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杜方]云泥拿与朱古力 3.0

推荐bgm: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前文链接:1.0  2.0

---------------------------------------------

3.0

“哎,到了。”方孟韦拍拍杜见锋的腰示意他停下。

杜见锋抬头看看眼前的那幢老旧的三层小楼,斑斑驳驳的楼身上点缀着霓虹彩灯,从窗户下伸出的茶餐厅招牌闪烁不停,招财猫的笑脸在红色的霓虹光下亦闪烁不停。

“你家?”杜见锋有些狐疑,他可是听说方孟韦他爸是汇丰分行的行长。

“三层。”方孟韦抬手一指没有灯光的楼层,从兜里掏出钥匙,偏了下头勾起唇角笑了,“谢谢你载我回家,不过下回就不用了。”

“方孟韦——”杜见锋看他唇角勾起,一时竟发起痴来,像是失眠夜里远山上的星宿,像一汪暗波荡漾的春水中倒映着一弯月。

“好了,我要回去了,你早回吧。”方孟韦颔首转身走进逼仄的旧巷,杜见锋目送着他那双皮鞋在黑暗中渐渐看不到光泽,直到咔哒咔哒的节奏骤停,他的脚尖缓缓转过,“杜见锋!”

杜见锋看不清他的脸却觉得话里是含着笑的。

“怎么——”

杜见锋正欲走上前去,却听方孟韦拖着他秋风似的慵懒调子道:“晚安。”

杜见锋的睫毛颤动两下顿了顿,脸上绷起的表情忽然柔和起来,他站在巷口收回脚尖,低头一笑:“晚安。”



杜见锋抽出一支烟退后几步靠在路灯边,在心里算着方孟韦的步子慢慢数算着他会在几时几分打开灯,晚风吹起他的衣角,席卷着他唇角弥漫的烟雾。

他在心里默数一二三,看着霓虹灯上那扇窗户透出柔柔地橘光。光线照进他的心窝,暖而甜像是茶餐厅里飘出葡式蛋挞的香气。

方孟韦拍拍落了一层灰的沙发,跪上边趴在靠背上,窥探着路灯下烟雾缭绕的杜见锋。

额前的发遮瑕阴翳刚好覆住那双用维纳斯遗失的残断的手持刻刀雕出的眼睛,他的脸上光影交错,梦幻得不真切,让方孟韦瞬间失神。

方孟韦掏出书包里的手机拨了个号。

“妈,我现在在老房子这边,我以后想先住这儿……离学校比较近嘛……嗯,行行,先挂了。”

方孟韦再趴下去看,杜见锋已经不在了。

人流匆匆而过,霓虹彩灯在各个招牌上闪烁。

方孟韦打个电话叫楼下茶餐厅送份松饼来,拎着一罐牛奶爬上天台,坐在天台的围墙上晃着两条修长纤细的小腿俯瞰着这条不夜长街,远远眺望,他甚至依稀看得到杜见锋正骑着他的死飞,高声呼喊着在街巷里飞驰。

他看得到。



杜见锋回家挨了外婆一顿臭骂,边被数落着边吃着外婆给自己做好的一碗鱼蛋面。


门外,用油纸布和竹竿制成的小招牌上,画了一碗鱼蛋面和一个大大的happy face,小店里的灯光有些晦涩却格外温暖。


“阿婆,你年轻的时候和阿公是怎么认识的?”杜见锋边吃着嘴还闲不下来,八卦。

“欸,小孩子这么八卦会娶不到老婆的。”外婆笑了起来,饱经风霜的脸颊皱起深沟一样的皱纹。

“说一下又不会怎样,”杜见锋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拉着外婆,“就跟我一个人说。”

“好啦,跟你讲啦……”



今晚的风真好,都混着朱古力的味道。

杜见锋喝了一盅樱花酒脸上微微泛着红晕,他捏着壶盅半昧着眸子想。



方孟韦舔舔嘴唇把牛奶罐扔到墙角的那堆同类罐子里去,单脚跳下围墙慢吞吞地下楼,他回眸望了一眼,不由自主地想着杜见锋明天会不会固执地还要来。

他很早就知道杜见锋。

他常在放学路上看着杜见锋跟站街仔们一起说笑,抽烟,骑着死飞在油麻地大大小小的街巷浪荡。

他好像什么人也可以应付得来,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街边,都可以很熟络地跟人说起话来。他很羡慕杜见锋能自来熟地跟人说笑,不尴尬,不冷场。

他看起来匪里匪气的,靠在站牌边咬着烟笑起来又痞又酷,方孟韦原以为他和那些纹着花臂满口dirty talk的人没什么两样,可昨天的事过后他又觉得他其实是这样愣得可爱。

他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风一动,心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动。

那小子明摆着是喜欢自己。


哎,要立秋了呢。

第二天起了个早,方孟韦洗漱完毕收拾好书包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牛奶,慢吞吞地下楼去茶餐厅吃早点。


他下楼时既期待又犹豫,他还念着杜见锋。


一晚上了,跟小熊维尼里屹耳头顶的乌云似的挥之不去。


他临走前看了眼镜子,不得已才用柜子里方母留下的遮瑕膏在眼底抹了一圈,起码看起来失眠失得没有那么明显。


直到方孟韦把盘子里的黄桃蛋挞要戳烂了,也没见杜见锋来。

方孟韦咬着下唇有点儿气,这小子不会真迟钝成这样,说不让他来,他就不来了?

方孟韦用勺子舀着蛋羹,把椰果嚼得咯吱咯吱响。

他长舒一口气。

方孟韦,冷静,冷静,你在乎个什么劲嘛,少自作多情了,说不定他只是单纯地过意不去呢。

啊,是这样啊。

方孟韦的眸光有些黯淡,甜腻的蛋羹竟然尝不出味儿来。



“阿锋啊——阿锋!”

外婆看了眼时间,终于忍不住捏着焯面用的长杆筷子,踩着吱呀吱呀的木楼梯,上二楼推开杜见锋卧室的喊。

见杜见锋还在蒙头与周公约会,抬手敲了敲杜见锋的脑门:“臭小子!上学迟到了!”

“唔……阿婆你再让我睡会儿,就一会儿……”杜见锋迷迷糊糊地还没醒,昨晚的酒劲够足,没喝几盅地就睡熟了。

“再睡!再睡就该吃午饭了!”

“现在才几点嘛……”

“八点钟啦!”

“八点?”杜见锋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慌手慌脚地满床扒拉衣服。

糟了糟了,接不上方孟韦了!

杜见锋饭都没来得及吃,推上死飞就跑,一路狼窜到学校门口,正好碰见背着双肩包的方孟韦。

他们目光交汇,杜见锋有些尴尬地下了车讪讪一笑:“早。”

方孟韦瞥他一眼没回话,捋着书包带进学校里去了。

杜见锋悲伤地摸摸肚皮,有些怀念昨晚茶餐厅的蛋挞和小三楼窗边轮廓英朗的剪影。

                 tbc.

-------------------------------------------

阅读愉快❤

维庸的进度条


评论(8)
热度(56)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