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巍澜]露西带着钻石在天上飞(nc-17)

*乐队au      骚包主唱x切开黑吉他手

*ooc   ooc    ooc  

*dirty talk   内含老年人代步车

*文题来自披头士的同名歌曲

跟幺幺 @長幺 一起脑的 很喜欢这个设定但让我写崩坏了orz(面壁思过

 

 

 

 

 

 

 

“突然间有人出现在十字转门,

 那是个有着万花筒双眸的女孩,

 露西带着钻石在天上飞”

 

 

01

光球在头顶旋转,彩色光束在台上胡乱地纠缠,乐声在耳膜上海潮般翻滚,鼓点咚咚咚,电流滋啦啦摩擦着噪音。

 

 

玩摇滚就像魔鬼崇拜。

 

身为主唱的赵云澜深谙此理。

 

此时的他正忘我地扯着他的皮外套,一心把自己贡献给带着钻石在天上飞的露西。被汗溻湿的黑背心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他精壮的胴体,前胸挂了一只对戒的吊坠,吊坠下突兀地挺着两颗乳粒。

 

沈巍眼一斜,手一抖,错了一个音。

 

赵云澜微微皱了下眉,却没有在意沈巍错掉的音里蕴着低了几个八度的怒气。

 

操你,生个几把气。赵云澜不止一次想这么说,钱也给你发了,人也给你睡了,我还不能浪一下了?这样我还玩什么乐队,我玩你得了!

 

不过这话赵云澜也就只敢在肚子里走个弹幕,当沈巍面儿是半个字儿都吐不出来。

 

不是他怂,是真怕沈巍给自己操折了腰。

 

 

 

赵云澜这个人从小浪荡惯了,小时候妈去世得早,他爸一刑警一天到晚不着家,索性他也跟着一天到晚不着家,白天上学,晚上跑去地下夜场听摇滚。

少年心性不稳,一来二去交了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抽烟喝酒戴巨丑巨夸张的大金链子大手表,吊儿郎当地在酒吧泡妞。也就近些年才收敛了些,自己搞了个乐队,跟朋友玩摇滚。

 

说起来他跟沈巍认识得挺巧的。

 

那时候沈巍还是纹身师,赵云澜去盖当时脑子一热纹的非主流图案。

 

 

沈巍戴着黑色口罩,微微发棕的发蓬松地分在眉上,脑后随意地绑了一个揪,右耳骨上带了一只银色耳扣,掀了掀眼睫,举着纹身笔看他:“改个什么?”

 

 

他的眼睫极长,冬天下了雪大约眼帘前会挂上一串冰凌,又黑而浓密,在光下泛着光泽,衬得一双眼睛好似黑洞中的日月星辰,好似是黏重的仲夏夜里浮着碎星星的海面。

 

 

他眼里有个万花筒。

 

赵云澜望着他的眼睛发怔。

 

 

“请问您想改个什么?”沈巍抬抬眉,却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喔!”赵云澜大梦初醒似的,“你……你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

 

 

“喔,小巍啊。”赵云澜笑眯眯地伸出手,“我叫赵云澜。”

 

 

赵云澜没注意,他的话音未落,沈巍举着纹身笔的手一抖,险些给摔到地上。

 

 

沈巍本能地回握,看着他微微怔神,五指扣得死死的,好像松手就会想梦一样消失不见。

 

 

 

赵云澜抽了两下没抽动,忽然笑起来,压低声音没羞没臊地说,“喜欢我也不用这么难舍难分,只要你说一声,楼下酒吧我有VIP套间。”

 

 

 

沈巍瞪他一眼,似乎是眼底一红,撒了手:“想改个什么?”

 

 

 

“那就……写个巍字怎么样?”

 

 

沈巍的手又是一抖,“纹在身上的东西,跟你一辈子,不许瞎胡闹。”

 

 

“我自己的皮,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赵云澜也是个刺儿头,天生不爱听人劝。

 

 

“……我不会给你纹的。”沈巍把纹身笔一扔,抱胸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投下阴翳,掩住了眸中的光。

 

 

“你不给我纹,我就投诉你。”

 

 

“随意,”沈巍站起身,两手插兜,“请便。”

 

 

“哎!”赵云澜见人要走伸手去拽他衣角,“你还真走啊,我逗你的,不纹了还不行?”

