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巍澜]往后余生

*大战以后的事  甜腻日常  有私设

*擅自引用盘太的文段  不妥删

*推荐bgm 往后余生-马良

ooc×3




余生都是你,余生都给你。

              ——盘子《余生》




00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的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01

冬天很快就来了,似乎只是一阵风就把它从遥远的北极星上吹来,冬天轻飘飘的,像是落在赵云澜鼻尖上的雪花。


“你怎么来了?”沈巍抬头看着赵云澜顶着一头雪花钻进自己的办公室,轻轻跺着脚往手上哈气,把一身雪花抖落到沈巍才打扫好的木地板上。


赵云澜擤了擤鼻子,努嘴,“还不是大忙人兢兢业业只知道工作,连家也不知道回了么?怎么着,沈大教授今晚替保安老大爷值班?”

沈巍笑吟吟地伸手替他拂去肩上的雪花,在冻得红通通的鼻尖上轻轻一点,“你少贫了,让你多穿点儿衣服你不听。”


“男人要酷,不要温度。”赵云澜潇洒地一摆手,得意扬眉。


“……赵云澜。”全名警告。

赵云澜识趣地立马笑嘻嘻告饶,“好,我穿,回家就穿,穿总行了吧。”





赵云澜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把玩着沈巍一支毛笔,听说这撮毛是当初从玉兔尾巴上薅下来的,千万年过去,依旧微微泛着寒意。他难得安安静静地等着沈巍把论文写完,室内开足了暖气,很快身上残存的雪花便化作雪水钻进赵云澜的大衣里,凉丝丝的。


“阿嚏——!”赵云澜耸了耸肩,以图缓解湿气逼近的不适感,自从上次大战后,他对湿气常常会很敏感,湿气重些骨殖就会疼。

他揉揉鼻头,像是预料到一样抬头迎上沈巍担忧的眼睛,歪头笑了笑,指指自己,“肯定是你又偷偷想我了。”

沈巍绷不住轻轻一笑,无奈地摆了摆头,把还未写完的论文放在一边,起身走到赵云澜面前,伸手拉他尔后皱了下眉:“你手怎么还这么凉?”


“天生八字轻,底子薄,五行缺爱,”赵云澜顺势站起,攀着人的臂膀挂在他身上,冲沈巍丢了个wink,“求沈教授开药。”


“省省吧你,就知道贫。”沈巍在他眉心轻轻一点,伸手去解他的大衣纽扣。

赵云澜忽然眼冒贼光,大尾巴狼似的勾着沈巍的腰往前一带,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嘿嘿笑两声,贱兮兮地挑眉:“沈教授也想来一个办公室play?”

“什么办公室play?”沈巍疑惑地抬眼看他,道,“把大衣脱了,一会儿穿我羽绒服回家。”

赵云澜:“……”

赵云澜撇撇嘴小声嘀咕,“我还以为古董教授今天开窍了呢。”


沈巍没听清,疑惑地“嗯”了一声,却看见赵云澜把头摇得好似拨浪鼓,耸耸肩:“今天先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外边下雪你也别开车……你先放开我,我去拿衣服。”


“你让我放我就放啊?”赵云澜箍得更紧了,“除非……今晚我在上。”

沈巍扑哧笑了一声,抬手扶了扶眼镜,“好啊。”





“……有必要把我裹成这样吗?”赵云澜扯扯脖子上厚厚的羊毛围巾,“沈老师,你是母性泛滥吗?”

“母性泛滥?”

“有一种冷,叫我妈觉得我冷,”赵云澜看着沈巍顿了顿,藏不住的笑意,“现在还有一种冷,叫沈教授觉得我冷。”

“外面阴冷湿重,你先前被黑能量反噬,大战后又一直没有痊愈,骨殖会疼,容易感冒。”


“你看,当人就是这么多麻烦,人上了年纪,各种各样的病就找上门来了,”赵云澜笑了一声,吸吸鼻子,定定地看着沈巍,“沈巍,堕入凡胎,你后悔吗?”


“我不后悔,”沈巍看着他笑了,“我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地赖在你身边,虽不同生,但可共死,我不后悔。”


“这就是你跟我爸……不是,神农那破碗的交易?”


