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枪手组]君子之交 (八)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中秋快乐❤

*应四夕夕 @潇湘绝歌 要求把第八章给写了 复健之路遥遥无期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

八.黄昏叹


牧良逢在二零四团待了大半年,转眼就到了1939年的秋天。

这期间他走过很多地方也接过很多任务,他带着他的兵辗转征战,打过随枣,保过长沙。虽然年轻,但他在团里也颇受人敬重,张治明拿他当亲宝贝待,九十八师的师长也宝贝他宝贝的不得了,猛子与他的嫌隙早就没了,小五一干人也都乐意听他的。


虽然只是个排副,可小伍却拿他当排长待,就连猛子也觉得小牧称这个职反而是自己技不如人还攀了高位。



牧良逢倒不在意些这个,平日里常跟大伙说说笑笑的,只是每每笑过后他总会想起范川,凡到一地就要问问有没有人见过他。猛子和小五见他找得痴,劝不住他,就和他一起找,就是不知道这范川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能让小牧这么费心。俩人只是从张团长那儿听说,人是小牧的兄弟,是五十一军三零一团的。

去年三零一团被南调协助作战,结果被小鬼子埋伏进了雷区,炸死一半多的兵力,后来小鬼子不算完,动用轰炸机投了燃烧弹,一瞬间雷场变火海。
三零一团团长被大火活活烧死,据当时报道称,三零一团,全军覆灭。


能侥幸活下来,现在却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搁谁谁也觉得心疼,更别说是牧良逢。




“排长,”小伍敲敲门框走进来,“团座叫你呢!”

“我又犯什么纪律了,成天找我。”牧良逢整了下衣冠,瘪瘪嘴不情不愿地跟着小伍出去。

待他走进张治明的临时办公处时,看到猛子早早地就在那儿等着了,旁边还站了个穿校官军装的男人,军装颜色跟他们不太一样。


“小牧,来!”张治明招呼牧良逢一声,脸上看起来不太爽。

“团座。”


牧良逢走过去就听见张治明口气有点儿酸地说:“这位是军统的刘处长,想跟我借你们几天去武汉做任务,你们俩怎么想?”

牧良逢跟猛子对视一眼。

“我们……”

“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磨磨蹭蹭的!婆婆妈妈的像什么军人!”张治明喝道。

刘处也是个明事理儿的人,军统要借的这俩人可都是二零四的宝贝,万一有什么闪失,损失最大的可是他张治明,自然心里不爽,也就不苛责他这态度,笑道:“我知道二位兄弟都是一顶一的神枪手,这次刺杀任务十分艰巨一定要一次解决,所以只好来拜托二位。二位放心,只要任务完成就一定给你俩记功!”


“我们团长要是同意的话,我俩没什么意见。”牧良逢看了眼猛子,道。


张治明狠狠剜他一眼,这小子又把这破皮球往我这儿踢!

张治明哼哼两声,“我没意见,不过老刘,你们军统要保证他俩能毫发无伤地回来。”


“我们一定派人保护他们安全!”刘处长见事儿已经定了,拉着张治明笑了起来。


“他俩要是有事儿,我就带着全团去你军统闹事!”张治明瞪牧良逢一眼,“你俩回去收拾收拾跟着刘处走吧!”


牧良逢吐吐舌头,等回来肯定又少不了要挨骂。







范川把摊儿收好,往街上望了一眼便闭紧门窗。

“你还好吗?”范川从锅炉下翻出药箱,走到正大口大口喘息的男人身边皱起眉问。


“我没事儿,”男人看着范川灵活地用剪刀剪开自己的衣服,拿了酒精棉轻轻擦拭着消毒,咬着牙道,“一周后伪湖北省政府将在中亚饭店召开经济动员会,这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


“军统那边有什么消息?”范川顿了顿,问。
“蜘蛛还没回来,我想他们也很可能会部署行动,”男人叹了口气,“希望能和他们达成合作。”

“对了,你委托我替你找的人似乎有些眉目了。”


“真的?”范川的手猛地抖了一下,他的心一下腾跃起来,“你找到他了?”



“有老乡说,国军里有个神枪手跟你的描述很像。”男人摸了摸包扎好的右肩,“目前还没找到,不过我会发动同志们继续帮你找的。”


“谢谢!”范川的眼泪一下涌了上来,“谢谢谢谢!真的谢谢你们!”


“如果不是你在武汉城里为我们提供庇护,我们的工作也不会开展得如此顺利。”男人微微笑着,“如果你想通了,欢迎你随时找我。”



“我知道了,谢谢。”范川抹了下眼睛,他看着那件挂在墙上已经穿不着了的棉衣,竟笑了起来。
小牧,我就要找到你了。






牧良逢和猛子在军统受了几天速成特训,一天下来骨头架子都要散了,熊教官成天板着脸,每次练习都下狠手地摔。回回就爱跟牧良逢过招,这几天下来牧良逢浑身是青。


“你说他怎么就老跟我过不去呢!”休息一分钟,牧良逢抄过水壶边喝边跟猛子发牢骚。


“他挺看重你的。”猛子笑了两声,“你可知足吧!”


