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巍澜]王牌冤家 02

*娱乐圈paro  甜宠abo

*ooc x3       私设如山



传送门:  01




02 就想把你变成我喜欢的样子




赵云澜在从容地吐出“操你”两个字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一下缩回被窝,把四角塞得严严实实,裹成一只蚕茧,闷着头喊:“沈巍你能不能让我消停两天!今天没有通告你也不放过我!你是魔鬼吗!”

沈巍颇无奈地站在床前,看着把自己裹起来的赵云澜蹲身下去戳了戳被包笑道:“你这么大一个人闷不闷,还小么。”


“你放过我吧!我今天休息啊哥!”赵云澜闷头一声哀嚎,沈巍给赵云澜当了三天助理,赵云澜烟酒不沾,零食绝缘,一天限量五根棒棒糖,还得四处跑通告,三天接了四个节目这让平常三十天接四个节目通告的赵云澜有些吃不消。

再这样下去,别说发情期,更年期都该提前了!赵云澜心里咆哮。


“起来。”

“我不。”赵云澜纹丝不动。

“加一根棒棒糖。”

赵云澜晃了两下,嗤笑一声:“沈大助理你也太瞧不起人了,一根棒棒糖就想收买我,没门!”

沈巍瞅准赵云澜手脚不老实,边防失守,眼疾手快地把手伸进赵云澜的被窝,快准狠地扣住人的脚腕一把将人拽到床尾,露出半只乱糟糟毛茸茸的脑袋。


“沈巍!!!!”

沈巍无辜地收回手,摊摊掌心:“我在。”


赵云澜坐起来,冲人扯了扯嘴角,哼哧一声气笑了:“沈巍,我真的好爱你哦。”

沈巍推了推眼镜,手遮住大半张脸,干咳一声:“艺人基本自我修养,学会自重,不准调戏异性。”

“我beta怎么了,beta还不能调戏你个omega了,法律也没规定beta不能跟omega结婚啊不是?”赵云澜贱兮兮地凑近沈巍挑挑眉,“哎,沈大助理这么帅有没有人追?”

“你问这个干什么。”沈巍咽了口唾沫,又推了推眼镜。



“不是,要没人追你,咱俩凑合凑合过得了。”赵云澜故意起身攀上沈巍的颈子,嗅着他身上的气息,淡淡的古龙水味,“你看咱俩成天跟连体婴似的,还麻烦你天天往我家跑,你要是住我这儿多方便啊。”


“对啊,你说的有道理,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


“……沈巍你认真的?”赵云澜虎躯一震,被沈巍这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唬得撒了手,他本以为沈巍一个Omega会决然地拒绝这种来自一个beta的操蛋玩笑,不知道这厮是真的心大还是另有隐情。放着沈巍不说,赵云澜也绝对不可能跟别人同居,毕竟自己装了这么多年的B,连他亲爸妈都不知道他十六岁那年到底分化成了什么,他只是说,他是芸芸苍生中最普通的那一个。

他想做最普通的那个而不想成为生育工具中那难得的千万分之一。


“唔,看你表现。”沈巍扔下这句话就转身向小厨房走去,“快点儿起床,我去给你做早餐。”



“知道了,鸡妈妈。”赵云澜垂下眸子嘟囔着,认命地掀起被子,挑起足弓,晃晃悠悠落在木地板上,“唉现在的助理都是老妈子附体吗比我妈还能唠叨……”


沈巍闻声忍不住笑了下,抿了抿唇。


“说吧,今日沈大助理突然造访,不会就只是为了给我下一碗阳春面吧?”赵云澜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问,半点儿肉星都看不到的一碗面被他吸溜得还挺香。

“趁今天有空,我想带你去改变一下形象。”沈巍转了转腕上的那款OMEGA 海马系列腕表,轻咳一声,“最近主要接一些真人秀节目,你这个形象在起初几年还行,但在这种娱乐后时代你的形象不够亮眼,容易让大众产生审美疲劳。”


“唔。”这话说得天衣无缝让赵云澜无从反驳,他抱着碗吸溜一口汤,抹了把盖在额上的刘海儿,把油光光的嘴咂得嘬啵嘬啵响,挑挑眉,算是同意了。










你可以让赵云澜去健身房在跑步机上跑上三公里,甚至可以在偌大的迪士尼疯上一整天他都不会喊累,唯独逛街这件事,赵云澜是打死也挪不动一步。


赵云澜苦着张脸蹲坐在马路牙子上:“还要多久?”


