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庸

愈惨烈愈窈窕



红花会🌺

Marilyn Manson

喜欢馒头
@经常改名字的黑米馒头



闭关来年归

[蔺靖]海鸥衔着夏日来

夏日大作战楼诚小组   夏日大作战联文

*依旧是景琰小龙人设定   流水账故事

前章听风吹过林海
>here

因为有你的地方 才叫家

萧景琰站在船舷上远远地望见了一群白色的鸥正停在淤积的滩上。

滚滚黄河水冲击着河岸,卷起泥沙。浑浊的河水一路向东奔流而去,终于与远方的海相交汇,湛蓝的海吸纳着泥沙以最温柔的姿态把河水拥入自己的怀抱。

蔺晨从船篷下走出来,伸手从背后环住了萧景琰的腰,把人轻轻往后一带,靠进了自己怀里。

“想什么呢,魂儿都跟着海鸥一齐飞了。”蔺晨吻了吻他的鬓角,温柔得不像是蔺晨。

“没什么。”萧景琰抬眸看他一眼,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你还记得我小时候被师父训哭的那次吗?”

“记得,”蔺晨笑了一声,松开手臂绕到他身边站着,“十二岁的小毛头被师父训了一顿哭着闹着要离家出走,我说你要走去哪里,你说——”

“我要离开这儿,去海边打鱼晒网,去海上乘风破浪,去海底参禅悟道。”

俩人一起把十二岁的萧景琰那天真烂漫的话重复了一遍,相视而笑,蔺晨仿佛看到时光倒流,又回到那个蒸腾着暑气的午后。

——多年前。

“小景琰你怎么哭了?”蔺晨捏着一只紫藤萝的种子走到蹲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萧景琰身边,看着他不停抽动的肩膀,心里一阵疼。

萧景琰听见蔺晨的声音,也不抹眼泪,站起身回头就埋进蔺晨怀里,把鼻涕眼泪全都糊在蔺晨的白衣衫上。还未褪去细密密绒毛的龙角抵着蔺晨的下巴,跟随萧景琰的动作搔着他,挠着他的心。

小孩从本来抽抽涕涕忽然变成了号啕大哭,这一下反倒弄得蔺晨手足无措。蔺晨看看枝头上嘁嘁喳喳的鸟儿,又低头看看萧景琰的发旋,轻抚着萧景琰瘦削的背:“哎你别哭呀!这这……别哭啦别哭啦…”

蔺晨的声音温柔得像缓缓起伏着波澜的海,把萧景琰缕缕裹住,仿佛有让人忘记一切悲伤的力量。那一刻,萧景琰看到了蔚蓝的海和白色的沙滩,艳阳下一只海鸥把夏日衔来。

停止嚎啕的萧景琰从蔺晨怀里抬起头来,一双被泪浸湿的眼睛红红的,像是两只熟透的了水蜜桃。他摆摆龙尾,努力吸了吸鼻子,还不住地抽噎着:“我……我要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

“你要走去哪儿啊?”蔺晨撩起萧景琰被汗打湿的刘海别到龙角后边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我要离开这儿,去海边打鱼晒网,去海上乘风破浪,去海底参禅悟道!”

蔺晨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小鬼头知道的还挺多的嘛!你见过海吗?”

萧景琰认真地摇了摇头:“没有,我想去看。百灵说海在很远很远的东方,她说那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太阳就住在海底,天上的月亮是太阳睡着了的模样。”

“傻瓜,你的家就是大海呀!”蔺晨携着萧景琰的手,拉他到一边的树荫下坐下,“小景琰你可是龙哎!龙都是生养在海里的。”

萧景琰抬眼看他良久,瘪了瘪嘴低下头去,声音弱到了极点黏黏糯糯地呢喃:“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呀?我的……我的父母呢?他们……不要我了吗……”大朵大朵的眼泪滴落在蔺晨的手背上,是温的,却灼得蔺晨心像是被火燎里一样疼。

蔺晨扳过萧景琰的小脸,温柔细致地替他揩去泪水,看着他一双哭得红通通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认真说:“他们不会不要你的,他们爱你,才送你到这儿来学习本领好以后来保护自己,也能保护自己爱的人。等你学好了本领下山的时候,他们就会从东海腾云驾雾来等你回家。”

