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絮叨又磨叽偶尔不乐意搭理人的暴躁小老妹儿

[巍澜]记忆溯洄 01

*又名  谁动了我的老腰    


 

01

 

来吧我们这次换图片 再翻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而且梦每到自己要喊出那人名字的时候就会突然中断,像是被人预算好了一样,落下电闸。

 

阴谋!赵云澜愤愤地想。

 

赵云澜抬抬腿抬抬胳膊,终于放弃地一下把自己摔进床里,只听咔吧一声,整层楼都能听见赵云澜的万鬼齐哭:“嗷——!老子的腰!”



 

沈巍刚刚起床没多久,洗漱后正对着镜子钉袖扣,一对金色袖口,中间嵌了一颗黑曜石。听见赵云澜的哀嚎他不免手一顿,猛地哆嗦了一下,一双略微有些下垂眼的眼睛正做错事一样低垂着,此刻的沈教授看起来就活像一只湿漉漉的小奶犬。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隐隐有些担心,又或是自责。

 

沈巍盯了镜子一会儿,终于是叹了口气,从盒子里挑了一块腕表戴上,拎起公文包向门外走。

 

“早啊,沈教授,这么巧。”

 

门还没关上,赵云澜慵懒又贱兮兮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沈巍关了门回眸看他一眼,稍一颔首:“早。”

 

赵云澜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门框,半倚半靠地挂在门框上,满脸胡子拉碴的男人竟然说不上来的风骚。

 

隔壁一大妈也正好出门,瞥眼看见赵云澜和沈巍俩人杵那儿,忍不住打趣:“小赵大清早嚎什么呢,整层楼都听见了。”

 

“哟,把您吵醒啦?”赵云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不住啊,我睡觉不老实,从床上掉下来了。”

 

“哎呦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孩似的让人不省心。”大妈很喜欢这小伙子,阳光又帅气,“看着你我就想起我在外上学的儿子,算了,我要去买菜,不说了,自己还好照顾着点儿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

 

大妈边说边走,赵云澜在后边哎哎地答应着,一直目送着人进了电梯才罢。

 

“一起吧,沈教授?”赵云澜扭头冲沈巍挑挑眉。

 

沈巍点点头,眼眸一低,跟唐僧见了漂亮的女妖精似的眼神飘了下才开口:“你的腰……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年纪大了,一把老骨头不经折腾……哎沈教授,扶我一把,我腰僵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赵云澜碰瓷儿似的半挂在沈巍身上,一副残花弱柳的林妹妹样儿,还时不时斜瞄两眼沈巍的反应。

 

沈巍有些抗拒,不自觉地用手和胳膊肘把二人的身体尽量隔开,他一路上没有多看赵云澜一眼,一张猫唇紧抿着,生怕一张开会飞出蝴蝶来。

 

就赵云澜今天这样也是不能开车了,沈巍也不能丢下他不管,就陪他站在路边等的士。

 

“你今天还要去处里?”沈巍站在长椅边,低头看着赵云澜的发旋心里发痒。

 

“不然呢大教授,我也是要打卡上班的。”赵云澜抬起头嬉笑着看他,好像腰酸背痛走路都成问题的人不是他。

 

“……”沈巍无言地看他一会儿,从公文包里翻出手机递给赵云澜,“你今天这样要不就别去了吧,你给处里打个电话。”

 

“哟,沈教授,终于肯配上电子设备了?”赵云澜把玩着沈巍的新手机,笑道,“行啊,老古董要开智了!”

 

“少贫。”沈巍把欲扬起来的嘴角硬生生压了回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只是眼波里似乎多了一丝光彩。

 

赵云澜本来也没想去处里,今天出门只是凑巧遇见了沈巍,他才福至心灵要跟着一起下楼,不然就他现在这个死样子打死也不要出来。

 

当现世宝啊。

 

赵云澜还是乖乖地在沈巍眼皮子底下给小郭打了电话,淡淡地交代两句,拿足了处长的架子,要不是赵云澜那几句风轻云淡的注意情况,他甚至都怀疑他们赵处是给人绑架了。

 

赵云澜打完电话没准备直接还给沈巍,而是在手机上输了一串号码,才把手机递还给沈巍,勾勾唇角:“好了。”

 

沈巍接过手机瞄了一眼,表面上云淡风轻地点了保存,微笑:“那你在这儿坐一会就上去吧,我还有课就先走了。”

 

赵云澜翘起二郎腿,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点头:“好啊,早回。”

 

沈巍看了眼赵云澜裸露在空气中的脚踝,本想说什么却最终又没开口,只点了点头,“嗯,再见。”

 

赵云澜揉着腰,目送着沈教授离开颇惬意地哼起了小曲儿。

 

“哟,老赵,敢情翘班就是为了这个啊。”大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窝在赵云澜身边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躺在太阳底下。

 

“也不是,”赵云澜换了个姿势以缓解腰部的负担,“死猫,你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

 

“没有啊,昨晚我一直睡得很好,”大庆翻了个身肚皮朝上,还没忘了撩一下尾巴遮羞,“你今早上走我都还没醒呢。”

 

“全楼层都听见了我的哀嚎你没听见?”赵云澜有些诧异地看着大庆,虽说这死猫平时懒点儿是懒点儿,但凭着猫的天赋和昼伏夜出的习性,他不能听不见自己的高分贝生物武器才对。

 

“没啊,什么哀嚎?”大庆奇怪地问。

 

“那没事了,”赵云澜神色凝重地望着小区门前的喷泉,出了一会儿神,又接着道,“死猫,你去特调处把林静叫来。”

 

“你打个电话不行吗?”大庆懒懒地躺着,一点儿也不愿意动。

 

“摔坏了,昨晚喝断片掉地上摔了。”赵云澜皱起眉按按额角。

 

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沈巍坐在办公室里,忍不住拿起一边好好躺着的手机又打开看了一次,空荡荡的联系人界面上赫然多了三个大字“小澜澜”。沈巍又耐不住地会心一笑,这是沈巍今上午第八次看着手机傻乐,旁边做记录的小助理一阵胆寒。

 

沈教授这是……恋爱了?

 

tbc.

 

*梗来自昨晚沈老师那句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消除记忆

 

*能写多长 写多长   随缘吧23333

 

*不得不说 昨晚沈老师一脸小媳妇样儿真是十分的可口了!

----------------------------------------------------------------

下文链接:0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9)
热度(755)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