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维庸大魔王,苦瓜棉花糖
头像来自老公@老野

[楼诚]严冬从此绝Ⅳ

贺 伪装者 楼诚二周年!

 

本故事纯属虚构 私设如山

前文链接:   

 

风雪夜,大杂院里灭了最后一盏灯。

歌舞声隐隐约约地从地窖里传来,寂静的大杂院下是另外一副光景。

歌声乐声笑声回旋在金色的大厅里,水晶灯下觥筹交错,男的女的纠缠在一起,音乐不知疲惫地从音箱里飘出。

明诚晃着酒杯懒地靠在吧台边,漫不经心地看着舞池中摇摆的身影。他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那些出现在那份密档里的脸孔。

与其说是舞会,倒不如说是国际掮客交流会。明诚边晃着酒杯边想。

“明先生。”林家栋一身梵蒂冈定制手工西装,携着一个灰发灰绿色眼睛的俄罗斯女人,微笑着向明诚走过来。

明诚望见他来了便挂起微笑,稍一颔首赞道:“林先生的舞会好不气派!”

“过奖过奖,”林家栋笑了两声,开始向明诚介绍自己身边的女人,“这位是诺丽兹伊娃小姐,我们最忠诚的合作伙伴。”

明诚这才把目光移到诺丽兹伊娃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托起她的手绅士地吻了一下,用俄语说道:“如此动人的小姐,这光亮都要黯然失色。”

诺丽兹伊娃看起来很惊喜,终于不再操着蹩脚的汉语同人交流,故意做出依人的样子,羞红了脸道:“我还以为明先生是个正派人物,没想到上来就是这样花言巧语讨女孩开心的。”

“像诺丽兹伊娃小姐这样的美人儿,我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罢了。”明诚看着她灰绿色的眼睛,微微一笑道。

林家栋在一旁看二人相处得颇融洽,便去向另一部分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抽着雪茄。

明诚与她扯了一会儿闲话,转话锋问:“冒昧地问一句,诺丽兹伊娃小姐与我们合作难道也要跟着男人们四处奔波?”

“明先生这是瞧不起女人?”诺丽兹伊娃轻轻抬了下眉,笑道,“不过说回来,我不过是帮林打理打理账面而已,无甚大用。”

“这样美丽的小姐单是看着也令人心旷神怡,怎么能说是无甚大用呢,林先生饱个好眼福。”明诚放下酒杯伸出手向诺丽兹伊娃发出邀请,“那么美丽的小姐是否肯赏脸与我跳一曲?”

“乐意至极。”诺丽兹伊娃放下酒杯,拿起纸巾擦擦嘴边不存在的酒渍,笑着搭上明诚的手款款走向舞池。

一曲毕,诺丽兹伊娃道自己还有事要做便匆匆离了舞池,明诚从舞池中晃身出来,坐在一边百无聊赖地打着火机。

大厅里的光景就在明诚打出的火苗中尽数收入这个微型照相机中。

少倾,明诚起身边打着火机边四处逛着。

这个地方房间不多,越向里走越寂静,除了皮鞋落地的声音,明诚还隐隐约约听到有机器运作的声音。

明诚小心翼翼地靠近声源地,推开门后却又是一副楼梯,蜿蜒曲折的不知通向哪里,机器运作发出极大的噪音,似乎还伴着轻微的人声。明诚刚要探进头去看就听见身后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你在做什么。”诺丽兹伊娃的灰绿色眼睛警惕地盯着他,脸紧绷起来,声音像是一把冰刃。

“啊,没什么没什么,”明诚扶着门转头看向诺丽兹伊娃,“这个地方太大,想找个厕所都难。”

诺丽兹伊娃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按着枪的手也渐渐松了下来:“明先生这样聪明的人连厕所都找不对是要被人笑话的。”

“嘘,”明诚向她眨眨眼,“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诺丽兹伊娃笑了笑:“跟我来吧,我带你去。”

明诚点点头应着,走出几步回头瞥了那个奇怪的房间一眼。

明诚跟在诺丽兹伊娃身后,经过一间房间时隐隐听见有林家栋和另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交谈,他们似乎提到了经济处办公室。明诚来不及驻足听个一言半语,只听见一些零碎的词汇,他皱皱眉,未敢停下脚步。

明楼坐在台灯下捧着一杯已经凉了的茶,不时看看黑漆漆的窗外。风雪猛烈地撞击着玻璃,发出骇人的咚咚声。

在这个被冰封雪藏的世界,还有人等你回家。

假钞在黑市投入使用,林家栋借此大赚了一笔格外器重明诚,但明诚最终也没有把那批三元序列号交给他。

因为后天就是珲春会议,也是林家栋以及他的苏联同犯的忌日。

事情进展似乎看起来很顺利。

明楼看着手中明诚所拍的照片点点头:“是时候全身而退了。”明诚摇头:“不,还有一件事我还没弄明白。”

“什么?”

“在林家栋的地下王国里有一扇门不知道通向哪里,有机器和人讲话的声音,”明诚皱起眉头,浓眉拧在一起,“而那些病弱的劳工……”

“所以你猜那些出现在中苏边境的劫持专列的怪物是他制造出来的?”