“我不要他们来等我回家,我还是不喜欢他们,”萧景琰不哭了,抬手握住蔺晨捧着自己脸的双手,动了动被泪水打湿而粘连在一起的睫毛,“等我可以保护你的时候,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小孩眼中满含着强烈的企盼和超乎同龄人的坚定。

等我可以保护你的时候,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蔺晨点点头,把萧景琰拉进怀里:“好,我带你回家。”

“那时候小小的一只多可爱啊,不像现在,会顶嘴,会惹人担惊受怕,再也不说要保护我的话。”蔺晨看着远方天与海相接的那一线,眯了眼睛笑道。

“现在不好吗?”萧景琰看他一眼,抿了薄唇也笑,“有你,有我,有天,有海,有鸥鹭,有夏日,还有亲吻和拥抱。”

“现在很好,以前也好。”蔺晨抿起嘴角,偏头看着萧景琰已经完全长开的眉眼,轻轻摇了摇头。

以前的萧景琰心里只住着他一个人,什么事也愿意向他说,无时无刻不在分享着那些天真的小秘密;后来的萧景琰心里住下了苍生,所有的事无人倾诉,便向肚子里咽;现在的萧景琰心里仍旧有他却也系着天下,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小秘密可分享,只是还有许多事不肯让他担心而默默咽进肚子里的那些。就像他在每个雨夜咬着汗巾子运功竭力压下蛟毒发作所带来的疼痛。

蔺晨其实都知道。

每个雨夜,蔺晨都是背对萧景琰皱着眉头过的,世人皆说他的医术高明可他连自己的最亲近的人都帮不了。他怎么可能睡得着,蛟毒在体内乱窜像是要捣碎心肝肺似的,他怎么可能睡得着!他只想替爱人去受这份子苦。

蔺晨知道萧景琰的心性便装作不知道,只是偷偷地向萧景琰的鸡汤里加调理的草药。他翻着一本本古籍祈盼着旦有一方可缓景琰之痛。

萧景琰不懂他为什么如此执念于从前,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怀念过去慢慢悠悠的生活,因为他不知道在每一个痛到昏厥的雨夜还有蔺晨一起替他受着。

船缓缓靠岸。

萧景琰跳下船舷提了衣袍踩在绵软的沙滩上,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他低下头盯着流动的白沙一点点吞没自己的脚尖,他眼睛发酸却不肯眨一下,他不想错过每一个瞬间,关于这新奇的世界。

“我会被它这样一点点吞掉吗?”萧景琰忽然问。

“不会。”蔺晨站在一边只淡淡地抿着嘴,声音也轻得像是夜里的风。

“是吗。”萧景琰蹲下身看着自己被这些小家伙侵吞着,颇忘我。

蔺晨忽然有一丝心悸,就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萧景琰下一秒就会被沙子埋没,变成大海的祭祀品。他抬头望了望远处汹涌的浪在夏日的白光中翻滚,要涨潮了。

“要涨潮了。”他说。

“涨潮?”萧景琰站起身走动了几步,瞥了眼被自己站出来的坑,沙子缓缓流着又将坑填平。

“什么是涨潮?”

“你看那海浪翻滚,过一会儿他就会呼啸着奔向沙滩把你我所在的地方也变成汪洋。”蔺晨抬手把他揽进怀里,“老人说,海是可以带走一切的。”

萧景琰察觉到蔺晨今天与平常有些不一样,偏过头瞧着他笑道:“今天的先生怎么了?”

“见了海,忽然就变得温柔了。”

“那——是像这样温柔吗!哈哈哈!”萧景琰悄悄露出龙尾在沙地上扫了一下,故意把沙子扬到蔺晨身上,得了便宜的萧景琰又笑又叫地跑开。

蔺晨忽然就想起琅琊山大雪的那年,那时的萧景琰才刚十四岁,正是爱不懂装懂的年纪。

——“我说是就是!”萧景琰明知是自己错了却不肯松口让步,涨红了一张小脸跟蔺晨争辩。
“不是。”蔺晨气定神闲地依旧吐着这两个字,“你这是歪理。”

“你!……你……”萧景琰说不过他,眼珠子骨碌一转,甩起尾巴扬了蔺晨一身雪,晶莹的雪花挂在蔺晨的发梢,像个雪人。

“哼!哈哈哈!”

