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絮叨又磨叽偶尔不乐意搭理人的暴躁小老妹儿

醉虹楼

    
        速打一段

    白宇在后巷子里头晃了半天,两手插兜感觉自己巨拽地靠在醉虹楼油油腻腻的后门口,隔着一大片碗厨柜架冲里头叮叮当当颠勺的人吹了个口哨,鼓风机声儿太大,他没听见,不过白宇倒是不怎么在意,趁老板没在偷偷溜进了后厨,站在轰隆隆响的锅台边喊他哥。

    哥!

    小白!你来了?朱一龙颠勺的把式多着,彼时正叼了一根烟撸着袖子把锅里的菜飞老高,听见白宇的声儿扭头瞧他,咬在唇角的烟跟着他嘴一动刷拉拉掉烟灰,白宇瞧了一皱眉,伸手把人的烟夺走眼见快灭了就狠狠吸上一口。

     靠你丫就这么炒菜的,常来的没给尼古丁焦油药死啊!

      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我这是着了你的道!白宇吸了一口烟,把满鼻腔的烟雾往他哥脸上吹,朱一龙给他差点儿呛出眼泪,想抬脚踹又舍不得,只舍得笑骂他一声还不敢重了,小兔崽子被自己宠上天了没大没小成天闲了没事儿怼自己。

      去你的!朱一龙装了盘,随手扯起衣角擦了把脸,凑过去亲亲白宇的脸,道,我下班了,先去冲个凉洗个澡一会儿出去陪你去看什么狗屁乐队。

      听你这意思咋这么不顺心呢。白宇也不嫌他一身汗就直接缠了上去,一身儿百十块钱置办的衣裳揉得皱巴巴混着汗味和厨房厚重的油灰味。

    朱一龙皱了皱眉头推他,一身汗呢,别闹。

    一身汗怎么了,你操我的时候也一身汗呢我嫌弃你了吗,我就让你陪我去看个乐队瞅你给我别扭的,我不去了成吧?白宇伸出食指点他脑袋,小气鬼,我不就是说乐队主唱好看嘛,醋精!

     谁说我醋了,一个破乐队的醋爱他妈谁吃去。

     行行行,我吃总行吧?白宇笑着掐人脸颊,手顺下去又胡乱摸起来,揉着朱一龙裤裆里的小铃铛,才上手就起反应,白宇挑眉笑,哥你还真能忍,没把这小家伙憋坏了?

     坏没坏我不知道,操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212)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