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关注我之前请务必看简介

无赖 流氓 不讲理 满肚子歪理

不是什么正经人

尤其擅长急刹车

个人lo 并不专吃某对cp
随性一些 一切随缘



我写我想写的 你看你想看的


如果您想好了 那么谢谢您关注我
我也爱您♡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凌李]这次换我追你

❤梗来自很久前看过的一篇王道不妥青山

❤ooc是我的锅

❤送给每个在爱情里兜兜转转的人

❤❤❤❤❤❤❤❤❤❤❤❤❤❤❤❤❤❤❤❤❤

李熏然在打输第N局游戏后,恨恨地举起键盘咬咬牙又特怂的轻轻放下,一扔鼠标:“什么破游戏!”

一会儿,电脑游戏界面的会话框里不断往外蹦字:“你他妈会不会打啊!”“你tm坑队友啊!”“你那白银是买来的吧!”…

李熏然盯着屏幕,消息“叮叮叮”地向外弹,他也不动,也不回复,就眼睁睁的看着。

像是斗气似的在盯了电脑屏幕十多分钟,终于把屏保的彩色泡泡盯出来后,李熏然果断拔了电源。

啊啊啊啊!都怪凌远!什么破游戏!反正装备什么的都被凌远败光了!老子也不怕输了!输输输,输你大爷!凌远你大爷!

炸毛的小狮子往床上一躺,一通乱撕乱咬地发泄。

发泄够了,李熏然就有点儿心疼自己的枕头和被子了,毕竟是要每晚陪伴自己的贴心伙伴,被蹂躏得如此凶残李熏然还是有些心疼的——才不是因为弄脏了没人给洗,弄坏了没人给换!

李熏然脸上挂了个大写的心情不好。

因为他失恋了,准确说,是他甩了别人。

是一个周之前的事了,那天凌远去参加同学聚会,他同学说凌远喝多了要李熏然去接他。李熏然正值班呢,一听凌远喝多了就有点儿着急,假还没请就急吼吼地跑去接他。

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喝那么多酒,李熏然一边开着车一边着急地自说自话。

到了那地儿,李熏然下车去找凌远,抬眼就看见一个女人挂在他远哥身上,嘴唇撅了老高要贴上去,看那架势就要以身相许了。

我操谁让你碰我男人了!你他妈给老子撒开!李熏然心里咆哮,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去扶凌远,不着痕迹地把女人和凌远隔开。

“远哥,远哥咱们回家了。”李熏然扶着凌远有些吃力,难怪自己在床上从来没有主动权,没这分量。

“回什么家啊,不回家…不回家,”醉鬼摆摆手,说话口齿不清,“来来来,小梅我们来…嗝…”

丢人现眼!李熏然咬咬牙把人塞进车里,还小梅!回家叫你倒霉!

李熏然好歹把人给弄回了家,正在气头上,本想直接回去值班,剩下的爱怎么着怎么着,可看看凌远却放心不下。

李熏然叹了口气,认命地给醉鬼换好睡衣,煮了醒酒汤还准备了胃药和暖胃的水袋,在看着迷迷糊糊的醉鬼喝下醒酒汤抱着水袋舒舒服服地窝在床上后才松了口气,回去值班。

第二天早晨,李熏然顶着俩大黑眼圈跟大熊猫似的回家来,刚挨了领导训话又困得要死,挨上沙发倒头就睡,刚迷糊了一会儿就被凌远叫醒了。

李熏然本来没什么起床气,可偏偏那天火气特别大,像一只炸毛的狮子:“别碰我!”

凌远被一顿酒灌的头疼,也没什么好气:“你干嘛啊,熏然。”

“你说我能干嘛!凌远!”李熏然这次是彻底不用睡了,想想昨晚他心里还憋屈着,他今天还得写书面检讨呢,“我昨晚上值着班把你从女人身上接回来!”

“你说什么混话!”凌远皱紧了眉头,他是真被李熏然这一句话给惹毛了。

“我说混话?”李熏然知道自己踏足雷区,却硬是不想认输,冒着被炸死的生命危险也要贴着边走,“昨晚上那女人都挂你身上,就差以身相许了,是不是我不去你们就有进一步发展了?”

“李熏然!”凌远最低底线的警告。

“敢做不敢让人说了?”李熏然索性破罐子破摔,大不了这日子不过了,“凌远你是不是和我在一起太久了,腻了,想女人了?”

“熏然,你别这么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哦好,”李熏然笑了一声,“难为你了,跟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同居三年很痛苦吧!没事儿,过了今天你就自由了,凌远,分手吧,我也腻了。”

李熏然现在想想自己真他妈就是个犊子!说话不过脑子!

不过这都他妈怪凌远!他不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什么都不会发生!

人生真是讽刺啊,当初自己死皮赖脸地追到外冷内热的凌院长现在却又要跟人家分手。

凌远也还真答应了!

