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杜方]云泥拿与朱古力〔终〕

推荐bgm: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前文链接:1.0  2.0  3.0

*忘记这篇了    锅我

---------------------------------------------




5.0
(英雄救美的俗套故事 这大概可叫做俗套爱情故事)



“你谁啊!”达哥回头上下瞄了杜见锋一眼,嗤笑道,“怎么,你这是还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你放开他。”杜见锋急急地把车子丢在一边,活动了下手腕,虎视眈眈地盯着停下动作看着他的一干人,“我再说一次,你放开他。”

“哪儿来的傻x,看来你还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达哥一招手就有一个人走上前去堵在杜见锋脸前。


“老子管你什么狗屁达哥,”杜见锋的指节被按得咔吧咔吧作响,“我再说一次,放开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三个小弟放开方孟韦,连同达哥四个人一齐扑向杜见锋。杜见锋腹背受敌总难招架,很快就占了下风。

方孟韦顾不上衣衫,爬起来就去摸索被丢在垃圾堆里的手机,手机屏被震碎,开机也没法正常使用,他咬了咬牙举起泛着荧荧微光的手机,喊道:“李达!我已经报警了,识相的快跑,别等我哥来又抓你蹲号子!”


达哥依旧被杜见锋纠缠着,来的三个人里已经跑了俩,剩下一个站在一边不知该怎么下手帮忙。

早知道杜见锋是个难缠的主儿,他就不去招惹了。


“达哥……别……别跟他缠着了,他好像是松哥的人!”一边的人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重重地咬着最后三个字。

达哥原本只听方孟韦威胁想着要落井下石,这一听反倒慌了神,他自然知道条子难对付,却更知道松哥比条子玩人玩得更狠,惹上松哥的都没有健全人了。


李达起身甩手就跑,末了还不忘仪式性地恶狠狠地啐一口。



方孟韦的心脏扑通通一直在跳,他方才一直担心,就怕李达破罐子破摔。

他深深地松了口气,不顾腿痛一瘸一拐地奔向精疲力尽蜷缩在地的杜见锋,扳着他的肩膀急切地问:“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冇事,”杜见锋缓过一阵,一手撑地坐了起来,看见方孟韦被扯坏的衬衫怔了怔,“孟韦你衣服……”

“你都这样了还管我衣服!”方孟韦哭笑不得,抬手轻轻呼了下他的后脑勺又扶他起来,咬着牙嗔他,“我不是说让你走吗,你还在这儿干嘛!”


“我放心不下你……”

“蠢死了!”方孟韦看着他嘴角渗出的血丝,噙着泪笑骂,“蠢死了!”

“哪儿蠢呀——”杜见锋嘿嘿笑两声,拍拍方孟韦的手,“没事儿,放心吧,我真没事。”

“我会信你!”方孟韦拾起一边的书包,拉着杜见锋,“走,去医院。”



从医院出来,天色已经很暗了,杜见锋摸着手臂上多缠了两圈的绷带有些郁闷:“这样回去是会被阿婆骂的。”

“你之前不也经常跟人打架吗?”方孟韦随口一说,扶着护栏下台阶。

“像这种皮外伤自己擦点儿红药水就好了——欸,你怎么知道我之前跟他们打架的——?”杜见锋偏头看他,怪道。

方孟韦闻言手一顿,脚步没跟上,在台阶上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好在杜见锋手快地扶住他的腰,这才把他稳了下来。

腰间的手——方孟韦的脸腾一下烧起来,好在天色昏暗也看不清。

“见过。”方孟韦摸摸脸,低声道。

“你……见过?”杜见锋缓缓抽回手臂,有点儿不情愿。

方孟韦嗯了一声没想继续这个话题,便道:“我想吃甜筒了。”


“我记得前边应该有个冰激凌车,”杜见锋看看他,路灯下一双眸子像是映着星辰的海,他的脸被霓虹彩灯映得泛红,光影在他脸上交错,“我们去前边看看吧。”

方孟韦点点头,咬着下唇接受了这个“我们”。

杜见锋买了两只云泥拿甜筒回来,递给方孟韦一只,自己径直剥开咬了起来。

方孟韦抬头看看他,边跟在他身边走着边低头剥着包装纸,他沉默一会儿,别扭着开口:“其实你不用委屈自己和我一样也吃云泥拿口味……你喜欢朱古力不用为了我而改变。”


杜见锋怔了怔,偏头看看方孟韦,像是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一样,他把口中的云泥拿冰淇淋咽下,好久才说:“其实不是改变,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吃什么也觉得甜。”


方孟韦总以为云泥拿和朱古力不能兼容并包,他们一个像火,一个像水,似乎是永恒的对立。

他以为自己和杜见锋也是如此。

偶尔重合的直线会再度分开,各奔东西,可他却忘了,人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直线,而任何两条相交的曲线都有再度重合的可能。



二人沉默着走了很久,灯火通明的街市都已经被甩在了身后。





“杜见锋。”


“方孟韦。”


二人同时叫出对方的名字,相视却又都低下头去。


杜见锋的视线在路沿石上开出的小花上飘,好一会儿才抿抿嘴说:“你先说吧。”

方孟韦舔着甜筒,冰淇淋融化滴落在指尖,黏腻冰凉。


他憋了好一会儿气,才像是鼓足勇气似的开口。

“杜见锋,跟我拍拖吧。”


依旧是他秋风一样清冷慵懒的声音,风一样缠住杜见锋的腿脚,让他顿在原地动弹不得。

杜见锋回眸去看他,方孟韦微微昂了下巴,像是企盼一样睁圆了一双鹿眼看着他。他的眼眸中山水交叠,光影迷离,无数的霓虹碎片在他深海一样的眸中闪烁。



杜见锋有些诧异,一丝惊愕,怔怔地看着他,任夏末带着鱼蛋粉香气的风从二人鼻尖擦过。


方孟韦的表情略有些垮了,鼻尖微微泛红,他的脑中飞快地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他想杜见锋不会拒绝,可他又想杜见锋是不是同自己想的一样。


考虑到最坏的结果他还是忍不住没来由的委屈,刚要开口质问就被眼前的人紧紧拥入怀里,两只甜筒落在地上,溅起白色的奶花。


他听见杜见锋贴在自己耳根儿轻声笑,他甚至都想得出他现在的表情,又痞又酷。


“小痴线,被你抢先了一步,早知道我该让我先来的。”


方孟韦的心跳如台风来临时的暴雨般急促,他眨眨酸涩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滚下眼泪。


“混蛋杜见锋!”他的话里下雨了。



“好好好,我是混蛋。”杜见锋温柔地抚着方孟韦猫儿一样微微拱起的背,柔声说,“那现在混蛋问你,你愿意跟混蛋拍拖吗?”

“不愿意!”他吸了吸鼻子,噘嘴看着杜见锋哼了一声道,“一支甜筒就想骗我跟你拍拖,门都没有!”


“那再加一个吻。”


杜见锋温柔地吻吻他的鼻尖,宠溺的语气能溺死猫。


九重葛棚架下一只影子衔着另一只影子,他要把他这一生的柔情都注入到这个吻中,也是,怕自己这一世柔情也都献给了他。




                                 end.
耶嘿   云泥拿与朱古力的暗恋故事就此结束啦

番外也许会有    

姑娘们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一下想看的番外内容喔❤

期待着来年夏天讲一连串他们的爱情故事

比心心!

维庸的进度条

评论(9)
热度(72)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