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巍澜衍生/风远]暗恋那件小事 2.0

*ooc与私设如山齐飞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到你心上那条路,便是此生余年的旅程。
         
                                            ——张皓宸

 

 

传送门:    1.0   

 

2.0

 

 

一半是星辰,一半是大海。

 

林风转到章远他们班有段时间了,除了刚来的那天下午做了个自我介绍压根儿没怎么跟其他人说话。也就是偶尔坐在教室里的时候看章远跟芋圆他们在瞎扯,遇着自己熟悉的话题就插两句装个逼,旁的时候人要么说昨晚通宵打游戏给上了白银,要么是自己被抓进音乐教室去练习。

 

 

跟章远的关系也卡在了原地。

 

 

是了,林风跟章远他们是不一样的,还没分流林风就已经是实打实的音乐生,早上只上前两节课,下午三节课后就得去音乐教室练习,翘掉好多正课自习,把芋圆眼红得不行。

 

 

“哎我说林大侠,你这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周八节数学课你能翘掉一半,也忒好了,带带我呗!”芋圆踹踹林风的凳子腿儿,笑道。

 

 

林风刚从音乐教室回来,手酸得提不起劲儿,瞥了他一眼道:“行啊,把你肚皮掀出来给我当鼓,哥带你一周翘八节数学课。”

 

 

周围一片哄笑。

 

 

芋圆白眼一翻,反过来拿胳膊肘捣了下一边哧哧笑的章远,“你还知道笑,你瞅瞅你领回来的人,就知道怼我。”

 

 

“我觉得我们是同一个战壕的。”章远往林风身边靠了靠,自然而然地搭上林风的肩,扬扬下巴看着芋圆。笑得贼贱。

 

 

“滚滚滚滚滚,好啊章远,亏我们一年多的革命情谊,见色忘友,始乱终弃!”芋圆指着章远跟林风活一副正房捉女干狐狸精的模样,手往那圆滚滚的腰上一撑,富态态一土豪富婆,“你和你的小三给我滚,房子车子存折归我,让我一个人在带小花园泳游池的别墅里吃着极品燕窝痛哭流涕……”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表演天赋呢,”章远噗嗤笑了,手还是垂在林风胸前,微微有些潮热,“中央戏精学院需要您啊,世界欠你一座小金人儿!”

 

 

“何止是一座啊,”林风的眼睛终于从垂在自己左胸前的那只手上移开,抬眸与章远对视一眼勾了勾唇角,转脸儿看着芋圆,“崔明星,苟富贵勿相忘啊!”

 

 

芋圆一怔,数学老师老安就夹着他一摞教案慢慢悠悠地走进来,三五一群聚堆的学生作鸟兽散,教室里一片桌椅碰撞移动的声音。胖子看着章远一闪身晃到林风前桌坐下,林风撑起腮看着章远白衬衣下若隐若现的背心轮廓勾了勾唇角。

 

 

芋圆瞥见老安那颗卤蛋头又转向他,忙低了头却耐不住低声嘀咕,这俩人一唱一和怎么默契得真就跟老夫老妻似的。

 

 

“崔煜远,你眼往人章远身上扫什么呢,你要喜欢人家就直说,成天拿眼视奸人家不合适,老话说的好,爱要大声说出来,来给你个机会,”老安抖了抖毛虫似的眉毛,一颗酷似刘仪伟的脑袋晃了晃,“上黑板把昨天章远讲得那道导数做出来。”

 

 

“啊——?”芋圆哭丧着脸站起来,摸着悲伤的肚皮慢慢腾腾地往讲台上走。

 

 

林风心虚似的把头埋进臂弯里,明明喊得是崔煜远的名儿林风却觉得字字句句都压到了自己身上。可能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

 

 

林风抽出练习本撕了一张纸在上边推算昨天章远讲的那一道导数题,数字和字母越写越乱,写到最后竟成了清一色的章远章远。林风脑袋重重地一垂,猛然惊醒看着纸上潦草的章远×N吓出一身冷汗,忙把纸揉进掌心攥成一团,塞进桌膛。

 

 

林风心里一阵抽搐,又软塌塌地垂下头去趴在课桌上看着章远挺直的脊梁骨,笔尖有一搭没一搭地戳在练习簿上。

 