 

 

沈巍冷睨他,显然气还没消。

 

 

赵云澜心怪,我不欠你的不偷你的,让你纹个字儿你还有脾气了!

 

 

赵云澜瘪瘪嘴,转念一想,福至心灵。

 

 

“小巍你别生气,我刚刚逗你的,你就当我说了句屁话。”赵云澜趴在躺椅上眯眯眼看着沈巍,“既然不纹巍字,那你把口罩拉下来给我看看脸总行了吧?”

 

 

“得寸进尺。”

赵云澜乐了,我不光想进尺,还想进个丈。

 

 

沈巍跟他僵持一会,才没辙地拉下口罩露出一整张脸。唇角无奈地弯了弯,眨眨一双微微有些下垂的桃花眼:“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这位客人?”

 

 

赵云澜猛地吸了吸鼻子,咳了两声贱兮兮地挑眉:“小巍,要不你别给别人纹身了,跟我走得了,我养你。”

 

 

“……不行。”说着又要走。

 

 

赵云澜眼疾手快地一把把人扯回来,“别别别,我不说话了,不说话了,怕了你了。”

 

 

赵云澜这次学乖了,把背心一脱乖乖趴到躺椅上,露出左边蝴蝶骨上一只纹身,“帮我改个玫瑰吧,送给你。”

 

 

“贫嘴。”割线的手不觉一重,换来一声哀嚎。

 

 

“对不起,你没事吧?”沈巍心里一惊,陡然收了手,好在线条算是收住了没有偏。

 

 

“有事,要小巍揉揉才能好。”赵云澜脑门上冒冷汗,嘴上却没羞没臊地瞎撩。

 

 

“疼死你算了。”

 

 

 

 

赵云澜东一挂西一脚地跟沈巍瞎扯淡,查户口似的把人问了个底朝天,那架势是要把人底裤都扒出来瞧瞧。

 

 

“小巍有女朋友吗?”

 

“没有。”

 

“青年才俊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明天就有了。”赵云澜在沈巍看不见的角度勾了下唇角,“二十四小时追到你,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沈巍轻轻一笑,上色的手顿下来,似是无意地在玫瑰边多点了颗红痣,“我赌能。”

 

 

赵云澜忽然惊觉,被套路的人似乎只有自己而已。

 

 

 

 

02

赵云澜演出结束后顶着一头刚在台上被自己揉乱的鸡窝,大喇喇地坐在备用音箱上开一罐啤酒。

 

“噗嗤——”

 

 

“别总是喝这个,”沈巍走上前去一把夺下赵云澜手里的啤酒,摇摇晃晃溅了一手泡沫,“我跟你说过的。”

 

 

赵云澜不甚在意地揩了下唇角,黑色皮衣褪下一半,挂在臂弯,他抬手扯过沈巍捏着啤酒易拉罐的手,边吻边用舌尖轻轻舔舐着,几分媚意,几分调戏。

 

 

“赵云澜,真希望你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压抑着情欲的声音如同木吉他撩起最后一根弦。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这是不可描述

 

 

 

像是进入异境,船在河里飘飘悠悠,橙色的树木,果酱色的天空,奶茶在喷泉池里咕噜噜冒泡。有人在呼唤你,你慢慢地回答,他有万花筒双眸,玻璃纸做的花有黄有绿,万花筒的镜像里,每一片都是自己。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

 

 

他听见沈巍在唱。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

 

 

好像踩在云端,他听见沈巍说——

 

你是我最珍宝的钻石。

 

 

 

第二场演出结束后……

“赵云澜!!!!!!!”

 

捂着屁股趴在一边的赵云澜警觉地竖起耳朵,一个骨碌爬起来,“人还未到,吼声先闻,肯定是祝红!小巍,我先撤,你断后!”

“哎你——”

“我也爱你!”

沈巍:???

fin.

 

(突……突然沙雕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316)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