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四十年来家国 三千里地山河

海清河晏寄今朝,犹念风雨飘摇时。

多少年后,东南季风吹拂来生机蓬勃,一片盎然在这片红色的大地上葳蕤着。

明诚的白发渐渐变灰,时光溯回,在飘飘红旗中不断闪现。

他又看到中国走到如今是如何如何地撒下血泪,看到自己和明楼踩着斑斑驳驳的血迹,凿透封闭的城门。

封建、殖民通通都砸烂!

晨光熹微渐渐亮了起来,城门后是一个崭新的中国。

大哥,我们回家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67)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