“是。”明诚看向明楼,“大哥,不能让这种超能生物体存在。”

明楼沉沉地点了点头,“这种非人道的做法必将毁灭。”

“但它需要一个契机。”明诚抬眸看向窗外,“今晚我会去调查这件事,大哥。”

“务必小心,明日启程去珲春,早回。”明楼心知林家栋信任他,不再多说只叮嘱两句。

明诚点点头转身出门,走出几步便看见刘秘书和张秘书站在长廊里说笑:“早啊,小刘。”

刘秘书像是惊了一下,又转头向明诚颔首笑道:“早,明助理。”

明诚心觉奇怪,却只是微笑了下匆匆离开。

“明台叔你私自带我跑出来,我锦云嫂嫂会打你吗?”明唐站在汽轮的甲板上,吹着江风问一边的明台。

“不会啊,你锦云嫂嫂可温柔着呢!”明台说起来倒是一脸的臭屁。

“那你说,等回去北京我楼爸会打你吗?”明唐抿了嘴笑问。

“他呀,可能还想着要打断我的腿呢!”明台看着宽阔的江面,想起之前明楼叮嘱他的话,微微弯起嘴角。

不行啊大哥,这小子太聪明了我可拦不住他。

夜幕降临,明诚拿着从林家栋那儿偷来的通行证悄悄潜入大杂院的地窖,穿过金色大厅直接去找那个房间。

他顺着楼梯一路向下,却没有机器声响。

当他迈下最后一层台阶时,眼前的景象不由得让他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一排排的大型机器和福尔马林里泡着的形态各异的人体。

“怎么样明先生,”黑洞洞的枪口顶上明诚的后脑勺,“很漂亮吧。”

“诺丽兹伊娃小姐?”明诚身体紧绷,缓缓地吐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诺丽兹伊娃缓步绕道明诚面前,颇得意地拿枪指着他的额头,“林还不信任我,阿张说他也不肯听,你到底哪里值得他信任?……不知道林知道你来这里会有多生气!”

“我只是好奇……”

“别骗人了明诚,你根本就是政府的卧底。”诺丽兹伊娃扬扬下巴,“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阿尔法六人组,佩吉。”

阿尔法六人组,黑市上有名的恐怖杀手组织。

明诚瞅准她自负情绪的迸发,迅速一个扫堂腿将她踢翻在地,手中的枪飞脱出去落在一台机器边。

佩吉闷哼一声,立刻起身要去抢枪,却被明诚拽着脚腕给拖了回来,他笑了一声:“这样对女孩子是不是不太好?”

佩吉顺势抱着明诚的腿,把明诚猛地拽倒在地,膝盖磕在金属座椅的底座上划破了皮肉。时间紧迫,明诚甚至都没有时间叫疼,他立即站起来拉住预备去抢枪的佩吉。

“少废话!”

佩吉迅速回身,上来给了明诚一拳,骨节正磕在明诚的颧骨上,明诚吃痛地退了一步,让佩吉抢占了先机。

“我从来不打女人,”明诚飞身扑上去用胳膊勾住她的颈子发狠了向后拖,“但对你这种俄国婊子……”

“你他妈说谁是俄国婊子!”佩吉抬肘向后狠狠捣去,把她和明诚隔开,她活动了下手腕,摆出散打的格斗姿势,“今天就让明先生感受一下俄国婊子什么样。”

明诚捂着腹部退后几步,眼睛在地面上快速地扫了一眼,抬眸阴阴一笑:“乐意领教。”

明诚快如猎豹迅捷生猛,佩吉宛若游蛇凶猛顽强。明诚不想置她于死地,但佩吉却是招招毙命的杀招。

佩吉一个过肩摔把明诚摔倒在摆满实验器皿的长桌上,玻璃器皿哗啦啦掉在地上,一阵清脆响声过后只有一层玻璃碴密密麻麻地铺在地上。

明诚翻身拉着佩吉滚到一边,抓着佩吉的灰发狠狠地撞向墙壁。

佩吉的力量比不上明诚,只能耍阴的抽出军靴里的军刀正欲从背后刺向他,却被明诚反踢一脚,抄起一边的显微镜设备就砸到佩吉的头上,佩吉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明诚起身拍拍手松了口气,顾不上伤口先把佩吉拉到一边用麻绳紧紧地绑在柱子上。

“我从来不打女人,”明诚看着福尔马林池里的尸体,呼了口气,回头看看佩吉,“但你不配做人。”

明诚拍下照片拾起佩吉的枪就匆匆往回赶,美国制的1911式,还有四发子弹,就算有事足够突围。明诚心急如焚,林家栋迟早会知道他的身份,他需要和明楼立刻转移。

一路飞奔,当明诚看到小院里点起的光亮时,他提起的心终于肯放下松了一口气。

“大哥,我暴露了。”明诚冲进门对正在看书的明楼道。

“你受伤了!”明楼扔下手里的书,立刻起身,“我替你处理!”

“来不及了,”明诚走进卧室开始收拾能用到的东西,“我们得立刻转移,林家栋迟早会找到这儿。”

夜很深了,甬道里步履匆匆。

————————————————
渐渐开始崩坏了对不起大家

我嗅到了九头蛇的味道_(:з」∠)_

我们需要神盾特工_(:з」∠)_

写着写着崩成这样真的抱歉

那么还是要说      阅读愉快❤

评论区一起来玩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67)
©维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