“这是我跟神农的交易。”


“当年你让我堕入轮回,其实一早就打算好了未来。”


“与其说是我,倒不如说是神农预见了未来,我只是有着一腔孤勇和执念,花了一万年追寻你罢了。”


赵云澜其实一直内疚,沈巍是为了自己才心甘情愿堕入凡胎,承受生老病死之苦,他深深吸了口气:“沈巍,值得吗?”


“值得。”沈巍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把眼前内疚的人圈进怀里,哄小孩似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让我朝生暮死,我都是愿意的。”


“愚蠢。”赵云澜的手紧紧攀着他的背,“什么朝生暮死你又不是蜉蝣,你要是比我死得早我才不会给你收尸立碑。”


“是,我的余生,凭你发落。”


“那……一起回家吧。”


“嗯。”







赵云澜与沈巍肩碰肩并排走着,头顶闪过一盏盏灯,飘过一片片云。他手揣在羽绒服的兜里,冒了一层涔涔的薄汗,却依旧是冷的,好像是雪花落进掌心融化了似的。他忍不住抽出手,拢在嘴边轻轻哈气,正准备重新揣回兜里却被身边的人一把拦住,紧紧地囊括进手心。



赵云澜掀了掀眼睫,低头忍着笑意,“喔,沈教授大庭广众公然调戏公职人员。”


“大庭是有了,广众呢?”


赵云澜挑挑眉,“天地万物皆有灵,天上的星星,地上的雪花,不都是广众么?”


“那就星与雪为证,”一只被体温捂热的指环套在了赵云澜左手的无名指上,“许我余生有你。”


赵云澜看看指上的对戒,怔怔地看着沈巍温柔的笑脸,忽然跳起来把人扑到墙边,二话不说就咬上沈巍的唇,把他舌尖咬破,孩子般眨眨眼:“你给我套个环,礼尚往来,我给你盖个章,你以后就是我赵家的媳妇了。”


赵云澜摘下围巾挂在沈巍颈子上,拍了拍沈巍的胸脯,“定情信物,收好。”


沈巍哭笑不得:“这围巾本来也是我的。”


赵云澜扬扬下巴,“谁说是这围巾了,定情信物,是我。”







“赵云澜,把围巾围好!”


“你冷不冷?”

“不冷。”


“那我们一人一半吧。”


橙黄色的路灯光拉长了两只相偎的影子,光影交叠在一起,雪上留下两个人的脚印。


余生很长,还有很多风雪,有很多星夜,还要一起走很久。










02

“沙发,餐桌,座椅,书柜,床……”

赵云澜难得认真地掏出一个笔记本罗列着要买的东西,沈巍抱着一只华而不实的台灯站在他身边,边听他念购置清单上的内容,边认真点头,时不时还附和两句。

沈巍搬了新的住处,还未添置家具,本想交给装修公司一并办了,可赵云澜偏偏不肯,非要拉着沈巍去家具城自己购置。

沈巍对这些事一窍不通,满心以为赵云澜如此信誓旦旦地保证能买到全龙城最划算的家具一定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结果这厮到家具城门口才感慨,“原来家具城长这样啊!”

沈巍:“……”


跟着赵云澜在家具城逛了一圈,重要的大件没添置,反而买了一堆华而不实的小玩意,沈巍看着手中各种奇怪的摆件,“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赵云澜毫不留情地翻个白眼,拿笔杆敲着笔记本的封皮,道:“情趣,情趣懂不懂,沈大教授?”


