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敏感又矫情得要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借此火得度一生茫茫黑夜”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胡八一下午去看过萧景琰,还带了他最爱吃的米糕,萧景琰咬着米糕忽然闷闷地说:“八一,我想回家。”

胡八一看着他沉默一会儿,轻飘飘地开口:“你是该回去看看了,出来这么久也没见你跟你爸妈报个信儿。”

“他们……”萧景琰顿了顿,抬起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不,我是说我们的家,回东罗山。”

强行一个预告

大概是两千年左右的事儿

分上下明天发

还是be 依然有番外

写得没什么艺术性通篇大白话

比心❤


摄影: @檀瑃-櫻丸

评论(11)
热度(8)

©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