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雪花]江湖夜雨(二)

*zyl48  居一龙一人圈

*傅红雪x花无谢

未补链前 前章可戳tag

送给 @🌾怀砚 砚砚!是从天而降的生贺!




绸缎紧紧地缠在傅红雪指尖,他本能地一松手既而又紧紧攥住,生怕一松手会把那人由着惯性落下榻去。

“快点……再快点小雪……小雪、小雪、小雪!”花无谢的声音短促而尖锐一下下刺激着傅红雪的神经。

“呼——”

释放后的快感让花无谢的身子软塌下去,软绵绵地靠在傅红雪胸膛里,暂不去管凌乱的衣物,微微喘息着捋过傅红雪鬓角的发。


“小雪,明天的秋场围猎你去不去?”花无谢手指缠绕着傅红雪黝黑的发丝,昂起脸看着傅红雪的下颌,线条漂亮的优弧,像是宫里工画师笔下的莲瓣儿。


“不去。”傅红雪斜下眼看他,又把眸子阖上,“没兴趣。”

“欸,小雪,打猎多有意思啊,明天皇室也都会去,我都好久没有见过公主了!再说这时候兔子正肥呢,”花无谢在傅红雪怀里翻个身撑在人的腿上,昂起一张小脸看着他,“明天去的时候带上阿哮,肯定能收获不少呢!”

“公主?那个泼皮破落户?”傅红雪心念着,低了头睁眼瞧他,他的亵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锁骨到雪白的胸膛一览无余,本人还不自知地抬手揽住傅红雪的颈子,猫似的挂在人身上,睁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期待地看着他。


傅红雪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如同置身沙漠般燥热干渴。

“不行,后天先生要考《礼记》,你到现在还一个字没看呢。”


“哎呀,反正都已经一个字也没看了,你看临时突击也没有多大效果是吧?明天你就陪我去吧!”花无谢从来是见招拆招的好手。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没用的。”花无谢撇撇嘴道。


“你也知道没用?”傅红雪毫不留情地在花无谢脑门敲了一下,“让你平时总逃课。”


“小雪平时不也跟我一起逃吗!”花无谢捂着脑门气鼓鼓地嘟囔,“哎好疼!小雪你下手比爹还狠!”

“我是为你好。”傅红雪伸手替花无谢整理他乱七八糟的衣物,扯了扯衣襟,把那些念想连同他的锁骨藏好,“明天我陪你去,下不为例。”

“嘿嘿,我就知道全天下小雪对我最好了!”花无谢兴奋地跳到傅红雪身上,在人脸上叭地亲了一口,“打猎打猎打猎!”

“二少爷!小公子!”丫头的喊声从屋外传来,眼看就要推门进来了,花无谢跟傅红雪面面相觑,正在傅红雪准备硬着头皮去应付的时候,花无谢忙拉住他,食指抵在他唇边,“嘘——”傅红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道这厮又想出了什么鬼点子。

“吱——吱吱——”活像嘁嘁嗦嗦的老鼠。

门外丫头推门的手一抖,凝在原地煞死不敢动。

傅红雪跳下床偷偷踹他一脚,捂嘴偷乐着翻窗出去,花无谢嗔怪地瞪他一眼,吊着眉毛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倒是可爱。


“这下你可又欠我一个人情咯!”花无谢从后窗翻出来拍拍手,瞥了眼傅红雪一脸臭屁。


傅红雪也不让他,嗤了一声自顾自地扭头就走:“要是被抓包,不知道谁最难看呢!”



