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杜方]云泥拿与朱古力 4.0

推荐bgm: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前文链接:1.0  2.0   3.0

---------------------------------------------

4.0

方孟韦躲了自己一天,连早操都找不见人。

下午临放学了,杜见锋郁郁寡欢地趴在桌子上,闷闷地想。

“锋仔,放学了你不走?”胖头戳戳杜见锋的肩窝小声问道。

杜见锋不耐烦地一挥手,“抓紧给…给我滚!”

“吃冇吃错药?好犀利。”胖头讪讪地收回手撇撇嘴,边嘀咕着边背上背包向外走,“冇法。”

杜见锋懊恼极了。

明明昨天晚上已经要打通第一关的游戏,今天迟了一会儿打开界面,它却忽然告诉你忘记存档需要从头来过。

搁谁谁炸毛。

他暗暗地揣摩方孟韦的心思,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线条漂亮的侧脸。一条蜿蜒曲折的曲线,他像是日本恋爱漫画中精心绘制的少年男主。

他想起他淡淡的唇线。皮肤与唇的过渡地带,颜色清清冷冷的一道粉色,就像他的声音一样清冷慵懒。

他想起他紧系的脖扣。当他站在镜子面前时,手指在条纹领带间飞快地翻舞,打了一个工工整整的领带结。

他想起他扎入腰间的衬衫下摆。当他从早读的昏昏欲睡中醒来,抬起胳膊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下摆被微微扯起,甚至聪裤腰间逃逸,露出一段若隐若现的腰线。

他想起他总是喜欢插在裤兜里或是垂在裤边线的手。他的手指骨节分明而修长,手背上有淡青色的血管埋在白皙的皮肤下微微隆起,像雪地里的蜿蜒碧溪。他可能站在黑板前,认真地将老师的讲义誊抄在黑板上,他的字像他本人一样清秀端正。一只捏着粉笔的手在黑板前晃来晃去,转眼间就有了满满一黑板密密麻麻的字迹。

他想起他裤脚下隐隐若现的脚踝。

他……不能继续再想下去了,不然他就该流鼻血了。

方孟韦的心思他一点儿也猜不到。为什么,为什么昨晚可以说谢谢你和晚安,而今天就像躲瘟神一样?

正在他愁眉苦脸地托着腮陷入沉思时,他忽然听见远远地飘来了几声琴音。

方孟韦又在练琴了。

杜见锋在自班后门框上挂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学校后花园的琴房门前,他踮脚趴在窗户上,偷偷窥视着正端坐在钢琴前略略抻着颈微陶醉的方孟韦。

方孟韦可真厉害。两手在琴键上跳来跳去像是一场舞蹈的角斗,极速跳转的音高,欢乐明快的曲调,都从这双手的指尖流出。

夕照穿过方菱格的窗洒在琴与他上,光影在迅速交叠的两手之间变幻,钢琴折射着柔和的光泽。

海潮在琴键间翻涌,猛然掀起狂风巨浪。

杜见锋看见他的唇角勾起,心也跟着吊了起来,他的手带着身子倾斜向一方,最终在高音中落定。

杜见锋竟也跟着暗暗松了口气,瞧着方孟韦额上沁出的细密密的汗珠一下迷蒙起来,他的脸色红润光泽像是水蜜桃硬糖泡进樱花酒里,甜腻腻地醉人。

“偷窥不是个好习惯吧,杜见锋。”余音未散,方孟韦盯着琴键忽然说。

杜见锋怔了一下,憋足了气儿没敢回话。

“你想做什么呀?”方孟韦转过头抬眸看着窗外的杜见锋,四目相对。

“我没想做什么……”杜见锋抬手挠挠后脑勺,“我只是……”

“你只是过意不去想补偿我?我都不计较了,你怎么还这么小气?男人也这么矫情。”秋天还没到,这话里倒先有了刺骨的寒意。

“我……”

我喜欢上了你啊。

“学校琴房闲人免进,你还是走吧。”方孟韦又按起琴键,夕阳斜着已经照不到他的脸了。

明明把这么烦人的人给推开了,他心里却没有一丝快意,反而愈加烦躁,钢琴被他凿得咚咚响,淌不出天籁。

提前结束练琴,方孟韦拾起一边的背包再往窗边看去,那里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杜见锋啊。

杜见锋被下了逐客令,又气又郁闷地骑着死飞慢吞吞地在大街上游荡,他在心里骂方孟韦傻,却总是不自觉地想着他该怎么回家。

方孟韦家在旺角,要他这样自己走回去非得天黑不可,他想着不由自主地掉了弯向学校方向骑过去,也许……能碰上呢。

方孟韦独自在逼仄的夹道里慢慢走着,可腿上的伤似乎格外痛让他难以正常行走,他几乎一步一顿,额角起了一层薄汗。

“唷,这不是方孟韦吗?”戏谑的声音从面前响起。

方孟韦抬头瞥他一眼,他认得这个人,别人都喊他达哥。之前他跟自己就有梁子,后来被学校开除成了站街仔,小偷小摸的时候正好被方孟敖逮个正着蹲了一段时间。

这些还都是方孟韦听他哥在饭桌上说的,他以为以后都会很难再遇见这个无赖。

“让开。”方孟韦隐忍而克制,但当他看到后又围上来的三个人以后,他就发觉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唷,听听这语气!一本正经的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呢!”达哥讥笑着抱胳膊逼近他,“你哥的账我们是不是该清一下了?”

他抬手拍上方孟韦的肩,却被方孟韦不留情地狠踹一脚,没防备地向后趔趄。

方孟韦也踉跄两下,盯着达哥颈上的金链:“滚,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保准你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过。”

“给脸不要脸。收拾完你,再收拾你哥,我不急,一个个来。”达哥使个眼色后边小弟就扑上去架住方孟韦,按着挣扎的猫靠向墙边。

“放开我!你们这群无耻混蛋!”方孟韦狠狠地盯着他,愤怒地挣扎。

“唷,我还以为方家二少是个面瘫,原来也是会生气的啊。”达哥的手勾住方孟韦的领带,扯扯松松,压低了声音邪笑道,“在学校的时候我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你却不帮我向你哥求个情。方孟韦,达哥我是不是太抬举你了?”

“你活该!”

杜见锋拐进逼仄的夹道,在老旧的居民楼间穿行,忽然他隐隐听见隔道传来骂声和叫喊。

他不禁好奇,蹬着车子拐过去,正看到达哥抱着被方孟韦咬伤的胳膊痛得龇牙咧嘴,一边三个人对衣衫被撕扯得凌乱不堪的方孟韦拳脚相向。

“孟韦!”

                 tbc.

-------------------------------------------

阅读愉快❤

维庸的进度条


评论(5)
热度(50)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