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凌李]little star

*很久之前答应木木的凌李 @维木向东

*推荐bgm:little star -买辣椒也用券

*你是我的小星星呀








凌远放了晚课回家时夜已经很浓了,他轻手轻脚地开门,紧紧地攥着那串钥匙生怕它们松松散散地撞在一起会脆响,吵醒熟睡的家人。

门缓缓开了,黑灯瞎火的一片,凌远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来着,爸妈带凌欢回乡下的老房子看望祖父母。松了口气,心里却没着落地一沉,失落是扑棱棱飞走的鸽,没轻没重地拍开客厅的灯。他才看见沙发上的小狮子把自己揉成一团,拱在沙发一角本睡得正香,被凌远这一下刺激得皱起眉头,呜呜咽咽地扯过腰枕往脸上蒙。

“熏然?”凌远搁下沉重的书包,蹑手蹑脚地坐到李熏然身边,轻轻晃了晃他的肩。


“呜——”小狮子迷迷瞪瞪地咂咂嘴,嘴角因没睡醒而微微鼓起,抬手揉揉眼睛,“远哥你回来啦……”

“怎么睡这儿了?”凌远揉揉李熏然乱糟糟的头毛,微微笑了下。

“喔——”李熏然打了个哈欠,抹去眼角的泪光,“我来还钥匙,上回你把钥匙落我这儿,你没找,我也忘了给,一拖就拖久了,来的时候正好遇见凌叔叔他们出门,就让我进来在家等你。”

“我给你发简讯你也没回我,我无聊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小狮子说到这儿语气里似乎带上一丝怨念,整个人晃晃悠悠地栽倒在凌远肩头,“呜——好困。”

“我手机没电了,今天晚修放课晚,”凌远抬手揽着李熏然的肩带着人往怀里靠了靠,好让他舒服一点,“吃晚饭了吗,给你妈打个电话,先去我屋睡一会儿?”

李熏然想起这茬就更气了,人还没开口肚子就早抢先“咕叽”一声,不怒自威。
李熏然瞪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无辜地看着凌远。

凌远扑哧一声笑起来,“你先去给你妈知会一声儿,我给你下面条。”

李熏然赖在凌远肩头窥伺了好久,忽然伸长颈子在人的脸颊上快速啵了一声,看凌远的整张脸以啵为圆心火速蔓延开来一阵飞霞。李熏然得意地笑,调戏远哥可真好玩。


凌远在小厨房里忙活,李熏然抱着凌远家的大哥大座机听筒嗯嗯啊啊一阵搪塞,听那头声音一顿,立马麻溜地插上一句,行了妈,这么晚您也早睡吧,拜拜了您哎!

一爪子拍在挂机上。

小狮子两腮帮子被一口气撑得鼓鼓的,这一挂断才把这口气送下来,长长吁了出去。

“你妈又说什么了,给你愁成这样?”凌远瞄他一眼,关了隆隆闹心的抽油烟机道。


李熏然气鼓鼓地掠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想了想却又关上:“我妈让我回家,她说你都高三了,让我别老来打搅你,她当我还小呢,我看她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把我关家里。”


凌远焯起面,浇了盖头端到李熏然面前,笑,“你妈为你好,你爸那工作性质,搁谁,谁不患得患失?”



李熏然咬着筷子哼唧一声,把一张小脸埋进汤碗里,良久才闷闷地开口:“远哥,我想考警校。”


凌远的手一顿,一根面条滑落,若无其事地重新翻了一下:“子承父业。”



那你……会不会也像我妈一样患得患失地念着我?李熏然问不出口。



小狮子向来胃口很好,用他的话说,天大的事儿哪儿有吃饭重要,这一次他却吃得很慢很慢,面条塞进嘴里却像是在嚼蜡。


都说少年心事不可说,凌远瞥他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孩子越大越不亲人,都变成小青龙了。








