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楼诚〕明教授和明助理

*西南联大背景 甜的

*模拟考砸了 不开心了  摸鱼更新

*片段灭蚊法   复健之路遥遥无期








明教授和明助理跟着大家一路飘飘荡荡地南下,最后伫脚在一片新生的泥泞中。

从北平到云南大大小小的家当丢的丢,扔的扔,风尘仆仆而来,怎么看怎么狼狈。明教授却不甚在意,领带依然打得一丝不苟,戴着金丝边眼镜温和地笑,安安静静地听着明助理皱了眉头抱怨。

他有明助理就够了,要那些家什做什么。

明助理心里却在意得紧,皱着眉头向明教授嘟囔,我的伯爵表没了,还是上次你送我的那只……我的那条方格领带也不见了,那是你在巴黎买给我的……

明教授抿着嘴唇笑,抬手捏了捏明助理的薄脸皮儿,道,“再买,再买。”

“买不需要钱啊?”明助理瞪他一眼,哼地一声转过身,“买再好的也不是原来的那个。”

“我还是原来那个,你要不要?”明教授从背后把人圈住,坏心地在人耳后根吹气儿,明助理耳根红了大片,像是濡湿了的花蕊。




燕大给分配住房的时候,给了明助理几间房的地址让他俩选。

明助理就带着明教授一间房一间房地看,可明教授总是瘪着嘴角摇头。

不满意,不满意,还是不满意。

“这可是最后一处了,”明助理撑着腰有些无奈,“这里不比家里的好,你就凑合凑合吧。”

“条件什么的无所谓,遮风避雨就好。”

“那你这一路上挂在脸上的十万个不满意是怎么回事?”明助理好气又好笑,他感觉自己好像养了个老小孩一样。

“就是这房子隔音不好,”明教授打量着房子若有所思,“这晚上动静太大要是被别人听了去,是不是不太好?”

明助理听罢,脸腾一下烧起来,红到眉梢。






“你为什么不去跟其他教授打牌?”

明助理终于忍不住直起腰,将抹布甩进木桶,挑起眉看着坐在长凳上看了自己整整一上午的明教授,问。

明教授淡定地抿了口凉透的茶,抖了抖膝上自今早就一直敞开的报纸,道:“打牌得花钱。”

“你没有钱还怕花么?”明助理拎了壶热茶给人重新斟满,“你去摸一把,兴许还能赚顿肉回来。”

“我不。”

“为什么不呢?”

“他们没有你好看,肉没有你香。”

明助理抿抿嘴,颧骨上又开始泛红了。






明教授嗜甜。

可糖又是紧俏货,当地人的小摊上要价极高。

不过明助理总能在每逢初一的时候从集市上抱回一罐方糖。

所以每逢初一,明教授就早早地坐在柳湖边等着明助理回来。

每当明助理抱着糖罐回来的时候,明教授就笑眯眯地袖了手看着他。明教授从来不肯自己动手去捻罐中的方糖,常常要等着明助理一颗颗地送进他口中。

明教授说,糖本身并不是甜的,只是经过了你的手才变得甜蜜无比。


有次喂糖刚好被校长何其沧撞见,何校长想了想总觉得这有伤风化,于是就同明教授和明助理讲。

“你们为人师表,行事要多多注意些,不要给学生带去些不好的风气。”

明助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明教授却不以为意,一口含住明助理指尖的糖块,舔了舔唇角,“我们这叫兄友弟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0)
热度(169)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