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絮叨又磨叽偶尔不乐意搭理人的暴躁小老妹儿

[樊牧]今天总裁居右了吗

*樊伟x牧歌    这次是真的沙雕般的ooc

*有人说我不怎么沙雕 @長幺    确实  我不会-_-||

*写手挑战 还债




 00

  今天总裁受了吗?

  牧歌揉着腰瘫在沙发上,仰天长叹。

  没有。

 01

  牧歌有个小秘密。

  牧歌,混迹在公司最底层的十八线编剧,牧歌,某知名纯爱社区触级黄文写手,笔名,查无此牧。

  开始接触这个罪恶领域之前牧歌是48k的纯情小男生,踏足禁地完全在原钢铁直男牧歌的人生规划之外。

  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公司的总裁,樊伟。

  樊伟作为公司一把手凭一己之力撑起了高富帅的标准人设,风流倜傥年少多金,是公司众多女性朋友的梦中情人也是公司员工内部桃色小报的标题人物,除此之外,还是牧歌纯爱小说里的男主角,0号男主角。

  这是牧歌的恶趣味,谁让这家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让自己给他端茶送水磨咖啡,牧歌不止一次在心里跟他重申,我正经戏剧学院毕业的编剧不是来给你当小使的小秘书!当然牧歌这些话从来没有当面对着樊伟秃噜过,人是铁饭是钢,保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贞操和胃之间,牧歌心安理得地选择了后者。

  毕竟工资还是要从樊伟那里划的。

  每当牧编剧端着今天的美式咖啡听樊伟吐槽咖啡太苦太酸太涩时,就会摆出一张明媚的笑脸把樊伟没来由的怨气堵在门脸外,心里把他从头到脚问候个遍,然后开始发挥充分的想象力撰写今晚更新的腹稿。

  你找我多少茬,我让你在文里要多少次!

  呵,男人。牧编剧阴恻恻地笑。

  “小牧,来。”樊伟又冲牧歌招了招手。

  牧歌慢慢腾腾地把自己手里的茶搅了搅又搁在茶水间的吧台上,甩着手慢慢腾腾地往不远处的总裁办公室走。

  牧歌:“樊总,你又找我?”

  樊伟一挑眉:“怎么是又?”

  牧歌:“您又双叒叕找我?”

  樊伟:“……”

  “你是编剧,我跟你打听个事儿。”樊伟瞥了眼紧闭的总裁办公室门口,做贼似的压低了声儿,“你觉得一个男的要是喜欢另一个男的正常吗?”

  “……”牧歌僵住了。

  “不也不是喜欢,就是一个男的梦见跟另一个男的做那种事正常吗?”樊伟看着牧歌僵住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换了另一种问法。

  牧歌决定装傻:“……具体是哪种事?”

  樊伟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就……就是那种事啊。”

  牧歌耷拉着兔子耳朵疑惑地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嗯?”


 
 02

  樊伟觉得自己疯了。

  绝对是疯了。

  当他在冬日清晨明媚的阳光里睁开眼感受到股间一丝冰凉时,他微翘的唇角渐渐地僵在了脸上。

  操。

  他樊伟从小到大就是在青春期也只梦遗过一次,还是因为在海边不小心撞见了体态丰腴的裸泳外国妞,而最近三天樊伟已经是第二次在睡梦中那啥了。

  樊伟烦躁地从床上爬起来掀了床单,恨恨地揉在地板一角,拿一边的浴巾遮住湿了大半的内裤浑身汗津津地往厕所走。

  樊伟靠在浴室冰凉的瓷砖上,开了花洒往自己头上滋水,老脸一红硬着头皮自己解决生理问题。

  他最近老做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跟一个男的在床上缠缠绵绵,最奇怪的是明明在梦里的时候很清楚知道那人是谁还能把人的名字喊出来,一醒了就跟断片似的只记着跟人缠绵缱绻把人日得腿脚发软哭着告饶。

  哪怕是在梦里跟男人xxoo,樊总裁也站稳自己居左,扯起樊总攻赛高的大旗。

  等等,为什么是跟男的xxoo?