吃过饭李熏然自觉地承包起刷碗的工程,凌远收拾了一下桌子便拎了书包去自己房间温习今天才学过的内容。自打上了高三凌远才发现自己的漏洞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每天惶惶然地补习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窟窿等着他,越补越慌,越补越烦躁。

凌远捏着笔杆皱着眉头一脸戾气地跟一道物理竞赛题死磕,台灯边绕着一只小飞虫,努力扑向光源。

李熏然晃晃悠悠地走进来,一眼看到凌远皱起的眉头在台灯下拉出山的阴影,峰峦起伏。

“远哥。”


凌远闻声还未来得及转头,李熏然食指中指并拢,精准地戳到凌远眉心,捋一张瓦楞纸似的把川字纹撑开:“不许皱眉。”


“噗。”凌远看着李熏然严肃又认真的神情,笑出了声。

“好,不皱。”凌远看他一眼,“我这儿还有一道题,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

“我在这儿陪你。”斩钉截铁。


凌远看他一眼,没吐一个字,又把头埋进了物理题中。李熏然见状撇撇嘴,懒懒地往桌子上一趴,无聊地晃腿。

李熏然其实心里有点儿不平衡。
自打凌远上了高三就很少再理会李熏然,平时在学校里遇上,凌远每次都是步履匆匆,走路带风,也就打个招呼都搭不上话。高二和高三的课制又不一样,高三早上晚退,李熏然总不能傻兮兮地蹲在大门口等凌远一晚上。两个人的交流就越来越少,有时候周末约着出去玩,一群人在KTV包间里引吭高歌,吼得都不知道他妈是谁,凌远就找个灯光稍亮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看他的题。

李熏然一直觉得挺心疼的。

凌远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回回考第一,跳级,获各种各样的奖,都是小时候街坊邻居的谈资。她们都说,小远这孩子聪明。

只有李熏然知道,其实也不全是,凌远只是从来没有停止过拼命。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总是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变得无可挑剔,变得完美无缺。尽管在别人看来他已经够好了。

李熏然抬起一只手抚在凌远的脸颊上,温热的却又是战栗的。


“远哥?”

“不,不可能,这世界上没有解不出来的题!”凌远狠狠地勾画着自己写下的答案,抽了一张演算纸又重新开始推算。


李熏然见状慌张地扑上去抱住暴躁的凌远,把他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身上,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绳子绞着,他哽着喉:“远哥你别这样,没事的,没事了。”


“熏然,我真的觉得力不从心了。”凌远缓缓吐了一口气,抬手揽住李熏然的腰静静地抱着他。



“没关系的,不会有人怪你,远哥,从小到大你已经很努力了。”李熏然尽可能地安慰他,他滑下身子,看着眼圈泛红憔悴许多的凌远,心疼得紧。长这么大,都是凌远一直在照顾他,李熏然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只是一味索取,却没有温柔地捂住他心上的伤口。













“对不起。”

李熏然躺在凌远身边,小心翼翼地揽住凌远的腰,头蹭了蹭埋进人的肩窝。

“怎么忽然说这个?”凌远从窗外收回目光,低头落在身边的小狮子身上。

“从小到大没有好好保护你。”


“傻死了,哪有弟弟保护哥哥的。”凌远抬手捏捏人脸,笑道。


“可是……可是……我觉得我没有守护好我喜欢的人。”小狮子脸一红,声音弱得好似蚊子哼哼,可落进凌远耳朵里却一清二楚。

凌远扑哧笑了一声,才知道小孩竟然是为了这事儿而感到歉疚。

你见过漫天碎星与流萤倒影在波纹荡漾的湖面上的景象吗?凌远一直觉得李熏然眼里就藏着这么一幅画,温柔地抚平他心上撕裂的伤口。凌远之前还觉得自己一定是开了外挂,才会遇见这么奶的小狮子,奶一口小狮子就能原地满血复活。

凌远温柔地吻了吻他的眉眼。

“你做到了,而且做的很棒。”


-fin-


但愿是个温柔的故事   先奶自己一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69)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