“嘿,我谢谢他!”牧良逢朝熊教官背影翻了个白眼道。




“集合!”熊教官背手虎着一张脸看着站得笔直的二人,“今天你们的任务正式启动,你们要趁天黑戒严之前混进武汉城内,我亲自护送你们,到城内会有人在十三号码头接应你们。”

“是!”

“接头暗号是‘你有渡江的船票吗?不好意思,掉河里了。’记住!不许暴露自己的身份 !”熊教官一拍手,“现在行动!”


牧良逢看了眼开始向西南方向倾斜的太阳,在很远的天边有金灿灿的一片霞光。


牧良逢和猛子闷在黑暗密闭的车厢里,周围都是货物,用麻袋盛着摸上去一颗颗圆滚滚的感觉像是核桃一类的干果。


牧良逢一路被颠簸得头晕,老想吐,只能憋着气儿不说话。猛子倒是习惯如此,抱着军统新发的毛瑟狙击枪跟搂媳妇儿似的,他们第四军虽然配备美式装备,不过可没这么高规格的配置,这种高配也就五十一军的那支美式军有了。


“军统可真小气,帮他办事儿,使他的枪还得还给他……”猛子忍不住去拉拉牧良逢小声发牢骚,手还没够到牧良逢的衣袖,车就戛然停住,让重心不稳的猛子打了个趔趄。

猛子无意识地要惊呼,却被牧良逢猛地捂住了嘴:“嘘,别出声。”

猛子瞬间安静下来,车厢外闹闹哄哄的,似乎有个日本人正叽哩嘎啦地说着什么。没多久牧良逢就听见“咚咚咚咚”敲击车厢的声音,三长一短,是紧急信号。


牧良逢和猛子立即端好枪掩在麻袋后,屏息凝神地盯着缓缓打开的车门。牧良逢心里不断击鼓,他怕外头光线太亮会影响视觉判断。

好在天色已经暗了,黄昏时刻的光线柔和,牧良逢很快适应,就在那个日本官兵走近车厢时,一颗子弹突然从麻袋后射出,直直地扎进鬼子兵的眉心。


车下的人一时大乱,熊教官迅速拔枪就近解决了两个伪政府军喽啰,猛子和牧良逢就机端着枪突出车厢围困。

“你们快走我殿后!”熊教官躲在土墙后冲着二人喊,“一定要完成刺杀任务!”


牧良逢点点头看向猛子,同他借着光线昏暗钻进夹道,末了还没忘了回头开两枪帮熊教官解围。


刚进城里没多久,二人就发觉自己被人盯上了。他俩穿的是从俩巡逻兵身上扒下来的黄绿色军装,虽然看过城里地图抄的是鲜有人行的暗道,但还是被日本特务盯上了,毕竟日本兵标配是三八大盖,毛瑟还是鲜见的。


“喂!”后边的日本特务耐不住了,用日语冲二人喊,“你们停下!”


牧良逢停下脚步,瞥了眼同样停下脚步的猛子。


“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牧良逢没回头也就没给他的正脸儿,等到日本特务靠近时,猛子一枪托砸在他的脸上,痛得日本特务惊呼一声。


待特务再抬头时,二人早就撒丫子跑了。

牧良逢不想浪费子弹,刚转过拐角就趁着自己进入日本特务的视线盲区,拉着猛子冲进就近的一家店里。



“嘭——”


猛子毛手毛脚地不小心碰掉了灶沿上搁着的锅,笨重的铁锅砸落在地上发出闷响。


“谁啊——!”楼上传来喊声。


“毛手毛脚的!”牧良逢瞪他一眼低声嗔他,却隐隐约约听见门外忽远忽近地响起皮靴踩地的咯噔咯噔声。


“你们是什么——唔!”



不待楼上走下来的人把话说完就被猛子一下捂住了口鼻,猛子有些丧气却又急得很,咬字都咬不准,“老板您行个方便,外头有日本人在追我们……”


范川使劲儿眨了两下眼睛表示他听明白了。

蹲在门缝边窥伺的牧良逢也渐渐后退,靠向猛子所在的方向。

“老板……”牧良逢边说着侧了下脸却忽然怔住,欲说出的话被哽在喉头的闷痛压抑住,他的眼中忽然蓄起热腾腾的泪,在他咧开嘴角笑的那一瞬间滑进嘴角。



             待续.

————————————————

更完这一章下一章遥遥无期

接头暗号是挺不走心的hhhh

来评论区跟我玩呀❤

维庸的进度条

评论(18)
热度(35)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