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黄曲]shadow-1

记一些片段 没有连贯性 可能会写吧

大概是个雇佣兵x音乐家的故事

shadow是国际雇佣兵组织

私设如山

“醒了?”

曲和刚睁眼没多久,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儿就听见极富磁性的两个字从床尾的方向弹过来。

“我……在哪儿?”曲和勉强支起身子,他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但知道一定是因为躺太久而导致自己身子虚弱的。

“你不需要知道你在哪儿。”床尾站着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男人帽檐拉得很低看不到眼睛,只看得到他高挺的鼻和唇部坚毅的线条,下巴上冒着些胡茬看上去是几天没打理了。可即便是不刮胡子也照样挡不住他似乎与生俱来的那种英气。

男人胳膊抱在胸前丝毫没有想帮一下曲和的意思,“既然你醒了就趁早离开吧,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曲和本想道谢来着,听见这句话却给一股脑儿的堵了回去,就算救了我给你添麻烦了也不需要这样嘲讽吧!

曲和刚因为他低沉磁性的声音而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好感现在一扫而光,他是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说话压根儿不客气的冷冰冰的男人。

“谢谢你救我,但是您刚才的话,我不接受。”曲和冲他微微一笑,尽量拿出自己最平和的态度。

“So what?”男人耸耸肩,“对了,这里是我的房间你已经霸占我床两天两夜了。”

曲和僵了一下,瞪着他想不出反驳的话。

“你……我叫曲和。”曲和本着毕竟你救过我,我不能忘恩负义的原则,好脾气地说。

“黄志雄。”话罢黄志雄就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没有再跟曲和闲聊下去的意思,走出门去不知道碰见了谁,从门外传来笑声。

曲和伸长了脖子去看也没能看着。

黄志雄前脚刚走就跳进来一个一头卷毛的青年,也穿了一身一样的迷彩服,一双眼睛浑圆看着极精神。

“嗨,我叫李熏然你叫什么?”李熏然倒是挺自来熟地拉了张椅子在曲和床边坐下。

“曲和。”曲和微微笑了下,他喜欢这个眼睛会笑看起来很阳光的李熏然。

“啊哈你可是昏迷了很长时间呢!”李熏然摸起桌上的一只橘子开始剥皮。

“是吗……”曲和眨眨眼睛,“这里是哪儿?”

“是我们在巴坦国的总部,嘘,Ares不让我随便告诉别人的。”李熏然俏皮地眨眨眼,“你怎么会昏倒在大漠里呀?”

“我……”曲和皱了皱眉,他确实不记得了。

“我们的飞机紧急迫降在大漠里才发现你,不然你现在就变成风干肉了哈哈!”李熏然一边往嘴里塞橘瓣一边笑,咽下去几瓣后才想到曲和,把手里剩下的送到他面前,“你要不要?”

曲和摇了摇头,“不,谢谢。”

“其实紧急迫降的时候我们身上的资源都已经不多了,没人敢冒风险再带上一个昏迷的你,除了Ares。Ares偏执得要命,很多人劝他别冒这个风险,可他非要带上你一起走……”李熏然咬着橘瓣依旧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不停地说着。

“Ares是谁?”曲和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刚刚才出去的,他在这儿看了你一整天呢!”李熏然看着曲和的表情恍然大悟,“喔!他又摆了张臭脸给你看是吧!你别在意,他就是这样老是板着张脸谁也不爱搭理,其实他人是很好的,他……”

李熏然顿了顿叹了口气,“他参加过四次阿富汗战争,亲眼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死在自己面前……其实,”李熏然看了眼门外,像是望得到远处正在检查装备的黄志雄,“其实他也是很可怜的,他需要帮助,但他从来都选择拒绝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他,是我们这儿最好的战士。”

曲和愣了愣,呆呆地看着李熏然。

“嗯,很难接受吗?那我们换一个话题……”李熏然歪歪头笑了,曲和却从他开朗的眼睛里看到了巴坦荒凉的沙漠。

“不,”曲和摇了摇头,“我只是没想到他的经历……”

“第三次服役,他是他们小组唯一活下来的人。”李熏然陷入回忆。

“而我也是那个时候被他从一股当地武装力量手里救出来的。”李熏然看着曲和略有些惊讶的眸子笑了笑,“听起来很难相信吧,我参加过两次阿富汗战争,我是个游骑兵。”

曲和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对黄志雄的印象又不自觉地变化起来。

“算了,这些事就不说了,聊聊你吧曲和,你是怎么到巴坦的沙漠里去的?”

“我……不知道。”曲和对那段记忆特别模糊,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坐飞机去了卡萨塔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邻国巴坦的大漠里。

“你不会是梦游去的吧盒盒盒!”

“啊哈好像是吧!”曲和咬咬下唇,“我记得我在飞机上看书来着……我是飞去卡萨塔出席音乐会的……后来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卡萨塔前几天对巴坦的领空发动了空袭,为什么你们的飞机没有停航?”李熏然迷惑地看着曲和。
曲和摇头,“那是音乐会官方的专机,机上载的都是红星国的音乐家。”

“算了,跟我没关系瞎操心。”李熏然笑了下,“你饿吗?我去帮你拿点儿吃的。”

曲和点点头,待李熏然走到门口时曲和突然叫住他:“熏然!”

“嗯?”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李熏然粲然一笑,“我们是Shadow。”

“我说过一次了Eric,别让我重复第二次。”黄志雄一把将曲和拉到身后,瞪着Eric。

“呵你少在这儿装清高,要不是看上他哪儿你会救他?”棕发的白人眼角吊起轻蔑地看着黄志雄,“别因为别人一口一个Ares叫得把你叫上天了,战神,呸!”

“你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像你一样龌龊!”曲和一听Eric侮辱黄志雄一下火了,愤怒得像匹小兽,“你这种人简直是玷污shadow!”

黄志雄拉住曲和,摇了摇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跟Eric吵。

“听着Eric,我再警告你一次,你要再敢靠近曲和一步,我就一枪打爆你的命根子!”黄志雄拉着曲和的手腕,“曲和我们走。”

“哈!Ares,你一个亲手了结了自己战友的混蛋有什么资格警告我!”Eric看着黄志雄拉曲和离开的背影,“Ares,早晚有一天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为了William!……”

“你他妈说什么!”黄志雄忽然一个回身,不待Eric有所反应就一拳狠狠地砸在Eric的脸颊上。

“你他妈给我把嘴放干净些,少像个长舌妇一样嚼舌根!”黄志雄有些失控了,他揪着Eric的衣领红着眼睛瞪他,“你没资格提William!你他妈不配!”

Eric脸一下变得苍白,黄志雄的力量在他之上,想杀死他简直轻而易举,他无助的看向曲和,希望曲和能开口救他。

曲和第一次见黄志雄失控一时慌了手脚,手忙脚乱地去拉黄志雄的袖角,“志雄我们走吧,不用因为这种人生气……”

曲和的声音像是春日的风抚平了黄志雄心中激起的波澜。

黄志雄渐渐放下举起紧握的拳头,松开Eric将他的肩章一把撕下然后推翻在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你已经被shadow除名了!”

“黄志雄你!——”

“滚!”

“好,黄志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十倍代价!”Eric抹了把嘴角的血,吐了一口血沫恶狠狠地瞪了黄志雄一眼踉跄着离开。

曲和看着黄志雄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垮掉忍不住心疼地抱住他,“没事了志雄,都没事了。”

“是我害死了William……”

评论(11)
热度(37)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