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巍澜]王牌冤家 01

*娱乐圈paro  甜宠abo 

*ooc x3      有意见可以提不接受恶意ky

王牌助理alpha巍x十八线小明星omega澜









01 艺人基本自我修养:沈巍你大爷






对赵云澜来说,闹钟意味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每当闹钟勤勤恳恳吱啦哇呀响起的时候,赵云澜总会迅速弹起,把闹钟拍哑,然后蒙起被子继续睡。




而今天当他迷迷瞪瞪地把胳膊伸出被子外边准备把闹钟关掉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扣住他的手腕把他从床上生生拽了起来。



“哎哎哎——我操。”赵云澜顶着一头鸡窝一脸不爽地坐在床上,瞥了眼床边那双价格不菲的意大利SANTONI切尔西靴,嗤了一声。



“艺人基本自我修养,举止优雅谈吐文明。”沈巍瞥了眼赵云澜深凹的锁骨窝,收回手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地道。



赵云澜抬起头给来人回以大大的happy face,眯了眯眼睛:“操你。”








赵云澜,二十八岁的男性omega,江湖人称鬼见愁,但却是个依旧在台词配角甲乙丙丁里摸爬滚打的十八线小明星,偶尔接个通告还都是很少有人看的深夜档,不是深夜恐怖故事怪谈就是小卫视台没营养的搞笑综艺。赵云澜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可也真够背的,好不容易受着他爸的白眼从电影学院毕业,本来壮志豪情地想在演艺圈驰骋一番,闯出一片天地,可等他真的踏入这个圈子才明白有些东西不是单靠一腔热血就能换来的。


他在娱乐圈混了五六年,把最青春靓眼的那几年浪费在了宅家睡觉看番打游戏上,身边的助理换了几波,个个看着比自己还忙,不是忙着约会就是忙着撩妹没一个顶事儿的,经纪人那边一边带当下大火的男团一边带着几个像赵云澜这样不温不火的小明星,自然没有空管再这个娱乐圈低龄化档口俨然大叔的赵云澜。赵云澜心也够大,也不晓得要往上爬,舒舒坦坦地演个路人上个综艺赚够买酒买抑制剂付房贷的钱他就万事大吉。


直到三天前。


三天前他拍完一部搞笑综艺,下场拍了拍笑僵的脸,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睡觉。睡上个三天三夜睡到他妈的昏天黑地,赵云澜狠狠刀了一眼刚才刁难他的导演,揣着包愤愤地想。


“赵哥,我准备请几天假回老家……回老家结婚。”小助理接完一通电话红着脸跑过来道。


赵云澜抬头看她一眼,笑说:“你要结婚啦?恭喜啊,一会儿给你准备个红包!”


小助理忙摆手,“不用不用,赵哥,这些日子你不嫌弃我就好了,我明天就要回去了,公司里会派临时助理来顶替我……”


赵云澜扬了扬眉,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几句,低头在手机上扒拉了两下,尔后便听到微信的提示音,赵云澜摇了摇手机,笑眯眯地歪了歪头,“算我随份子。”


“谢谢赵哥!”小助理冲赵云澜笑了笑,可是……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噩梦是从第二天清晨开始的。



这天早上闹钟还没响反而是赵云澜的手机先响了。


死气沉沉的一声:“喂……”


“您好,我是您的新助理,请问您家是在光明路四号吗?我现在正在赶过去的路上,请问您需要我带什么早点或者……”


“随便。”赵云澜脑子还一片浆糊,迷迷瞪瞪半梦半醒之间,全靠条件反射回答问题,说完便挂断电话继续把自己埋回被子里蒙头做春秋大梦。



“笃笃笃。”




赵云澜眼珠子动了动,眼皮却没抬。


“笃笃笃笃笃——”




赵云澜把被子往耳朵上一捂。



“笃——咚!”



赵云澜猛地拉开门,门板怼到墙上,彭一下弹回,赵云澜眼还没睁开黑着脸就开始嚷,“谁啊这大清早的——”



“你好,我是你的新助理。”



“什么新西兰猪里脊,我没点猪里脊!”赵云澜瞄了眼男人手上还冒着腾腾热气的早餐专用纸袋下意识以为是外卖小哥敲错了门,顺口就给怼了回去,眼再往下一瞥,正看见男人踩的那双极其骚包的亮皮切西尔靴,靴上一条笔挺的暗格纹西装裤,怎么看怎么不像外卖小哥。



迷迷瞪瞪脑子不好使说错话了。



不过赵云澜倒是从容地揉了揉眼,他赵云澜从小到大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打小是人见人爱的居委会妇女之友,说错话怎么了,还没有他赵云澜圆不回来的口舌场儿。赵云澜揉了眼睛抬头,才要挂上自认为杀伤力满分老幼通吃的笑容时,将笑未笑的表情凝在了脸上。



面前的男人生了一副斯文皮相,金属边框眼睛后藏着一双涵了春水的眼睛,他眼褶很深弯出月牙的形状,他笑眼弯弯,眼角显出细纹像是鱼儿的尾。鼻梁挺直,唇廓十分漂亮,唇色又是天生的一溜儿粉,笑起来两只梨窝微微陷着。



就在赵云澜傻愣愣地盯着男人看时,男人似乎是无意识地偏了偏头,略有些疑惑地眨眨眼,那眼角略有些下垂的圆眼,像湿漉漉的小奶狗。



赵云澜心脏猛地一顿。



暴…暴击!