李熏然在看到凌远点头后,气呼呼地拖着自己的箱子出了凌远的小公寓打车回先前的住处。在等车的时候,李熏然就有些后悔了,可他回不了头。

他就想,凌远,你要是现在出来挽留我,我一定会留下。

可他最终还是没等到他。

李熏然抱着被子看着窗外的落日发呆,难得一次休假却是在房间里无聊度过的,之前休假李熏然都会拉着凌远出去玩,在家就和凌远开黑刷副本,可现在呢。

李熏然决定给自家老哥赵启平打个电话,刚拨通还没说话就听见赵启平在电话另一头炸毛:“谭宗明!你撒开我!谭宗明!我得上班!…”

李熏然犹豫着要不要挂断电话。

算了,自家老哥是指望不上了。

“喂,熏然怎么了?”赵启平终于让谭宗明松开他的腰,腾出空来问。

“没没没,”李熏然忙应付他,“你俩继续继续啊!”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赵启平二丈摸不着头脑,低声嘀咕:“这小孩又怎么了这是…”

李熏然翻着手机,翻找着可以联系的人,找了一圈也没什么好联系的,至于凌远,在李熏然负气回家后就果断被拉黑了。

前任的手机号留着也没用!

手机来电铃响了,李熏然看着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下接起来:“您好?”

“是我。”

李熏然一怔,在电话前沉默起来,凌远你混蛋!

“熏然,你最近还好吗?”

李熏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我啊,我挺好的。”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熏然,你真的和赵启平在一起了?”

赵启平?哦,李熏然记起来了,刚分手那几天李熏然有些气不过,就请了自家老哥故意在凌远经常去的咖啡厅“约会”,想气气凌远。

不过那段时间一直没有遇到凌远,谭总又因为这事儿跟赵启平吃了好大一顿醋,这件事也就这么放下了。

“他对我很好,”李熏然就是嘴硬不肯低头,然后以央视播音员的语速,“一会儿我们就要出去散步了,不和你说了,再见。”

光速挂断电话,李熏然长舒了一口气,说谎是一件很累的事,你得编无数个新的谎言去挽救最初的罪过。

李熏然看着窗外绚丽的星河,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李熏然啊李熏然,自作孽不可活!

他其实,还是喜欢凌远的。

他只是心气高不肯服输,不想先低下头来。

像一匹守着自己领地的孤独的狮子,徘徊在枯木草原的边境,却怎么也不愿踏足另一片的春意。

李熏然觉得自己特矫情,可是爱情本身就是个矫情的事啊!

是了,爱情里没有输赢,拥有即最大意义。

李熏然抱着手机,点开刚才凌远打电话的号码界面,手指停在呼叫键上方,又开始纠结。

正犹豫着被电话铃声吓了一跳。

是凌远!

“喂…喂?”李熏然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慌乱。

“李熏然,”凌远说得很慢,掷地有声,“李熏然你现在是不是单身。”

李熏然“嚯”一下站起来,陡然提高了音调:“老子就是了!”

“叮咚叮咚”门铃声很不合时宜的响了,李熏然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暗暗腹诽,这谁这么讨厌啊打扰老子谈恋爱!

刚打开门李熏然看见来人一怔,就立即条件反射似的“嘭”把门关上。

凌远碰了一鼻子灰,站在门外笑得颇为无奈,好在电话还通着:“你都单身了还不让我进去?”

“我…”李熏然被自己蠢得气短,妈的,你这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给我!李熏然你真是蠢到家了!干嘛把人关门外啊!

“开门。”凌远伸出手指敲敲门,“熏然,开门。”

李熏然想了想还是把门开了,总不能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凌远倒是熟门熟路,拎着刚在楼下超市买的食材钻进厨房,动作一气呵成,李熏然愣是没敢插话去打断。

“凌远…你…你干嘛啊…”李熏然站在小客厅有点儿畏手畏脚的,就好像自己是个外人似的。

“做饭,”凌远说得一脸认真,“你不是单身吗,我这是在追你。”

凌远走到李熏然身边,紧紧抱住李熏然,贪婪地嗅着小狮子身上独有的气息,定了定神开口:“我放不下你,我不想和你分开,我还没有和你腻歪够,我还有好多情话没有说出口。我知道你不会回头来复合,没关系,我们可以从头来过,这次换我追你。”

李熏然抬手抱抱他:“远哥,其实我也想通了,爱情本来就是个矫情的事儿,不需要太高的心气…”

“李熏然呀,”凌远无奈地笑,看着李熏然的眼睛,“你能不能假装还没原谅我,让我追你一次?”

“不能。”

李熏然笑弯了眼睛,和他一同倒在小狮子的被窝里,互相咬着耳朵,小别胜新婚,失而复得的喜悦化作蜜茧将二人裹住,想把你融化在我的眼里和梦里。

凌远到最后终于磨着李熏然和他演一出冰山凌院长倒追易燃易爆小狮子的戏码,还把赵启平糊弄得一愣一愣的的事也无需再提。

李熏然看着凌远熟睡的脸庞,满足地弯了眼睛。

爱情就是很矫情的事儿,在爱情里,没有对错输赢,拥有即最大意义。

感谢💕


评论(12)
热度(111)

©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