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巍澜]王牌冤家 05

*娱乐圈paro 甜宠abo

*     ooc   私设如山

*大家久等了   推一下剧情    走点儿心




传送门:  01    02   03   04

  



今日份更新! @長幺 

 


 

05 一个公主抱 半支圆舞曲 把你丢上床

 






 

“好。”赵云澜笑眯眯地歪了歪头。


 


 

“沈巍,如果有一个人他从一开始就在骗你,你会怎么做?”赵云澜灌了一口酒,啤酒花在瓶底翻滚两下,又浮到瓶壁上紧紧贴着。

 




 

沈巍盯着那只酒瓶里的泡沫不看他,良久才笑了笑。


 


 

“也许,分人吧。”


 


 

“如果那个人是我呢?”赵云澜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


 


 

沈巍眼睫倏地一颤,翕忽两下掀起,定定地看着他:“我相信你。”

 




 

赵云澜笑了一声,捏着酒瓶悠悠荡荡地晃着,“沈巍,遇见你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赵云澜,其实我……”

 





 

“我知道,你不是什么临时助理,对吧,Mr.Chen。”上挑的音调高高扬着,没有了撒娇似的转弯,箭似的直直楔入沈巍的心脏,慌乱瞬间,他扬起了唇角。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沈巍两手交叠在一起搭在膝盖上笑着看他,并不打算承认这个曾用名。

 




 

“从看到你第一眼,”赵云澜露出得意的神情,“沈大经纪,其实是你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出卖了你。”

 




 

“喔?”沈巍挑了挑眉。



 


 

“沈大经纪这张脸其实很容易让人记住,虽然我这个人有时候可能有点儿脸盲,好在记性不错,尤其是当你混在一群高鼻深眼的外国人里更容易辨认,更尤其是在华人稀缺重灾区的好莱坞。”赵云澜耸耸肩,“好莱坞金牌经纪人Mr.Chen 应该是不会记得我一个串场群演的,那时候我也只是去好莱坞学习,刚好被抓去录了个五秒的镜头而已。”



 


 

沈巍哑声失笑,摇了摇头,“是我失算了。”



 


 

“也不是,沈老师这招本来天衣无缝,只是偏偏遇上我这么个见针插缝的——”

 




 

“老狐狸。”沈巍开口接上。

 


 

赵云澜一怔,旋即笑起来,“恭喜沈老师,都学会抢答了。”

 




 

“哧,”沈巍笑了一声,又小心翼翼地探问,“我瞒着你,你不怪我?”

 




 

“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没必要非得刨根见底,有些事要是打破砂锅捅到底了反而没意思,”赵云澜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实意地对我好,那我也不能揪着这屁大点儿事儿跟你闹不愉快,只要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过去的事,你不说,我不问,你说,我乐意听。”

 



 

沈巍看着他忽然觉得眼眶泛酸,良久才笑道:“我没看走眼。”

 










 

其实赵云澜现在所在的公司是沈巍保底换来的。

 


 

赵云澜事后第二年,沈巍准备向好莱坞的公司辞职回国发展,于是就宴请了几位国内经纪人界的知名人士,席间便听来了这么一件事。那时候的赵云澜还是个百度百科不留名的普通表演系毕业生,沈巍从微博上摸索着搜到了他,那时候赵云澜的微博名还叫“昆仑”,平常就发一些日常动态,偶尔还会吐槽一下扒皮导演制片,发抓狂的圆脸小黄人表情。刚毕业那会儿年轻啊,脸上嫩得能滴水儿,沈巍看过他的毕业作业,排了一出话剧,曹禺先生的《雷雨》,在里边演周萍。

 




 

当周朴园一声喝断,周萍的惊惧愤怒却懦弱不敢言的种种情绪被赵云澜在几秒钟内演绎得淋漓尽致,沈巍一眼就认定了他,奈何赵云澜刚入演艺圈就遇上这样的棘手事,以后的路都不会好走。

 





 

而那时的沈巍在国内知名度没有在美国那么高,说话办事并不方便,于是就跟赵云澜现在的公司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约,作为让赵云澜进公司发展的交换条件。


 


 