“这才刚刚过了一个小时,”沈巍抬表看了看时间,“那这样,我们先去做发型,一会儿再看衣服。”

“可以!”赵云澜一下弹起,像支棱着耳朵的大狗狗似的,眼睛里布灵布灵发光闪着星星,就恨自己没有一条尾巴可以狠狠地摇几下来表达自己现在愉悦的心情。

沈巍颇无奈地扯扯嘴角,自然而然地从赵云澜手里接过大包小包的衣服:“走吧,大明星。”



赵云澜听见这三个字条件反射似的想起某爆火综艺里爆火的一句话,傻兮兮地笑了起来:“我不是大明星,我是小公主!”


沈巍听罢勾了勾唇角,又不知对这个幼稚鬼该作何评价,索性耸耸肩快步跟了上去,眼钉在赵云澜身上半点不离,盯得赵云澜老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哟,这不是沈老师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烛九把剪刀插回腰间的宽皮质系带里,看了眼沈巍又看看一边的赵云澜,“新带的?”


沈老师?赵云澜忍不住回眸瞥他一眼。

沈巍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索性只挑了挑眉,把赵云澜往烛九脸前一塞,“给他做个适合他的发型。”




“小明星底子挺好的,做什么发型也好看,剃成光头也没问题!”烛九按着赵云澜坐下,在他脸上打量一番,“不如我把你胡子剃了,还显得年轻一点?”


“哎,这可使不得啊,胡子可是封印,剃了洪荒之力就控制不住了!”
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极其骚包的紫色挑染头还有那葬爱家族标配刘海忽然就有些慌张,挣扎了几下却被身后的沈巍按了下去,沈巍低头附在他耳畔轻声安慰:“你别看他样子非主流,他的手艺可是一流。”



赵云澜惊讶地掀了掀眼睫,一脸打死我也不信的表情。

“你相信我吗?”

“……嗯,信。”

赵云澜乖乖坐在椅子上任烛九摆弄,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就这样无条件地全身心投入地相信沈巍,甚至没有一丝保留地把自己小公寓的钥匙交到他手上,让他可以在自己从来不肯让人进出的家里随意走动,给了他随时掀自己被子的机会。

赵云澜到现在还愿意相信沈巍是个人畜无害的omega,他说什么,赵云澜就信什么。也真是奇了怪了,从小到大除了大庆那只死肥猫,赵云澜还从来没跟谁这么亲近过。

怪事儿。









信……信你个大头鬼!

赵云澜盯着镜子里中分的自己,撩了下一边的刘海,略略有些蜷曲的刘海弹了一下,倒是很好地遮住了岁月的鱼尾纹。

但是……谁来拯救一下我的抬头纹啊!赵云澜眉头一挑,故意挤出三道抬头纹看着沈巍,“沈大助理,你看这样成吗?”

沈巍看着眼前的衰老虎,扑哧笑出声,“我觉得挺好,新发型很帅。”

“希望你这句话是真的。”

“肺腑之言。”

“那还真是感人肺腑。”

沈巍笑了,“等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赵云澜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烛九,扯扯嘴角,“麻烦你了。”

“不用,沈老师是我们店的SVIP,他交代了,这次从他的余额里扣。”烛九不明所以地笑了笑,“小明星,你算是撞大运了,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哦。”

撞大运?机会?赵云澜挑挑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不明所以地笑了。





一上午下来,赵云澜浑身上下从头到脚被沈巍折腾了个遍,中分头,拉风的黑色中长风衣,暗色系破洞牛仔,脚踩一双马丁靴,整个人跟之前相比干练许多,前提是忽略掉那张被四小时购物摧残得将要吐魂的脸。

“还要继续吗沈大助理?”赵云澜再一次赖在马路牙子上,“我走不动了,你自己逛去吧!”


沈巍挑剔地在赵云澜身上打量一番,蹙起眉道:“还缺点儿配饰。”

赵云澜颇不屑地努努鼻子,道:“哎呀一个男人配啥饰啊,回家吧沈大助理,你看我两条腿都要打哆嗦了。”


沈巍挑挑眉盯着人的发旋,好一会儿才踮踮脚尖,“好吧,你在这儿先等一等,我去帮你看看。”

赵云澜拿手抠着一根草茎,眼皮都不抬地摆摆手,“快点儿快点儿,陪你逛了一上午可饿死我了,给你十分钟不然我就吐魂给你看!”

