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凌李】春风十里不如你

最近这一场春寒倒的,冬天都没下这么大的雪2333然后想到了小李警官,然后就有了这篇甜甜甜的短fin

❤食用愉快❤

A.

最近的天气一点儿也不称人心意。

只是一晚上没看天气预报,温度就从昨个儿的3℃~16℃降到了今天的最低气温-3℃ 

李熏然坐在窗边,捧了杯热茶正忧伤地听着北风呼啸,拍打着窗子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在敲他的心,很疼。

他是心疼,心疼自己出门的时候为什么没听凌远的话乖乖套上厚重的羽绒服,虽然它丑但它御寒。

放在这样的风里,李熏然超拉风的大衣没了一点实用价值。

李熏然大概都能想象自己下班回家行走在冷风中的悲惨境遇了。

凌远不能来接他。他去了邻市开会,明天才会回来。

李熏然苦大仇深地盯着茶杯中浮沉的嫩叶,春林初生,春水初盛,春风十里——有点冷。

B.

李熏然头一回这么盼着不要下班。

要不然就和别人换个班?反正中午回家也没人做饭,倒不如去隔壁的快餐店打包一份留在队里值午班,晚上还能早回去。

在商议好后,李熏然只穿了制服就跑去买饭,回来结结实实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风还挺大。他说。

明明是有人想你了。

C.

凌远有些郁闷,因为他的小李警官手机关机了,今天降温降得厉害,李熏然穿的又少,凌远多多少少地有些担心。

他又不是个小孩了,你瞎操什么心?

可他就是想替他操心,然后把李熏然贯成一个小孩,天天赖着他;宠着李熏然把他宠到无人敢接收。只能是他凌远一个人的。

他的确坏透了,在爱情上,凌远的自私程度堪比葛朗台。

想完了一上午的李熏然,表彰大会也就开完了,结会请凌院长致辞,凌远压根就没认真听,东瞅西凑地搪塞过去,抿抿嘴坐下。

李熏然你个小坏蛋。

D.
天意还怜幽草呢,偏偏要这样对我李熏然?

傍晚快下班时,天空竟下起小雨,转而成了米粒大小的冰雹在北风中狠狠地砸向窗户。

李熏然听着冰粒“唰啦唰啦”地打在玻璃上,不由得颇为心悸。

妈的,李熏然都开始骂娘了,今天的天儿是存心要欺负他,这种天气出租车都叫不到。

到了下班时间,坏天气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李熏然又开始考虑要不要顺便值个夜班。

反正...凌远也不回来,回不回家都一样了。

李熏然想。

落寞的小狮子趴在桌子上,将头埋进臂弯,小台灯幽幽地亮着,拉长了他的影子。

E.

小狮子睡着了。

他梦见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就是这样的天气,风杂着冰碴灌入他的袖筒,冷极了。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漆黑的夜让他多少有些不安,路灯很暗,远方就像一张大开的嘴,随时要把人吞掉似的。

如果凌远在就好了。

李熏然边想边瑟缩着,又走出一段发觉没有方才那么冷了,风也小了许多,身上多了件御寒的羽绒服。

“让你多穿些衣服你不听。”凌远紧了紧他的衣襟,半嗔道。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李熏然对这个梦受用得很。

恶梦的惊天大逆转哟。李熏然牵着爱人的手,在梦里窃笑。

F.

小狮子的梦快醒了,因为他的脚踝被冻得隐隐发痛。

嘶,果然还是梦里好。

李熏然揉着眼睛,隐约发觉暗处有个人影。

“醒了?”人影动了动,向李熏然走来。

声音有点熟,刚才在梦里也听见过。

凌远看着还没缓过神来的来李熏然,忍俊不禁,伸手在小孩眼前晃了晃,笑道:“睡傻了?”

李熏然抬头看着凌远,眨眨眼睛:“我还在做梦?”

凌远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笑:“我说你睡觉傻笑什么,敢情是梦到我了。”

李熏然掐掐自己,在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跳起来扑倒爱人身边惊喜地叫“远哥你回来了!”

凌远把掉落的羽绒服又重新披在李熏然身上,拍拍怀里人的脑袋,笑得无奈:“小傻瓜,睡觉也不知道往身上披件衣服。”

李熏然不答话,一双如夜般的眼眸被灯火耀出了星子,他勾起嘴角轻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

“君心正似我意。”凌远笑,温柔地吻住爱人,灯光拉长了二人相拥的身影。

G.

不开车怎么回家嘛!

李熏然眨眨眼,又确认了一遍凌远的话:“走回家?”

“嗯,”凌远看着李熏然惊讶的浓眉轻挑,笑着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迈出去几步,“跟我走。”

李熏然不乐意却还是跟了上去,厚厚的羽绒服让李熏然显得十分笨重,像只大熊猫。

凌远牵过李熏然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

风已经停了,密集的冰粒也成了飘飘大雪,纷纷扬扬地落在二人身上。

李熏然的鼻尖被雪花染红,像只害羞的狮子。

他忽然明白凌远为什么如此执念于步行了。

想和你亲历这世界,用两颗赤忱的心去与世界相拥。纵是世界以痛吻我,没关系,我还牵着你的手。

两个人转头转得十分默契,相视瞬间,会心而笑,橙色的灯光倾入凌远的眼眸,融化了一汪春水。

“远哥!”

“嗯?”

“以后,我们都这样回家好不好?”

“好。”

凌远想抬手揉揉李熏然的脸,却怎么也难将手从爱人手中抽出。

“熏然,”万千话语哽在喉间,“我爱你。”

“我知道呀!...”李熏然跳了下,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

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凌远呀,我愿意为你唱歌。

H.

春林初生,春水初盛,

春风十里不如你。

评论(26)
热度(217)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