  钢铁直男的樊总裁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想起尚九九前几天给自己推荐的纯爱小说文包。前几天忙,匆匆忙忙扫了一眼大约是玛丽苏总裁文,今天得了空一看——嗬,《霸道总裁与小秘书之间不可描述的二三事》《总裁大人请别太过分》《被驯服的遗产》……小姑娘就是喜欢看这种没大脑没营养的东西,樊伟边翻着文包里千篇一律总裁攻的文章,忽然一股清流淌进他心窝——《今天总裁受了吗》 作者 查无此牧。

  樊伟收不住的好奇心仿佛汹涌的大姨妈,手欠地点进去扫了眼标签:纯爱;高H;渣攻虐受……嗬,还挺重口。

  继续往下翻。

  人物:牧良神;樊伟(特别注明:樊伟总受)

  樊伟:“……”

  “喂尚九九你这给我推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文包!谁要看玛丽苏的总裁文啊!还樊伟总受你再这样我就跟网警举报了!你这个社会主义的大毒瘤!”

  “哎你看见了!”尚九九隔着屏幕听着樊伟炸毛的声音特兴奋,“我跟你说那是一位我特别喜欢的大大,开车贼带感,开往城市的边缘!哎我跟你说尤其是樊伟被牧良神按在镜子上看着自己是怎么被……喂!喂?樊伟?”

  樊伟挂断电话直接把人拖进了黑名单。

  拉黑一分钟!

  还开往城市边缘,你就是免费带我上高速我都绝对不会看那篇樊伟总受文的!绝对不会!




 03

  牧歌发现自己最近多了一个忠实的小粉丝,尤其是对《今天总裁受了吗》那篇文十分的专一,每天准时守在自己发文的时间点抢沙发,送礼物,打赏投喂。就是起名很拽,叫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牧歌几次很想下场告诉他,这位旁友你丫逆我cp了能不能让一下——但为了维持他查无此牧大神的高冷人设,看在这位小粉丝每天风里雨里锲而不舍给自己打钱的精神上始终没有纠正他。

  时间长了其他粉丝不乐意了。

  “楼上那个你丫ky吧!这里是樊美人总受你清醒一点!”

  “哈喽一楼你有事吗???看不惯樊美人受出门右拐谢谢:)”

  “一楼绝对ky!!姐妹们举报他!!!搞他!!!维护樊美人的总受地位刻不容缓!!!”

  牧歌本来以为这件事闹几天自然就好了,没成想事态愈演愈烈,每天一发文在一楼的评论下就一片声讨,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也不辩驳,一直默默地抢沙发给牧歌打钱,牧歌每回发完文看着他用户名里空洞洞的小心心都有那么一丢丢的心疼。

  头秃,我的粉丝们和我另一位疑似ky的小粉丝不合怎么办?



 04

  樊伟最近很头秃。

  他在网上莫名其妙地被一群小姑娘怼了,你说说每天蹲点等大神发文抢沙发碍着你们这群无脑傻白甜的小腿毛什么事了?吃你家米了?

  樊总攻每次想骂回去都咬咬牙憋了回去,他要给大神留一个好印象,等大神发福利的时候黑箱自己给樊伟开一次攻站位。

  “总,你脸色好像很差。”牧歌这周第八次被叫进樊伟的办公室磨咖啡,他摇着咖啡机的手柄看樊伟在老牛拉破车的节奏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瞌睡。

  樊伟的头重重一坠猛地惊醒,睁眼看见牧歌以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自己,浑身散发出巨蟹座母性的光辉。

  “……你怎么在这儿?”樊总裁老脸一红,随手把哈喇子抹到腿上。

  ……不是你丫叫我来磨咖啡的么!摔!手都摇酸了!哦对今晚就手摇咖啡机手柄play吧……牧歌边yy樊美人浑身颤抖着用手摇手柄那啥边露出一个温柔和煦人畜无害的微笑。

  “总,是您叫我来的。”

  樊伟托腮看着他,完全不知道刚才在自己迷迷糊糊地做梦的时候,是怎么把牧歌从三楼集体办公室传唤到十五楼办公室来的。

  “哎郝秘书呢?”

  “哦郝秘书说了,她觉得总心里没有她的位置,所以辞职了。”

  樊伟捏了捏山根,一脸风轻云淡:“那你临时当我秘书吧。”

  牧歌把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不行不行不行,总,我是编剧,秘书的工作我不会啊……”

  “双倍工资。”

  牧歌兔子尾巴跳了两下:“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呵,男人。




 05

  “牧良神啃咬着樊伟的喉结在在更衣室逼仄的空间里迫出喉头一声压抑的呻唤,澄亮的液体沾湿了牧良神的手指,他意乱情迷间心想这樊伟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总,你又双叒叕流鼻血了。”牧歌在经历了惊恐报警,惊慌失措,手忙脚乱这周第四次看见樊伟一边姨母笑一边流鼻血后已经见怪不怪,可以有条不紊地应对这种状况。

