得亲回来!不行不行,我还没亲够呢不能给你亲!你可以占我便宜但你不能占我家那口子的便宜...”

赵启平终于是没忍住破了功,也不管是不是在路上了,攀住谭宗明的脖颈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惹得谭宗明大喊“车车车”。

“那我就占你便宜了,先亲再抱后吃掉!”赵启平坐回座位“盒盒盒”地笑,眼中闪着狐狸般狡黠的光。

“能受海市第一妖精头子的宠幸,谭某我倍感荣幸啊!”谭宗明边打方向边挑眉,惹得赵启平直翻白眼,又要扑上来亲。

谭宗明腾出一只手捏住赵启平的两腮,笑:“这在高架上呢,你再闹就要翻车了!看在你这么热情的份儿上,回家我们正儿八经地闹!”

正儿八经地闹???

3#

“你是喜欢我的手呢,还是喜欢我的人?”

赵启平忽然从背后捂上谭宗明的眼睛,低头附在谭宗明耳根上吹气。

谭宗明手上的书抖了抖,落在了地上。

“我是个多情的魔鬼,只想吃掉你的灵魂,却在靠近你时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

4#

赵启平每天早上都会磨一杯意式浓缩给谭宗明。

谭宗明对意式浓缩有瘾,就像他对赵启平上瘾一样。

迎春花还没谢尽,零星地点缀在一片绿意盎然之中,煞是应景。

今早上没有意式浓缩,家里没有咖啡豆了,只有赵启平喜欢的蓝山咖啡。

“早啊,启平。”谭宗明从外面跑步回来,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握迎春花枝,上头还有嫩黄的花儿,沾着些露水,好看极了。

“啊,采花贼回来了。”

赵启平笑着接过花,找了个素净的花瓶插好,搁在餐桌上,“又是一室春光。”

“还有春光中的小赵医生。”谭宗明凑上去吻吻赵启平的鬓角,道。

“不是小赵都快成老赵啦!”赵启平抬头捏捏谭宗明的鼻子,“今天没有意式浓缩,要喝蓝山吗?”

“只要是你磨的我都喜欢,”谭宗明说,“因为有爱,所以怎样都甜。”

5#

夏天很快就来了,街边的法桐绿得浓郁,马路牙子边长了一丛绿,绿得沁人心脾,偶尔有几声虫鸣,撩拨着这座城市的夏夜。

生活还是这样。

赵启平依旧会拉着谭宗明去书店,吃着糖雪球玩老掉牙却怎么也不腻的失忆游戏。谭宗明也依旧每早去跑步,索一个香吻和一杯意式浓缩,拥着赵启平入睡听夏夜虫声低鸣。

就像细水。就像夏风。

                                                         -Fin-

-----------------------------------------------

七天关注可评论已关 宝贝们尽情来评论区玩❤️这个维庸又甜又软❤️(感觉自己在推销自己orz

维庸乃吾命的进度条

评论(8)
热度(79)

©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