“喂!傅红雪!”花无谢原地一跺脚,还是没法子地追了上去,“真是怕了你了。”

“哧。”





晚膳过后,花无谢迫不及待地拉傅红雪出去看星星,丢下的话音还未落,人就已经卷着一阵风飞也似的跑出去了。


“瞧这两个孩子,成天就像粘在一起似的,上回遇着无谢闹肚子,上个茅房也得让小雪在外边陪他说话呢!”花夫人笑盈盈地看着飞奔出去的二人,替老祖宗斟了茶。

“这两个孩子要好,就让他们好好的,能看见小雪这孩子跟无谢这么开心,也算是我花家赎罪了。”老祖宗欣慰地点点头,眉头却未舒展,轻轻叹了口气。


“娘。”



老祖宗扬扬手,打断花老爷的话:“罢了罢了,你们朝堂上的事我没兴趣,只希望我的宝贝孙子跟小雪能一直好好的,哪怕做个普通人也好。”




“哎小雪你看那边的星星好亮啊!”花无谢拉着傅红雪的手一路跑到后花园边的观星楼上,兴奋地指着天边一颗星星喊,“看,它还一闪一闪的!”


傅红雪抬眸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有一颗白色芒角的星星在天边闪着,好似焚星,他勾了勾唇角:“那是兔星,史记兔七命五色,其色黄而小,青圜忧,白圜丧,赤圜中不平,黑圜吉。*”


花无谢哇一声看向傅红雪,小少年眼里满是单纯的憧憬仰慕,“小雪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笨蛋,”脑袋上吃了傅红雪一记,“好好背书啊!这都是先生教过的!”

“傅红雪你都这么大人了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背不过书就是因为被你打傻了!”花无谢捂着脑袋气鼓鼓地看着他,小嘴都快撅上天了。


傅红雪见状笑起来,捏捏花无谢的脸在他撅起的嘴上轻轻一啄,“你傻乎乎的就挺好的。”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哎小雪你看那边的蝴蝶兰开了!我们下去看看!走啦走啦!”花无谢长多大也是孩子心性,正说着上一件事就给楼下的花儿吸引,又是从小被惯到大,直来直去,傻得可爱。傅红雪挑眉摇摇头,隐隐有些担忧,此番可难堪朝堂上勾心斗角,怕是难在朝廷有一席之地。


傅红雪被他扯着往楼下去,无意识地回头瞥了那颗兔星一眼,眸光暗了暗。


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角号泣之声。*



傅红雪哧哧一笑,号泣之声又怎么会跟自己一个孩子扯上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傅红雪起了个大早,心想着昨儿一提到打猎就两眼放光的花无谢现在该早早起了,便牵了细狗去找他,没成想到那儿只有丫头们蹲在门口逗鹦鹉。


“小公子这么早来了。”花无谢房里主事的丫头柳烟见傅红雪来了笑眯眯地道。


“阿谢呢?”

“二爷还睡着呢,昨儿睡得晚,喊他打牌也不来,一个劲儿摆弄他的弓啊箭啊的。”


傅红雪笑了下,花无谢这小子就只记着玩了,“你们在外边守着,我带阿哮进去作弄他一番,千万可不能让旁人进来。”


丫头们哧哧笑,“好,小公子可真是越来越坏了。”


傅红雪扯了狗绳往里走,过了几层帷帐才见着在纱帐里睡得四仰八叉的人。花无谢睡相不佳,半边身子担在榻外,一只胳膊卷着锦被垂在地上,眼看一个翻身就得掉下床来。


傅红雪捂着嘴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附头吮着花无谢的唇瓣,花无谢半梦半醒地睁了睁眼看见傅红雪一张放大的脸,还以为自己是做梦,含混不清地喊他,嘿嘿傻笑着说小雪我好喜欢你。


脸上一阵潮湿的温热。

吻就算了,怎么还开始舔了?这触感还这么真实。花无谢终于忍不住睁开眼,阿哮一张黑脸赫然贴在自己脸边,热气腾腾满是口水的大舌头正十分狗腿地舔在自己脸上,好像还有阿哮的鼻涕……滴下来!


“啊!!!!阿哮——!”