沈巍轻笑一声,“不过是一个睡觉的房子罢了,要什么情趣。”


赵云澜端起架子一本正经地说:“那可不一样,在此之前它可能只是个孤零零空荡荡的房子,而当你住进去的时候,它就有了灵性,它不再是单纯的房子,是家。”



只有有你,才被称作是家。



沈巍看着他不说话,却压不住心底暖流涌动,眼底浮起笑意,终于忍不住勾起唇角,眼角的细纹也微微弯起,像一尾戏水的鱼。



“你笑什么,下一样……先去看床吧?”赵云澜象征性地征求沈巍的意见,却不由分说地拉着沈巍往床具方向走。


“您好,请问二位是想订床吗?”专柜的女销售眼尖地隔三五步就开始招揽生意,这姑娘是个大近视,远了只见着两个挺大高个儿的往这儿走,近了才发觉这俩都是一顶一的帅哥,还是不同类型,一个温文尔雅,另一个看起来痞里痞气却又给人一种青春气。


女销售登时心花怒放,脑内抑制不住地想入非非。



“hello?hello?美女?美女!”赵云澜叫了好半天才把人的魂叫回来,五指在人眼前晃了晃,忽然凑近了关心地问,“你还好吗?”



“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销售吓得往后一缩,脸一红,话都说不利索。



“没事儿,我来陪朋友添置点儿家具,美女有什么推荐吗,最好物美价廉的那种。”赵云澜缩回身子,似乎是得意地瞥了沈巍一眼,喜滋滋地咬着下唇。



沈巍的手指蜷了蜷,忽然又放松,压制住自己的荷尔蒙冲动。



“喔、喔好,这位先生是自己住吗?”



不等沈巍开口,赵云澜就抢先一步:“他自己住。”



沈巍才松了一口气,就听见赵云澜继续慢悠悠地说,“不过他有个坏毛病,睡觉不老实,到处滚来滚去,单人床不适合他。”


“……”


“噗,是吗?”女销售忍不住多看了沈巍一眼,心想这外表看起来这么稳重的人居然私下里也这么可爱,目光才打过去,就被沈巍黑着一张脸要吃人一样的目光吓得缩了回去,心说现在的帅哥脾气都这么古怪吗。


沈巍黑脸倒不是因为女销售的笑,而是赵云澜,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跟别人,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的女人有说有笑!


“那……您觉得这款怎么样?”女销售终于想起正事,指着一张简约风的床,“这款最近刚刚打九折,外型是北欧简约风……”


“这床结实吗,”沈巍打断她的话,“我们两个人在上边折腾会不会垮?”



“你们……两个人?”女销售惊诧地看看二人,忽然发觉了什么一样,想起微博上最近很热门的小哥哥诅咒。



“其实好看的小哥哥一般都没有女朋友,因为他们有男朋友。”



“你、你们不会是……”女销售惊讶得说不出话。

“不是,我俩经常一起吃鸡,你知道的,男人打起游戏来一般都比较那啥……”赵云澜瞥见沈巍一张冷脸连忙笑着跟女销售解释,还不忘顺手在沈巍后腰捏一把。


女销售的脸色这才缓和过来,尴尬地笑笑,“我说呢……不好意思我刚刚太失态了,这样吧,这床你们要是要的话,给你打个七五折。”


赵云澜一听,眉毛一挑,立马应下来,就怕销售下一秒改口:“哎,行啊,谢谢您啊。”






沈巍回家后憋了半天,终于是没憋住:“为什么非要买那张床?”


“便宜啊。”赵云澜嘴里塞着棒棒糖,噼里啪啦地按着fc游戏机手柄玩沙罗曼蛇,漫不经心地回答。


沈巍本来在家具城的时候就很不爽,回家后赵云澜就把自己晾一边打无聊的小学生游戏,更加不爽,干脆冲上前去把人的手柄抽走。赵云澜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歼灭,屏幕上闪起红色的GAMEOVER,抬头极其不爽地瞪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啊呀死了!沈巍干什么你!”

“干你!”

沈巍粗暴地欺身压了上去,把赵云澜死死地钳在沙发上,报复性地对着赵云澜的唇又啃又吮,嘬得樱桃似的红亮,泛着一层薄薄的水光。


“沈巍!”赵云澜被他咬疼了,又不明所以,气呼呼推开他大口喘着粗气,正想骂人,抬眼看他低垂着眸子一脸神伤的模样,嘴角向下一扯似乎还有些委屈,看得赵云澜心一软,都要化成水了,“你……宝贝怎么了?”

“……”

弟弟说接下来该怎么做来着?

美食家沈教授间歇性失忆,最后决定按照自己的方法把人吃抹干净。








03

年关将近,赵云澜提议去商场采购年货。

鉴于上次在家具城不友好的回忆,沈巍谨慎地摇了摇头:“不许去!”


