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杜方]云泥拿与朱古力 2.0

推荐bgm: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前文链接:1.0

---------------------------------------------

2.0

琴声戛然而止,甜筒也刚好吃完。

杜见锋伸出拇指揩了揩嘴角的朱古力酱,等着练完琴的方孟韦从学校后门走出来。



方孟韦慢慢地沿着小路走来,虽然腿脚不是特别利索但身子挺直走得一板一眼,倒是看不太出来是昨天上台阶单腿蹦上去的人。

昨天杜见锋站在长坡的半道上,看着方孟韦兔崽似的蹦上台阶去,书包跟着颠簸,头顶的发也在上下跃动飞扬。

这他妈…心都化了。


金灿灿的夕阳光线落在方孟韦身上,镀了一层柔光。

他总是把短袖衬衫的纽扣一丝不苟地系到衣领,打着学校统一的条纹领带,衬衫下摆整整齐齐地塞进扎着一条黑亮皮带的西装裤里。

衬衫从来是一尘不染,连一道笔迹一滴墨水都不会有。

穿用黑鞋油打得锃亮的皮鞋,带了矮矮的方跟,走起路来咔哒咔哒响。



“你怎么又在这儿?”方孟韦皱起眉看着他,走近时微微嗅到一股淡淡的薄荷万的香气,唇角微微勾了一下。

“我还是挺过意不去的,”杜见锋搓着手,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决定在你腿好之前,我负责接送你回家。”

“不问别人的意见,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决定不太好吧。”方孟韦微微昂了昂下巴,眯起眸子看着他,“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需要。”

搁平常杜见锋准会甩手就走,嗤,不识抬举。

“就算你不让我带着你,我也会把你送到家的。”杜见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认真说。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方孟韦双手插在裤兜里,“让开,我要回家。”

杜见锋倒是够倔强,梗着脖子像小牛犊似的不肯动。

方孟韦咬着下唇看他一会儿,忽然向左迈开步子,杜见锋一个闪身挡了上去。

方孟韦瞪了一双圆眼看着他,咬咬牙又往右迈,却依旧被杜见锋快一步拦下。

方孟韦几次想走未遂后,终于沉不住气:“你让开。”

“你家住旺角,走路起码十分钟,别告诉我你准备从油麻地单脚蹦回去,我就是想帮帮你啦。”杜见锋堵在他面前一口气讲完,低了头看着方孟韦的发旋说。



听起来还挺委屈的。

方孟韦看着一阵风吹过,卷走了杜见锋脚边丢弃的朱古力甜筒包装纸,他抬头看看他,终于不再绷着一张脸,略有愠色:“嗌,真是怕了你了,让开,我去买支甜筒。”

杜见锋只听见人答应自己了,便闪身乖乖让开,看着方孟韦又开始一瘸一拐地走着忍不住要前去扶他,却被方孟韦一把甩开,嫌道:“我自己能走。”

“自己走就自己走,凶什么凶,难不成兔崽也要咬人了?”杜见锋有些不满地小声嘀咕,无意识地把刚刚系好的几粒纽扣又解开来。

方孟韦捏着两只云泥拿口味的甜筒从路对面斜穿过来,正看见杜见锋颇放荡不羁地将校服上的纽扣都解了开来,露出白色的小背心,显出微微有些圆润的肚皮,他暗笑一声。

死性难改。



“呐,看在你执意要帮我的份上,请你吃甜筒。”方孟韦把手里的甜筒递给杜见锋,径自剥开自己的甜筒舔了起来,“果然还是云泥拿口味最好吃了。”

小时候在广州不记事儿不知道,但自从杜见锋记事起这十几年,他就从来不吃云泥拿味的食物,他没吃过,但听着就觉得难吃。

他钟情于朱古力,打他还没记事起就喜欢。

杜见锋有些犯难,捏着甜筒犹豫了下还是塞进方孟韦手里,“你先替我拿着,我一会儿骑车腾不开手。”

方孟韦边舔着自己的甜筒,又低头看了看杜见锋塞回来的,勾勾唇角:“好啊。”

杜见锋看着方孟韦猫儿一样时不时探出的粉嫩小舌在甜筒上打转,他咽了口唾沫,想着他的舌尖一定比甜筒甜。

“走吧,再不走该天黑了。”



杜见锋载着方孟韦在路上放慢了速度骑着,沿着繁华的大街,穿过纷乱的小巷,甚至还停下来等了等路口的红灯。

路上瞧见卖鱼的阿万向他招手他也没搭理,方孟韦是个根正苗红的人,绝不会喜欢在水产店里抽着烟替人杀鱼的花臂小哥。

方孟韦抬眸瞥了一眼正奋力地边喊“锋仔”边奋力挥手的花臂,转脸又看看杜见锋微微拱起的背脊,锋仔啊。

“好像有人叫你。”方孟韦戳戳杜见锋的脊梁小声提醒。

“啊,没有吧,没听见,应该不是叫我。”杜见锋被方孟韦这么一问忽然慌张起来,却竭力使自己的话听起来像是一潭静水,可他忘了静水之下也有暗流涌动。

方孟韦弯了弯眼角,一双被夕阳染成浅咖啡色的眸子纯净通透,他复又回头看了眼站在垃圾袋边一脸迷惑的花臂,微笑了下:“是么,可能是我听错了。”

杜见锋心里正紧张地擂鼓,只期望这一页能快点儿翻过去。

阿万这臭小子又要坏我好事。



杜见锋从砵兰街右转拐进小巷,正遇见收垃圾的阿婆在拐角处挑挑捡捡,他猛地捏紧刹车惊出冷汗,刚要破口大骂就想起方孟韦还在自己身后。

方孟韦来不及叫就被他的猛刹车带的整个人向前倾倒,手里已经开始融化的甜筒被甩落在地上,化成一摊黏糊糊的白色乳液。

捡垃圾的阿婆向后躲了躲,指着杜见锋的鼻子就破口大骂,听口音倒像是闽南话,杜见锋听不懂又忌惮方孟韦只能摸着鼻头尴尬地道歉陪笑。

直到阿婆又骂骂咧咧地蹲下身去挑拣垃圾,杜见锋才吐吐舌头载着方孟韦一溜烟儿跑了。

“可惜了,甜筒掉了。”方孟韦惋惜地说。

杜见锋如释重负地暗自松了口气,却安慰道:“没事哎,改天再买一支就好了。”

花花绿绿的招牌已经开始亮灯了,霓虹在昏暗的空气中闪烁,他看见不远处的居民区也三三两两地亮起了灯。

                 tbc.

-------------------------------------------

阅读愉快❤

维庸的进度条

评论(14)
热度(68)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