 

阳光缓缓地移着从章远脸上滑过,光线钻进他的瞳仁折射出琥珀果仁酱的颜色,黑色的细线摆在瞳孔周围,银汉般旋转,是宇宙黑洞把林风深深地吸进去。

 

 

“哎章远,今下午一起走吗?”下课后林风戳了戳章远的脊梁骨,章远很瘦,骨节一串一串地凸着,骨节两侧凹下阴影,夏季校服柔软的布料贴在骨上,衣褶在林风心上折出细痕。

 

 

“你不用去音乐教室了,大忙人?”章远潇洒地写下一个答案回眸看他,笑问。

 

 

林风撑起头眼睛不自觉地往窗外瞟,“今下午老师有事儿,音乐教室不开门,怎么样,愿不愿意让哥带你飞一圈,别去挤公交了。”林风眼神飘了半天才又怯生生地回到章远的唇角,桃瓣一样的颜色,水蜜桃味QQ糖。

 

 

章远扯了扯唇角,眉头轻轻一挑,“好啊,免费的?”

 

 

“要不然你亲我一下?”林风忽然压低了声音贱兮兮地挑挑眉,一句话问得章远怔了几秒,尔后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拿撩妹那一套酸自己,一巴掌拍在林风凑过来的脑门上。

 

 

笑骂:“滚!”

 

 

章远背着光,眼睛的颜色又深沉下来,黑茶色的眼睛上似乎覆了一层墨蓝色的黏膜,像是叠了一层又一层浪潮的海,风停了,他眼里有月光。

 

 

他的眼里,一半是星辰,一半是大海。

 

“远哥,桃花运来了!”芋圆眼尖地看着门外畏畏缩缩有些害羞的何洛往里张望一眼,拿尺子戳了戳正在跟林风说话的章远,调侃。

 

 

“滚犊子。”章远扭头看见站在门口何洛跟她招招手,从桌膛里掏出课堂笔记站起来往外走,走到过道还没忘了往回退几步往芋圆屁股上踹一脚。

 



 

林风看了眼站在门口等章远的小姑娘,齐肩短发齐刘海儿,一张小脸白净又秀气,矮是矮点儿,但两个人站在一起竟还有点儿般配,林风把手中的按动中性笔按得咔吧咔吧响。

 

 

“哎,那女的谁啊?”林风忍不住戳戳芋圆问。

 

 

“喔,隔壁班的班花何洛,”芋圆挑着他杂乱无章的粗眉毛贱兮兮地一笑,“章远这小子一身桃花,咱学校那纪律抓得多严啊,非正常男女关系一抓死一对,偏偏追章远的都跟不要命似的往前送情书,就上个月我看他扔了三四封,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呜呜咽咽地说还是喜欢他,结果这块木头连眼都不眨一下。

 

 

“说真的,林风,你跟章远这种人真是过分,这世界这么大就不给我们屌丝留活路,我跟章远混了一年,我喜欢的女孩都喜欢他……”

 

 

林风眼方才跟着章远走了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眼见了小姑娘甜甜地抬头冲着章远笑,不耐烦地掐断芋圆的话,“挑重点的,这个何洛是怎么回事儿?”

 

 

“喔何洛,何洛啊——不是你一大老爷们儿怎么这么八卦呢,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

 

 

林风忽然紧张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对何洛一见钟情了!不得了!有好戏看了!”

 

 

林风心里一松,噗嗤给气笑了,“你有点儿正经好不好,我能看上她么!”

 

 

“音乐家,您眼光也忒高了,何洛都看不上眼?”芋圆一伸拇指,“牛。”

 

 

“说谁牛呢?”章远两手插兜走回来,正看见林风跟芋圆凑着脑袋说小话,好奇地笑问。

 

 

芋圆人是慢慢腾腾了点儿,可嘴皮子贼溜,接过章远给林风一股脑秃噜了,林风哎一巴掌拍过去没拦住:“咱大音乐家瞧不上何班花呗。”

 

 

“是吗?”章远还保持着刚才的那种笑看了林风一眼,没再多言。

 

 

林风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些心虚,垂下眸子又开始鼓捣他的iPod,章远那一句是吗在他脑子里打旋儿,哽在嘴边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tbc.

 

*大家评论区见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322)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