“过年就要有年味,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团团圆圆……”


沈巍一声不吭继续改他的论文。


“沈巍?”


“……”

“小巍?”


“……”沈巍抬头看他一眼。


“巍巍——”


赵云澜喊巍字的时候尾音上挑,听起来俏皮又风流,像翘着尾巴的猫。

“……下次我可不陪你。”





天不算太冷,沈巍穿了一件藏蓝色的毛呢大衣内搭白色高领毛衣,他靠在灯柱边等赵云澜,无聊地把下巴埋进厚厚的领子里,又抬起来,埋进起,抬起来,自己跟自己的领子玩得不亦乐乎。


赵云澜捏着两杯热腾腾的红豆奶茶从奶茶店走出来,隔了一条马路望见沈巍,忽然想起,万年前的他也是如此,捏着面具遮在脸上,移开,遮上去,又移开,看着他弯弯眼睛孩子一样天真地笑。他不禁扑哧笑出声:“沈教授,童心未泯啊。”


“啊,没有。”沈巍鼻尖掠过一丝绯红,局促地直起身看着赵云澜,“好了?”


赵云澜把手上的奶茶递给沈巍,嗯了一声,“唉,还是小时候可爱一点,也没有现在这么害羞……沈教授,你耳朵怎么红了?”赵云澜忽然凑近,温热的气息洋洋洒洒地落在沈巍耳根,笑嘻嘻地低声细语,“沈教授你的脸也红咯!”


“……赵云澜!”明知道这人嘴上没把门,每次却都被他撩得面红耳赤。


“我错了。”赵云澜吹了个口哨,红豆奶茶又甜又糯,腻弯了唇角。





商场外挂起了一串串小小的红灯,橱窗外的星星灯烧起一片璨然,小小的火焰跳跃在玻璃窗上映红了路人的笑脸。


赵云澜的手垂在沈巍手边,凸起的骨节轻轻摩擦着他的手背,赵云澜偏偏头,抿起下唇把那只手扯进自己手心,紧紧握住。


沈巍察觉到他的小动作,歪歪头看他,赵云澜却舔舔下唇扭头看着路边玻璃橱窗,看灯火闪烁。沈巍微微一笑,回手握住,两手交叠,十指相扣,对戒紧紧地贴在一起。



商场人多,像潮水般搡着人向大流的方向而去。赵云澜站在水果柜边挑水果,正想回头问问沈巍想吃点儿什么,却发现那人早不知道被人流冲向了哪里。赵云澜下意识掏出手机,却想起那家伙出门历来不喜欢带电子设备,无奈只得放下手头的食品袋,逆着人流四处张望找他。


“沈巍——”


赵云澜急切地踮了踮脚尖,越过各色的帽子,他望见金属镜框后一双焦急的眼睛,四目相对的刹那,似乎一切都定格了,人流在淌着,他们静止在原地,笑意从眼底浮起。


赵云澜笑了,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说得极慢,沈巍却读懂了。


“我就知道,不管在哪儿,我找得到你。”


心底的温柔是你,所以目光所至也都是你吧。


赵云澜转身重新摸起纸袋,握了一只黄澄澄的橙子,忽然身后一只手覆上来,像拢一只蝴蝶,他笑着说,“抓到你了。”







04

沈巍后来明白,一眼万年,自己想要的从来不是轰轰烈烈,只是像蛙一样陪他跳,像树一样守护他。

就好。


赵云澜趴在沙发上看着沈巍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天然气灶上的蓝色火焰和丝丝缕缕缭绕的腾腾蒸汽,他走下神坛,跟自己囿于厨房昼夜和爱,和千千万万的恋人,千千万万的家庭一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他们也有一天也会老,老到走不动,笑不动,甚至连抬手摸摸对方脸的力气都没有,可那颗心,还是在为对方跳动着,一如万年前鲜活。


他忽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句话。



“一岁一枯荣,而嵌入我皮肉的你,是永远都茂盛的树。”*




fin.

*出自 海藻《枯荣》






摸鱼使我快落

填坑?坑是什么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1859)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