阿哮呜呜咽咽,受伤地垂着一颗刚刚被小主人推开的狗脑袋,一边的傅红雪笑得弯腰蹲坐在地上喘不上气来。


“啊啊啊啊啊——!傅红雪你完蛋了!”花无谢气愤地跳下床赤着脚跳到傅红雪身上扯他的脸皮,傅红雪没有花无谢生得壮实,冷不丁地被他这么一压整个人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到地上,屁股墩儿的麻劲儿一下顺着脊梁骨传到头皮,还没反应过来事儿,就已经被花无谢结结实实地牵制住在地上,动弹不得。



“哼,臭小雪,居然作弄我!”花无谢愤愤地捏着傅红雪的鼻子,把鼻头捏得通红,笑叫,“快点认错,叫哥哥,不然我把你鼻子揪掉!”


“我不!”傅红雪瞅准了花无谢春风得意边防失守,闪身把花无谢甩下身去,反客为主地欺压上去,勾起唇角坏笑,“谁叫谁哥哥?”


“你叫我!”花无谢继续嘴硬。

傅红雪的手窜进花无谢的亵衣,在他乳首轻轻一捻:“嗯?”


“呜哇——小雪你又欺负我!从小到大你就只知道欺负我!我这么可爱英俊潇洒温柔体贴细心你居然忍心欺负我哇——”花无谢隆隆一阵雷雨把傅红雪杀了个措手不及,他慌乱地抽手,手忙脚乱地去擦花无谢脸上好容易才滚下来的泪,没成想被花无谢下了套,反身压了回去,快速地在傅红雪脸上“叭”了一口,得意地笑:“嘿嘿,柳烟姐姐说男孩子最见不得心上人哭,果然是对的,等我去换了衣裳就来!”


傅红雪红着脸坐起来,眼睛撇到一处,低声嘀咕:“谁拿你当心上人!”

话罢还不算完,抬手拍了拍阿哮的脑袋,嗔道,“傻狗,看什么看,你又不懂!”





秋场围猎是皇家三年一度的盛会,亦是诸位皇子及王公大臣之子在天子面前表现的难得机遇,届时各宫皇子都会在猎会中大显身手,花无谢作为京城花家的二公子自然不能缺席。束发之后,花无谢最期盼的就是秋场围猎,此刻正拉着傅红雪在黑虎山围猎场四处好奇地张望,没留神一头撞上了一个跟他俩年纪相仿却一身杏黄蟒袍的少年,花无谢自知理亏吐吐舌头,垂了垂眸子道歉。



“哪来不长眼的狗东西,本宫你也敢冲撞?”少年不依不饶地冷哼,“撞坏了本宫你拿几个脑袋脑袋赔?”


“嗨,你这人怎么还不讲理了呢!我都跟你说过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要我脑袋?有本事你来拿呀,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花无谢本来秉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没成想被他这一番话激得炸了毛,小狼狗似的直冲来人亮尖牙。


少年气得绶带都歪到一边,叫道:“放肆!你是什么人敢如此无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就是玉皇大帝也得讲理呀!”花无谢气鼓鼓地看着他,一脸正义。


“你你你!你有本事从那人身后出来我们单挑!”少年气急败坏地指着花无谢从傅红雪身后露出来的两只眼睛,跳脚。



“我出来了!欸,我又回去了!”花无谢调皮地在傅红雪身后蹦来蹦去,冲气得满脸通红的少年做了个鬼脸,“有本事你就来,我有小雪才不会怕你!对吧小雪?”


傅红雪翻了个白眼:“……幼稚。”
话罢转身就走,花无谢也习惯性追上去,徒留杏黄少年跟一个奴才立在那儿,咬牙切齿。


“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太子殿下息怒,方才那人是花家的二少爷,唤作花无谢的,花家是国戚,又是太子爷这边儿的有力外援……”

“行了,我知道了。”太子嗤之以鼻,花无谢么,看一会儿我怎么整你!

tbc.

*皆出自《史记·天官书》

*催更的 @檀瑃-櫻丸 张嘴吃粮🌝

*本来这一章小雪就该跟二花分别了_(:з」∠)_没敢写 咱下一章再分开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0)
热度(125)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