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谭赵]在动物园漫步才是正经事

*故事背景接 以眼还眼    算是个番外吧
  是大学期间的小谭和小赵♡

*灵感来自我和你们 @啧 点太的日常撩脑洞

*文不对题   谭赵夫夫秀恩爱日常x

*给我们谭赵打个call  全文2000+











窄窄一条弄堂,头顶扯了交错纵横的线缆,毛巾被褥滴水的内裤大喇喇地悬在头顶。


谭宗明心虚似的低了低头,避开头顶的一块毛巾,小声对身后的赵启平说了句,“小心。”


“没事儿,”赵启平笑了声,也跟着低了低头,“还挺艺术。”


“这片儿房子比较便宜,”谭宗明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赵启平,见他神色如常才暗暗松了口气,“我才刚毕业,被酒吧辞退后,工作还没着落……”


赵启平扯着谭宗明的衣角,失落地叹了口气,“对不起。”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谭宗明知道自己又摸了倒毛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赵启平,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才抬手揉了揉人低垂下去的脑袋,“你没错,不用跟我说对不起,那天就算你不来,我迟早也会血揍他一顿的,早看他不顺眼了,偏偏又贱蹄子非要动你……”



赵启平忽然抬起眼来看着他,咬着下唇,弯弯眼睛笑。


“嗯——”长长的一声鼻音。


谭宗明又忍不住按着他的脑袋往下揉了揉,像逗弄一只猫。



谭宗明对这种时刻习以为常,甚至享受,他始终在逃避,避开当初中二病的约定,他假装自己忘了,只盼着赵启平也忘了。



“想吃什么,我做给你?”谭宗明带着赵启平七拐八拐才上了二楼,站在一扇蓝色的小铁门前边掏钥匙边问。



“番茄炒蛋怎么样?”赵启平眼睛亮晶晶的。



谭宗明无奈地回头望他一眼,语气里却是溺死猫的宠溺:“你有点儿追求好不好?”



“谭氏金牌番茄炒蛋,不是谭大厨的绝活嘛!”小狐狸眨眨眼,“要不再给我来份谭宗明?”



“炒煎炸煮?”


“不用,我要活的。”赵启平说着趁四下里没人凑上前去偷了个腥,邪邪地勾起唇角一笑。



“你啊!”谭宗明笑着,食指在人脑门上一点,忽然记起什么似的,“啊,对了,家里没有鸡蛋了,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去买!”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


“喂!关门啊你!”



“啊呀忘记啦!”赵启平刚跑下楼,又忙手忙脚跑回去关门,小兔子似的窜上窜下,看得谭宗明哧哧哧止不住笑。







两人一路晃到超市,赵启平下午没课,有大把的时间陪谭宗明浪荡,谭宗明工作虽然还没着落,却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就安安心心地陪赵启平逛超市。




谭宗明推着购物车跟在赵启平身后,看着他站在货架前捏着两种口味的酱料皱着眉头拿捏不定,赵启平偶尔会回过头询问一下谭宗明的意见,谭宗明就笑眯眯地打哈哈,你喜欢就好云云。





赵启平就皱眉头,冲他努努鼻子,“好像是给我买的一样。”



“你肯常常来就随你,反正我没什么挑剔的。”谭宗明这话说得好像是今天天儿不错一样自然,只是听话的人脸一红,自己扭过身子自个儿对比不肯跟谭宗明再说一句话。




平时看他撩自己的时候也没这样害羞过。谭宗明觉着好笑,伸手拉拉赵启平风衣上的束带,压低了声音,“你脸红什么,平时浪荡的劲儿去哪儿了?”话出口谭宗明心里忍不住讷讷地笑,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赵启平待久了竟也学会了他撩人的那一套。




“都被你偷师学去了,我还拿什么浪荡?”赵启平嘴一撅,甩开谭宗明的手自顾自地跑开,负气的小孩似的。




谭宗明傻兮兮地笑一会儿,跟在后边慢慢腾腾地边走边笑,“哎你等等我呀!”




“快点——!我——要——饿——死——啦——!”赵启平无奈了回身拖着长调冲谭宗明喊,小奶狗一样哼哧哼哧出气儿。




谭宗明五步并做三地开步跟上去,抬手揉揉人刚烫好的毛,顺势搭着他的肩,勾着他的颈子往怀里扯:“嘿,你还不少毛病,怎么惯得你?”说着去挠赵启平的痒痒肉,赵启平咯咯笑着求饶,眼泪弥留在眼角,一双鱼一样的眸子里蒙着水汽。






回去的路上赵启平主动献殷勤,提出来要帮谭大厨拎着,给谭大厨打下手,谭宗明睨眼打量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还看谭大厨想怎么奸怎么盗了。”赵启平说着伸手在谭宗明腰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酥酥麻麻的,好似身心都给通了电一样。



谭宗明扬扬眉,“嗯,值得考虑考虑。”




到了弄堂,赵启平就早开始嚷着又饿又累还得给你做小使,谭宗明你是周扒皮么,真心疼以后你公司里的员工!




谭宗明走在前边回头挑眉,“不是赵医生主动献殷勤的么,要是以后我公司里的员工都这样,那你还得了,不得给我在公司里当着一群小狐狸精的面整个一哭二闹三上吊?”




“你!”




“快点儿跟上!”谭宗明边笑边往楼上跑,只怕那人会追过来一顿好打。




没想到赵启平刚追了没两步,眼珠子轱辘一转,福至心灵,哼哼唧唧地靠在扶手边,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我不走了!”



“走嘛!”



“哼。”




“快点儿哟祖宗!”谭宗明钥匙都插进锁眼了,偏的对他没法子,只得认命地往楼下走,边走边嘀咕,“赵启平你可真是我祖宗!”




老旧的双层楼房楼梯一般都高而窄,只能容下半只脚掌,偏偏又陡,踩在上边都有种不确定感。离赵启平还有两阶的时候,赵启平忽然伸手揪住谭宗明的衣领往上蹦了一阶,谭宗明本就重心不稳,被他这一揪险些被他拽下去,还好他慌忙中没忘了抓紧扶手,这才不至于跟赵启平一起滚下台阶。




“你干什么——”谭宗明皱起眉头话还没说完,唇先已经被堵上了,谭宗明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吻懵了,却又不舍得反抗,闭了眼睛随他吻着,只是做贼心虚怕邻居房东撞见。





赵启平唇齿间温柔地讨好他,原本闭着的眸子忽然精灵古怪地半眯起一条缝,看着谭宗明一脸陶醉的样子忍不住要笑,缓缓地上了一层台阶,把手中的购物袋慢慢渡到那人手上。






赵启平松开他换气,笑着飞跑上楼先拔钥匙开门,半倚在门边,哈哈笑,“你要是敢招小狐狸精,看我还让不让你进家门!”






“嗨你这人……”谭宗明抬起脸,拎了拎手中的购物袋好气又好笑,最后还是无奈地扯了扯唇角,“这辈子真是输给您了!”




“那不行,您得心甘情愿地嫁给我!”




小狐狸倚靠在门边咯咯笑,谭宗明也笑,心说谁嫁给谁还说不准呢!












*听说新闻联播时段是黄金时段 你们有没有想我♡(并没有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08)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