这三年,沈巍因为公司的资源限制并没有做出像他在美国时那样优异的成绩,可以说过得十分憋屈,他想过要重新回美国发展,可每次打开微博看到赵云澜的动态他心就软了下来,像是受了潮的糖塔,软塌塌地坠下来。

 


 

违约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旦关乎赵云澜就成了大事。

 



 

这些沈巍从来没有对赵云澜主动提起过,他只是笑。

 



 

他只是觉得这一切值得。

 









 

“这不必须的!”赵云澜拇指抹过下唇,勾了勾唇角,头顶的灯光昏暗得很,他看不清沈巍是不是真的红了眼眶,他只是看到他的眼里落满了星星,比千百亿光年外的星云更加璀璨。

 



 

赵云澜抬手,朝沈巍倾了倾瓶口:“来!”

 


 

沈巍抬眼没明白什么事儿疑惑地“嗯”了一声,尔后才还魂似的笑了笑,抬手举起可乐瓶,侧向交错,轻轻一碰。

 




 

“为了我们的友谊。”赵云澜已经有点儿醉醺醺地上头,嘿嘿嘿地傻笑。

 



 

沈巍抿了抿唇角,为了我们的友谊。

 









 

自打沈巍接手他的生活安排后,赵云澜这是头一回喝酒撸串这么肆无忌惮,闷着头一杯杯灌,酒顺着食道滑进胃里窜起一阵火辣,热乎乎地灼胃。

 



 

“行了,别喝了,”沈巍实在看不下去一把将剩下的半杯冰伏特加从醉眼朦胧的人手中夺了出来,“我怎么跟你说的你还喝这么多!”

 


 

“喝……喝多怎么了,这不是还有你吗……”赵云澜迷迷瞪瞪地看着沈巍,揉了揉眼睛,忽然起身伸出手在沈巍脸上摸了摸,“沈巍你怎么还……还自带重影滤镜呢……嗝。”


 


 

沈巍被赵云澜这一摸给摸愣了神儿,被赵云澜泛红的指尖触碰的皮肤忽然烧了起来,迅速蔓延开一溜儿粉,一路野火烧到山根下。

 




 

赵云澜酒嗝打得不巧,一口酒味的污浊之气尽数漫上了沈巍的脸,尤其是高挺的鼻梁上蒙上一层酒气,就像在山峦上忽然起了一阵雾,阻断了山根下野火的去路。

 




 

沈巍咬牙切齿地一把抓住停在自己脸上的手,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扯,赵云澜整个人晕晕乎乎的,重心不稳,被沈巍这么一带便很轻易地向沈巍那儿倒去。中间那张茶几却死皮赖脸地横在二人之间,赵云澜被茶几一绊,人没过去,脸倒是先着陆了,一头栽进沈巍的肩窝,鼻梁骨生生地磕在沈巍凸起的锁骨上,来了个鸡蛋碰石头,登时给他疼得酒醒了一半。

 




 

“哎我操疼死我了——”赵云澜半跪半趴在茶几上,整个人重心抵着沈巍,不先去调整自己这别扭姿势,反倒摸着鼻梁先上发语词。

 




 

“艺人基本自我修养:不准说脏话。”

 





 

赵云澜这时候不跟他犟也不跟他呛,反正喝醉的人总有免死金牌能拿,干脆心一横,两手树袋熊似的攀住沈巍的颈子,“艺人基本自我修养:不准调戏异性嘿嘿……其实,其实……”赵云澜咂咂嘴却没把话说下去。


 


 

其实什么?

 

沈巍扬眉,小心翼翼地抬手扶住半挂在自己身上醉得不省人事的人的脊背,缓缓地沿着茶几延伸的方向移动。

 



 

末了一手扶颈一手勾起赵云澜的腿弯,把人打了个横抱揽在自己胸前。赵云澜挺高个人却没什么重量,抱在怀里没什么肉感,一把皮包着骨头能硌得人心里疼。


 


 

“太瘦了。”沈巍有些心疼地低声叹息。

 




 

赵云澜在此之前生活基本毫无规律,成天分不出来一二三四顿地拿廉价三明治凑合,就是没病也能吃出胃病来,沈巍有意识地给他调理,索性包了赵云澜的一日三餐,认命地给他当起了田螺姑娘。

 




 

怀里的人有些不安分地动了动,无意识地舔舔下唇,薄薄的一层水光泛在唇上,他长长的吁了口气,偏了偏头,埋进沈巍的臂弯。

 




 

沈巍抱着他的手紧了紧,愈发地小心翼翼,避开地板上七零八落的酒瓶,他抱着赵云澜在昏黄的灯光下跳一支圆舞曲,风一样撞开卧室房门。




 


 

嘘——!