  樊伟接过牧歌递来的纸巾,啊,这总裁文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今天也是查无此牧大神愉快的小腿毛。

  “小牧,我出去一下,你帮我整理一下文件。”樊伟擦完鼻血把卫生纸往纸篓里潇洒一丢,道。

  “哎,好。”

  说不好奇是假的,牧歌看着桌面上樊伟经常打开的网页心尖微微发颤,两眼盯着人消失在视野范围才小心翼翼地敲开网页。

  映入眼帘的就是大写的“查无此牧”四个字。

  欸,有点儿耳熟……牧歌陡然一颤,我x这不就是自己的马甲吗!

  xxx回复了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ky滚粗!!!”

  xxx回复了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不要觉得我们大神软,粉丝就好欺负!!大神不骂你我们骂醒你!!”

  ……

  ???!!!

  所以……那个锲而不舍的小粉丝是我的顶头上司???

  扑街了扑街了我的顶头上司在追我的小黄文还抢我沙发给我刷礼物打钱怎么办!!!在线等!!!火烧屁股的急!!!





 06

  牧歌这几天过得十分提心吊胆,一连几天都没有更文,每天打开社区网页准备写文的时候,只要一看见樊伟的ID他就背后发凉。

  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大神失踪的第一天,想他。

  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大神失踪的第二天,想他。

  ……

  我♡小兔叽,括弧,樊伟才是攻 :大神失踪的第n天,想他。

  牧歌:“……”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小白兔牧歌决定上知乎求助,当他把问题发布出去后,一波回答跟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似的涌来。

  “匿名用户1:题主你的饭碗还在吗?

  科技界国民老公:我x!!!这是什么狗血戏码!!坐等吃瓜!!!

      匿名用户2:题主有点儿眼熟?

  妈的死给:这霸总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我要爬墙!!哈哈哈终于可以不嗑巍澜了!!!蠢萌题主放心飞,霸道总裁永相随!!!

  罗非不是菲:根据我的专业判断,题主的boss很可能是喜欢题主却碍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好当面跟题主透露,所以选择这种方式balabala…

  生菲:非儿赛高!总结一下,总裁追你的小黄文就是想泡你。”

  泡我?他是想让我给他泡咖啡!牧歌心说。

  没一个靠谱的。牧歌刚打算关网页,手机叮咚一声,是樊伟。

  烫手的山芋在自己手里跳了两下,不小心掉进了刚冲好的泡面桶。

  牧歌:……敲里吗的樊伟!

  牧歌拎着他经典红烧牛肉味的小机机跑了几家维修店无果,终于在啃完一个双倍火腿多加果子的超级豪华版煎饼果子后走进手机专柜割肉换新手机。

  当他捧着新手机一路吸溜着鼻子溜达回自己家时,正看见自家门板上怼了一个人,不羁的头毛,拉风的大衣,浑身散发出来高贵冷艳的气场——牧歌僵在原地笑得一脸尬然,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牧歌!”樊伟一眼看到了意图开溜的小兔子。

  “我我我我不是牧歌……你你你认错人了!!”牧歌把自己埋进粽子皮似的羽绒服里。

  “那……查无此牧?”

  牧歌的兔耳朵差点儿惊得竖起来。




 07

  纯爱圈最近炸开一条大新闻。

  某纯爱社区知名小黄文写手查无此牧一改平常的高冷人设,亲自下场给闹事许久的ky正名,大神迅速与此ky(误)拉郎成为cp,盖章声明之快让众多小腿毛闪瞎了双眼。

  樊伟满意地看着社区公告栏上的新闻大事记,勾了勾唇角,我早说大神一定会黑箱我的。

  叮咚。

  樊伟打开微信看到牧歌的小兔子头像上多了一个小红点。

  “还在工作吗?”一个呲牙笑的小黄脸。

  “差不多了,你还在等我?”

  “嗯,我在外边等你。今晚想吃什么?”

  “吃你。”樊伟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在灯光晦暗的走廊里稳准快地啃上牧歌的唇。

  这牧歌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哎我觉得上回你写的镜面play有些地方不太对。”

  “哪儿不对了,我觉得挺好的啊!”

  “要不然咱俩今晚试试,我帮你纠正一下错误?”

  “……”

  恭喜樊总喜提红烧兔子头。





 08

  今天总裁受了吗?

  至今仍然不敢直视镜子的牧编剧仰天长叹。

  没有。



fin.

*今天维庸学会沙雕了吗 没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3)
热度(833)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