萧景琰做了坏事儿就要跑,边跑着还边回头冲蔺晨做鬼脸儿。

“小景琰你别跑!”

蔺晨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抓了一把雪团成球扔向萧景琰,正在砸萧景琰银灰色的龙角上,雪花散作一团落了满头。

蔺晨看着萧景琰又笑又叫地跑开,也笑闹着追了上去。在暮色开始蔓延的海边,圆圆的落日中显出两个追逐的身影。

海潮涌了上来,白色的浪花拍打着二人的小腿,蔺晨扑向前把人压制在地上,盯着他一双温和的含笑的眼眸轻柔柔地吻下去。

渺远地,传来海鸥的低鸣。

萧景琰仰面躺在被海水冲刷的沙滩上,衣袍被海水洇湿贴在皮肤上冷冷的,刺激得他身上起了一层若隐若现的鳞片。他的发簪不知道被海水卷去了哪里,一袭黑发在水中散着,一双荡着碧波的眼眸在夕阳下光影粼粼。

他勾住蔺晨的颈子弯起眼睛微微笑着,一双樱色的薄唇微微抿起,一张一合间露出皓齿:“你比海更温柔。”

“那就一起在温柔中沉沦吧。”

蔺晨俯下头亲吻着萧景琰的眼睛,萧景琰一手抚着他的脖颈摩挲着他的耳扣,另一手滑下去扯开蔺晨腰间的系带。

一个浪潮涌来打湿了二人的衣襟,萧景琰望着蔺晨湿答答的垂下的发咯咯笑。蔺晨眨眨眼睛用吻去堵他,把他咬哑,不断加深着这个吻。迫使萧景琰只得昂起下巴伸长了颈,去迎这个略带有侵略性的吻。

海浪声在耳边轰鸣,萧景琰看见海水一次又一次地漫过二人的头顶,看见蔺晨的银色耳扣,看见海水也息不灭的爱欲正在二人之间腾腾燃烧。

“蔺晨……”

蓝色的气泡在海水中咕噜噜上升,破碎在海面,消散在风中。

夜色将至,蔺晨坐在萧景琰身边看他良久,伸手捏了捏萧景琰熟睡的脸,怎么也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怎么办啊,小景琰,我这辈子都输给你了。

蔺晨拎起一边已经差不多干了的外衫轻轻地蒙在萧景琰的头上,裹住他湿漉漉的发免得他受了风寒。

做完这些,蔺晨便起身去找柴生火,海边的夜晚水也凉风也凉,不生火在海边待上一夜准会生病的。

蔺晨起身走了几步却又踅回来把自己身上的外衫盖在萧景琰身上,看了又看才肯离开。

他不会有事的,这里可是他的家啊。他听见自己这样说,因为这里可是他的家啊!

待蔺晨抱着一捆好容易才从附近渔家讨来的干柴回来时,萧景琰已经不在了,自己的外衫好好地放在一块石头上,只是萧景琰不见了。

蔺晨心里一沉,他担心了很久的事,还是发生了。

蔺晨把柴放在干燥一些的沙上,靠着一块石头缓缓坐下,望着夜色下的海,漆黑的海面上映着一轮摇曳着的皎皎明月。

月亮是太阳睡着了的模样。他还记得萧景琰这样说。

他的眼睛发涩,连咽下去的津液都是苦的。他摇摇头笑了一下,取出火折子在自己面前生了一堆温暖的明亮的窜动着火苗的希望。

他还是愿意相信景琰的。

他靠在石头上昏昏沉沉地看着波澜起伏的海面,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人影从海里走出来。

“去哪儿了?”蔺晨抬了抬眼睑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萧景琰,拉他坐到火堆边。

“一觉醒来你就不见了。”萧景琰把手里拎着的两条海鱼在蔺晨眼前晃了晃,火光映进萧景琰的眸子里比星星璀璨。

萧景琰吐了吐舌头:“我去海底参了个禅悟了个道,最后还是没能羽化登仙,只好抓两条鱼回来填肚子了。”

蔺晨笑了笑,把萧景琰抓来的鱼就地清理了一下就架在火上烤,“海底好玩吗?”