“了解。”沈巍勾了勾唇角,又嘱咐了一遍,“在这儿等我。”

沈巍前脚刚走,赵云澜后脚就摸出手机开始刷微博,赵云澜对首页、热搜、超话……都没有兴趣,他喜欢看私信和艾特,刷的时候很有成就感,好歹也是个粉丝十七八万的小明星,谁还没有个私信99+呢!不过这次他没有忙着去读私信,而是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了沈巍两个字,搜索。


十一分钟后。


赵云澜瞥了眼远远地迈向自己那双切尔西靴,眯眯眼睛笑着站起,“沈大助理,迟到一分钟。”


“还魂神药。”沈巍晃了晃手中的双倍冰激凌球外加巧克力碎的甜筒。

赵云澜很没原则地咧开嘴角,就着沈巍的手一口舔掉一只香草球,边嘶呼嘶呼吸气边含混地喊:“活过来了!”


沈巍喉结不觉上下滚动,手陡然僵了一下。



打吃了中午饭,赵云澜一下午没见着沈巍的面儿,一下没人约束着还真不自在,把大包小包的衣服往更衣室一塞,看了会儿电影又觉得无聊,索性睡了一下午觉,直到傍晚才被大庆一爪子拍醒。


“老赵!醒醒!”黑猫愤愤地挠着赵云澜的中分头,“醒醒!爷的香煎小鱼干呢!起来!”


“你去找沈巍,我睡觉。”赵云澜一掌把大庆圆滚滚的身子推老远,把脸埋进枕头里继续睡。


“还沈巍呢!你就不觉得这个人很可疑吗!他这么一惊为天人的大美人来给你!十八线谐星!当助理!赵云澜你脑子呢!”大庆被赵云澜按在床边靠近不得,只得扑腾着爪子把自己当大老虎在赵云澜耳边吼。


赵云澜陡然睁开眼,翻了个身看着大庆笑:“我知道啊,你看沈巍浑身上下哪一件是一普通助理能消费得起的?”


“那你还……”

“装傻,我倒要看看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赵云澜勾了勾唇角,一双眸子在晦暗的室内显得锃亮。

大庆一阵语塞,就知道自己是白担心了,赵云澜这家伙可是狐狸托生的鬼见愁,精着呢!




直到晚上沈巍才姗姗来迟,手上拎了一堆新鲜食材,身上还带着小区对面生鲜超市嗖嗖的冷气。赵云澜意外地没有开口笑他,只是扬扬眉安安静静地趴在沙发上看着沈巍在小厨房区一个人忙碌,舔着今天额外的第六根棒棒糖托腮不知道在想什么,“沈巍,你为什么不去做演员?”

沈巍掀了掀眼睫,微微偏了下头却没有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他总觉得赵云澜话里有话。

“为什么这么问?”沈巍洗了洗手解下围裙,端两盘菜走出来。

“你看你穿衣服这么有品,长得又帅,屈身当助理不是可惜了?你说咱公司也真是,放着你这么好的流量资源不用,居然委屈给我一个十八线谐星当助理,”赵云澜边说边扭过身子靠坐在腰枕上,两只光溜溜的脚丫子被牛仔裤的裤脚遮住一半,恰巧露出一段雪白的脚面和修长的脚趾,男人的脚跟女人的圆润不同,往往看起来比较嶙峋天生就带着一丝凌厉,“唉,真是岂有此理。”

“公司没有发掘出你的亮点,就像烛九说的,你是个好苗子,只是栽培的地方不对,你将来一定会很火。”沈巍直起身在赵云澜开口之前抢先一步笑说,“全部是肺腑之言。”


赵云澜忽然感觉自己心上某一块紧绷的地方似乎软了下来,端起眼前的碗把自己一张脸埋进碗里,只顶着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对着沈巍,似乎是笑了一声:“借您吉言。”


沈巍笑了下没有再回话,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

赵云澜抱着碗瞥了眼摘掉眼镜的沈巍。他头发乱凌凌的,反倒减了白天那种精英气,这种居家的样子还有点儿人妻的感觉,赵云澜忽然就在想,其实沈巍到底是谁也许并不重要,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子,他愿意过一辈子。

吃过晚饭沈巍自觉地包下了刷碗的任务,赵云澜拗不过他,给大庆倒了牛奶,就往身上搭了一件浴衣去洗澡。


等赵云澜从浴室出来,沈巍已经走了。

床头留了一只精致的藏蓝色缎面盒子,里头静静地躺了一只OMEGA腕表,赵云澜看不出这是什么系列,直觉告诉他,一定死贵。盒盖上别了一张小卡片,正面烫金行楷“明鉴”二字,背面用秀丽的蝇头小楷上书“赠与赵云澜,余之所念,汝之所见,乐新生。巍笔。”

余之所念,汝之所见。



沈巍站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捏着一根棒棒糖,看着赵云澜房间亮了又暗下去的灯光,勾了勾唇角。


tbc.

这章有点儿啰嗦    我们评论区来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5)
热度(1073)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