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风远]暗恋那件小事 1.0

*林风x章远

*ooc与私设如山齐飞

*能成为密友大约总带着爱


这位同学,我要以心动杀人罪,逮捕你。




1.0

掌心冒出春芽。

“章远同学,今天有一个转校生到咱们班来,我有个会要开,你帮我招待一下他。”年轻的女班主任老师抬手扶了扶发髻,踩着细跟皮鞋抱了一摞文件夹咯噔咯噔探头进来冲着班长章远喊。

“好!”章远赶忙抬头顺手推了把手边的胖子,示意他把刚从外边小卖部淘来的俄罗斯方块机收起来。

胖子推了推挂在两坨火鸡色颧骨上的眼镜,熟稔地把游戏机塞进书包夹层,给章远传了个是兄弟够哥们的眼神。

章远轻轻撞他一下,勾了勾唇角,起身拍拍他的肩:“行了别玩了,我出去接个人,一会儿被卤蛋抓到我可保不住你啊。”

“哥们放心,被卤蛋抓了我也绝对不把你供出来!”胖子名叫崔煜远,被章远取了诨名叫芋圆,有点儿少年秃光溜溜的大脑门儿,肉感十足圆溜溜的脸,倒真好似个芋圆。


章远嘁一声扬扬手,扭头往外边走边笑:“怎么说得我好像跟你同流合污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呢?”

“难道不是吗?”芋圆使劲儿眨巴了两下肉色甲壳虫似的眼,周围一群人过来哄笑着拍他脑袋。






难得大课间还得替老师来做这苦差,章远努着嘴略有些不爽,信步在偌大的校园里漫无目的似的找老师口中的转校生。听老师说转校生名叫林风,因为出众的音乐天赋被这所市公立重点高中从隔壁私立普高挖墙脚过来。章远对音乐没有研究,也不知道那咚不隆咚的牛皮鼓敲起来到底有什么好听的,但他喜欢这个名字,林风,就像身处盛夏森林,风自湖上生,睁开眼似乎都能看到果酱色的天空中荡着一只船。

一辆正红色的山地自行车松松垮垮地倚靠在剥落了漆皮的墙根,爬山虎的脚悄悄地搭在车的铃铛上,试图把自行车也嵌进墙里。他塞着一副黑色耳机,耳机线杂乱地与暗红色短领带缠在胸前,像玫瑰丛里生出纤细的荆棘,他的眼睛跟着鼓点的节奏眨,是天上会动的星星。单瓣的樱花才刚刚开始绽放,他踩着太阳从树缝里漏下的浮光。

“hello,你是林风吧?”章远老远看见一个跟他穿不同校服的人靠在樱花树下按着一只小巧的iPod,他直觉那就是林风。

林风抬起头看向章远,还没来得及挑眉说是。

章远的唇形很漂亮,唇薄,上唇天生两道俏弧含着春风,下唇半片柳叶藏着笑。他嘴唇颜色很漂亮,是一溜儿桃粉好似抹了蜜,笑起来露出零星几颗整整齐齐的牙齿,是桃瓣里的花蕊。

也一定会很软,林风想。


“嗯,你是……”林风摘下耳机踩着草坪上流淌的光向章远走来,然后站定在他面前伸出一只手。

章远看着那只白皙的手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林风这是什么意思,扑哧笑出声,伸手回握:“我叫章远,作为班长来代表同学们欢迎你。”章远笑的时候眼睛眯起一条月牙,里头有月光在淌。

林风是个坚定的实践主义论者,可在看见章远后他动摇了,有种喜欢叫一见钟情。

“谢谢。”


紧紧相合的掌心长出缠绕的曲线。章远被他攥的手心冒汗抽了两下愣是没能抽动,尬然地耸了耸肩,歪了脑袋看着愣神儿的林风:“林风同学?”


“啊,对不起,我刚刚……刚刚有点儿走神。”林风赶忙松手抹了把裤缝,手上还烧着像一块烙铁不知往哪儿放,他抬手抹了下眉,“我看你有些面善,咱们是不是之前在哪儿见过?”

“嗯——”一阵慵懒的鼻音,章远两手插兜耸耸肩,不经意地后退几步又把林风从头打量了个遍,摸着下巴回想,“也许……我们一起打过LOL。”

不巧,林风不玩大型坑钱坑爹坑队友网游。








趁大课间的空档还算充裕,章远尽职尽责地给林风当起了免费导游,带他在一中偌大的校园里瞎逛:这里是孔子广场往前走是喷泉池和紫藤萝花架,隔了这条路外围有篮球场……章远边说边指给林风看,兜兜转转,林风半点儿没听进去,满眼都是阳光下笑起来眼睛像月牙的章远。

我擦,这人可真好看。林风看着少年还没有完全长开略带婴儿肥的脸,心里不知道第几次感慨。章远似乎注意到那束压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转头挑挑眉冲林风一笑。

糟……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tbc.

*卡王牌卡死  写写校园给自己偷个懒儿

每章都很短小   就是单纯讲讲少年美好的情愫

*对你没看错  就是新坑♡

我在评论区等你来玩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0)
热度(431)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