“好玩呀!”萧景琰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海底下原来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生灵啊!”一说到自己方才的见闻,萧景琰就兴奋地像个小孩子,蔺晨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他这幅样子了。

他在想,这人间似乎要留不住他了。

“我给你看个东西!”萧景琰从宽大的袖中拿出一只颜色鲜艳的红珊瑚递给蔺晨,“怎么样,漂亮吗,我想着你应该会喜欢所以采回来给你。”

蔺晨把玩着珊瑚,扬了扬眉:“珊瑚既可以观赏把玩也可以入药治病,况且这种宝石级别的红珊瑚是很难得的,既然送我的那我就收下了。”

“很难得?”萧景琰眨眨眼愣了一会儿,又要起身。

“哎你又去哪儿啊?”蔺晨哭笑不得地把人拽了回来,“回来,浑身湿答答的还想往海里钻。”

“你喜欢,我去替你多采几只,海底下还多着呢,我再去采上三两只紧着你挑。”萧景琰倒是会投其所好,凡事能让蔺晨心情变好的事,他在所不辞。

蔺晨今天一整天都不太对劲,似乎温柔得有些过头了,这让萧景琰总一种又要经历一次离别的错觉。方才睡着了做梦都是龙角收起前的那段日子,他怕极了,真怕从此又要分离。

“好东西只要一个就够了,太多了也就没有意义了。宁缺毋滥。”蔺晨微微笑起来,偏偏头看着萧景琰的眼眸,“就像我只要一个你,就够了。”

萧景琰脸忽然一红,好在天色暗又有火光映着看不太出来。明明和这个就会油嘴滑舌的人生活了这么久了,听他说起情话来还是会忍不住面红耳赤。

萧景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红着脸憋了半天才伸手把从海里寻回来的玉簪和一只鱼骨梳亮给蔺晨看:“我还找回了这个,刚刚在海边疯的时候被海水卷走了。”

蔺晨翻了下鱼,拿过鱼骨梳绕到萧景琰身后,开始替他打理被火烘烤了一阵子还微微有些发潮的发。

蔺晨一手托着他乌黑的发一手轻柔地一下下地梳着,从发根梳到发梢,像是对待一件绝世珍宝一样,虔诚而细致。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萧景琰听了一阵子海风呜呜的声音,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想了想约是因为平时总是聒噪不停的人今天忽然成了寒蝉。

蔺晨手上绾髻的动作顿了顿,缓缓开口:“你……是不是要走了?”

“走?走去哪儿?”萧景琰不解地皱了皱眉。

“回海里,回你的家去。”蔺晨抽过萧景琰掌心里攥着的玉簪,插在绾好的发髻上,轻轻叹息了一声。

“瞎说些什么胡话,”萧景琰抬手摸了摸发髻转过脸看着他,他的眸子都在笑,“我早说过了我不要回这个家,我要你带我回家。”

“有你才称作是家。”

萧景琰站起身抱住今天忽然闹小别扭的蔺晨,忍不住笑了:“人说是越大越精明,怎么你这一把年纪都是要做老头子的人了,还耍小孩子脾气?”

“只许你撒泼耍浑不许我装疯卖傻不成?”蔺晨心里悬着的石头落地,挑挑眉轻笑。

“哎——不成!”萧景琰咯咯地笑着,海浪滔滔,惊起远方石崖上的鸥鸟。

“啊呀!只顾着说话了鱼都要烤焦了!”萧景琰鼻子倒是灵光得很,一闻到焦糊的气味立刻跳出蔺晨的怀抱,奔去抢救火上滋啦滋啦备受煎熬的鱼。

萧景琰挑着穿鱼的木棍准备大快朵颐,刚咬下去鱼还带着火的温度,烫得萧景琰不停地吸溜吸溜吹风,吐着被烫的舌尖企图让风来降低它的痛感。
蔺晨看了就笑,“冒冒失失的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萧景琰大着舌头反驳,吐字漏风可爱极了。

蔺晨忍不住吻他,轻轻舔舐着他的舌尖,鱼香在二人唇齿间蔓延。

海鸥衔着夏日略过头顶,带来了风和海浪。

————————————————

点题就是好作文!虽然除了背景发生在夏天别的跟夏天半毛关系没有_(:з」∠)_

这个系列文目前还有两篇在脑

反正我是很喜欢小龙人的啦

阅读愉快❤

评论(12)
热度(108)

© 維庸 | Powered by LOFTER