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絮叨又磨叽偶尔不乐意搭理人的暴躁小老妹儿

就这段 我有一个危险的想法

假设居北小时候曾经同城

居居小时候被妈妈扮成小姑娘,正好赶上一次灯会,居居扎着两只小揪揪被妈妈领着去看花灯。

看花灯的人好多呀,居居走着走着就跟妈妈走散了。

居居站在一方矮矮的石墩上踮起脚尖却怎么也没法在人群里找到妈妈的身影,他越等越急,小手紧紧抓着粉色连衣裙把裙角揉成一团。他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眼泪浮在下眼睑上打旋儿。

「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小混世魔王捏着一只兔子灯走到居居身边,偏偏头问。

染着哭腔又奶声奶气,「我……我和我妈妈走散了。」

小混世魔王见他要哭了,赶紧把兔子灯塞进他掌心,肉嘟嘟的小手戳戳居居,又有些不知所措地擦着衣角,「没关系呀,我把小兔子给你,我陪你一起找妈妈吧!」

居居抬起朦朦胧胧的一双泪眼,看着他鼻梁骨上贴了一只创可贴,咧开嘴笑得没心没肺,心情似乎也变好了,没来由地相信他的话,重重地点了两下头。

「嗯!」


「那你拉着我的手,别再走丢了哦。」小混世魔王笑嘻嘻地拉起他的手,扭头对他说。

「那……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北宇!」北北眼睛亮晶晶的,「你叫什么呀!」

「我叫居……居……」

「那我就叫你居居吧。」北北歪了歪头,冲他笑,「居居。」

……

「哎小白菜你又跑到哪里去了!」白姐姐气鼓鼓地扯着北北的耳朵,「你看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狼窜!」

「欸欸欸,姐姐姐,放手疼呜呜呜……」北北揉着耳朵把免死金牌往自己身边一拉,「我帮小妹妹找妈妈啦,小妹妹妈妈找不到了,好可怜……」

「你叫什么名字呀?」白姐姐看着居居,也好奇地偏了偏头。

「他叫居居!」北北挠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一声,「可爱吧!」

「你才多大你就学会把妹了!」白姐姐笑着敲北北的脑袋,伸手要去拉居居,居居脸皮薄胆子小,两手紧紧握着兔子灯直往北北身后躲。

「小白菜你行啊,看起来把小妹妹保护得不错呀,值得表扬。」白姐姐还事拉了拉居居的小手,「姐姐和北北一起陪你找妈妈好不好?」

北北和北北姐姐都是很可爱的人。

后来北北将兔子灯留给了居居。

临走的时候,他偷偷地附在居居耳边说,「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啦,你可一定要保管好哦。」


自那以后居居被爸爸扔进散打队学散打,渐渐变成西装举铁八十千克的龙哥,小白菜也跟姐姐回到了西安。

好似儿戏。

可朱一龙总是随身带着那只兔子灯,哪怕它褪色褪得看不出来头脸,他也总是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白宇交了很多女朋友却总是念念不忘小时候那个站在护城河边石墩上哭的那个小女孩。

阴差阳错地,两个人都成了演员还共接同一部剧。

后来

「直男」白宇与西装举铁居居展开了一段「请把我的女朋友还给我」的惊天虐恋🌝



后来白宇揉着腰做了一个表情包。
臭居居是个大屁眼子。


嗯,那……谢天谢地骗到你了。







(有点想写  小羊角辫居居实在可爱💕
正式写大概会写个上下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0)
热度(526)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