 


 

沈巍抬脚勾住门板,免得让门板撞到墙壁吵醒赵云澜,他把人轻轻放在床上,起身居高临下地看他侧卧蜷缩的样子,活像是一只猫,瘦得让人恨不得要按着小脑袋亲自奶。


 


 

沈巍扯着被角抖了抖,盖在小猫的肚皮上免得着凉,坐在床边看他良久,忽然俯身一手撑在赵云澜身侧,颤巍巍地停在离赵云澜一指之距的空气里,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赵云澜微醺的鼻息洋洋洒洒地拂着他脸上细小的绒毛,在他心上战栗。


 


 

半晌,沈巍才勾了勾唇角,缓缓起身,又扯了扯被角才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关了灯顺手把房门带上。

 




 

赵云澜眼睑跳动两下,眼皮轻轻掀了掀,叠出一道细褶,他瞥了眼留了一道缝的门,笑笑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蹭了蹭,给自己蹭出个舒服的窝来。

 




 

沈巍啊,不急慢慢来,我们来日方长。

 











 

第二天赵云澜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看看周围还有点儿发懵,张张口想说话才发觉自己自己嗓子火烧火燎地疼,酒精在胃里灼了一宿,此刻也是热辣辣地疼,他蹙起眉,捂着胃翻了个身蜷缩成一团。

 




 

“醒了?”沈巍端着一碗粥从外边走进来,坐在床边轻轻扳过赵云澜的肩,见人一副难受的小模样笑了笑,“宿醉的滋味不好受吧。”

 




 

赵云澜跟着翻了个身,掀掀眼睫看他一眼又把眼闭上,猫似的挨着沈巍的腿边蹭了蹭,一声长长的鼻音:“嗯……”

 




 

“粥凉得刚好,是温的,”沈巍把粥碗搁在一边的床头柜上,顺手拍了拍赵云澜拱在自己身边的脑袋,“抓紧醒醒,我给你倒杯温水,先把水喝了润润喉,再把米汤喝了醒醒酒。”

 




 

赵云澜笑了一声,闭着眼摸着沈巍的胳膊借力坐了起来,不倒翁似的前后晃了两下才轻轻搭上沈巍的肩,下巴垫在他肩上笑道:“唉呀,沈巍,你说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有你腻我的时候。”沈巍抬手推了他一把,怎么也压不住嘴角的笑意,“别忘了今天的应酬,我去帮你准备今天的衣服。”


 

“沈巍。”赵云澜唤他。

 




 

“怎么了?”

 





 

“那个我……”赵云澜眯起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你……在这儿守了我一夜?”

 




 

沈巍笑了笑,“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省得我来回跑趟。”

 




 

赵云澜看他良久,忽然绽开一个笑,“谢谢。”


 


 

沈巍勾勾唇角,转身出去了。






 


 

赵云澜摸起那碗还是温热的米汤,暖意从指尖淌进心窝,在心里打旋儿,转得他要头晕目眩,漩在这种暖洋洋的温柔里。

 




 

很久之前,赵云澜一直觉得自己是孑然一身孤零零地在名为生活的深海浮沉,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不断在往下坠,沙袋绑在他的脚上拉着他愈来愈深。他总是梦到自己在深海中陨落,如同鲸落,他睁开眼看到的都是一串串嘟噜噜的气泡,甚至看不见光亮。



 


 

而现在,他看到了,他看到一只手从那串气泡后伸到自己面前,他抓住了,就不会再放手了。

 







 

tbc.


 

*难产的一章 作为灵感即兴型选手 埋线这种活太累了

*今天也希望在评论区看见你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6)
热度(830)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