“嗯……先生敲错门了吧。”赵云澜咳了两声,心说这颜值怎么可能塞来给自己当助理,这帅也帅得有点儿过分吧,这要是真塞来给我当助理,这不是屈才这是沙雕公司埋汰自己来了。



“没错,你是赵云澜吧?”


“喔,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



“沈巍,好名字。”赵云澜一闪身,“那进来吧,别在门外傻站着了。”



沈巍一颔首,眼镜片后的眼睫轻轻一掀,眼光在赵云澜唇角掠过,“好。”



“沈先生今天来熟悉工作环境?”赵云澜大喇喇地把身上的浴巾一扯,一丝不挂地站在衣柜前翻挑前天洗衣店送来到现在还没拆洗衣吊牌的衣服,皱了皱眉,“不好意思啊,我家比较乱。”



沈巍瞥他一眼,脸一红心一沉,倏地收回目光,往他处打眼一扫,扶着额角决定忽略掉满地的啤酒瓶易拉罐和便利店廉价三明治包装纸,费老大劲儿在茶几上扒拉出一角,才把自己买的早点摆在桌上:“了解。”




赵云澜换好衣服一声不吭地钻进洗漱间,沈巍瞥他一眼张了张口没说话,弯下腰认命地替这位爷收拾起垃圾来。




沙发上过期杂志CD盒乱凌凌地摊着,缝里塞满了零食饼干碎屑,半袋猫粮零零散散地撒在一角。沈巍边收拾,额角十字边突突地跳,手上的动作也不觉得粗暴起来,拎着沙发垫子的一角狠狠一抽,一只小小的玻璃管似乎随着沙发垫儿飞了出来,滚落到地毯上。




沈巍好奇地拾起来看了一眼,眉头一皱,手指慢慢收紧,把玻璃管攥进手心。




“沈先生?”赵云澜从洗漱间走出来,正看见沈巍半跪在地毯上怔怔出神,疑惑地问了一声。




“没事。啊对了,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我就把就近早餐店里的早点都点了一遍。”沈巍站起身不着痕迹地将玻璃管塞进裤兜,顺手调整了下银色裤链,明明十分非主流的配饰搭在他身上非但没有违和感,还跟这一身颇搭,给这一身刻板的西装平添了些活气。




赵云澜看着桌上流沙包蟹黄包叉烧包油条豆花各种花式的早点,惊诧地张了张口随即笑出了声,“我吃饭不挑,下回去楼下便利店买三明治就成,不用这么丰盛。”




“不行,你作为一个艺人不能吃这种没营养且容易发胖的廉价食品。”沈巍斩钉截铁地拒绝。




“我吃了这七八年了也没胖啊!”赵云澜笑了两声,捏起一只蟹黄包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说,“没事儿,死不了。”




“赵云澜你是个艺人,请关注一下自己的公众形象,作为你的助理,”沈巍推了推眼镜,“以后你的生活皆由我来安排处理,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私自安排饮食等活动。”




赵云澜乐了,这怎么还跟小学的生活老师似的,忍不住逗他:“那报告沈老师,上厕所也要跟你打报告吗?”




沈巍一本正经地点头:“嗯。”




“噗——”赵云澜一口豆汁儿喷得满桌子都是,忙手忙脚乱地抽纸,边呛边笑,“不、不好意思,你那表情太严肃我没忍住……”




“我没跟你开玩笑,以后啤酒、汽水、速溶咖啡都不准喝。”沈巍老妈子上身似的又弯下腰去边拾掇边说。




赵云澜一把扯住沈巍的裤链,满嘴粘了一圈蟹黄木木怔怔地看着他:“不是,沈大助理,你认真的?”




沈巍把手上的废纸揉成一团,往垃圾桶一丢,来了个漂亮投篮,挑眉低头看向赵云澜:“我看起来像是跟你开玩笑的?”



赵云澜眼角一耷拉,脸才要垮就被沈巍一张纸巾把酝酿好的表情生生怼了回去,“擦擦,艺人基本自我修养,要时刻保持干净。”



赵云澜下意识抬手扶住捂在自己脸上的纸巾,凶巴巴地瞪了沈巍的背影一眼,企图让人打个喷嚏。



无果,赵云澜哀嚎一声咬着油条望天,这下遇上对手了。



赵云澜基本自我修养:沈巍你大爷的。







tbc.

*第一次写abo 说不定写着写着我就忘记这是abo了

*这不是欢脱 这是脱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1)
热度(1228)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